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三十章 初露锋芒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979 2017-05-02 09:56:27

  “公子,已经交代下去了,估摸着不出一个时辰兵马使就会带人前去了。那公子,我们可还要带人去救杜姑娘?”常成吩咐完事回来又问道。

“自然要去,等一个时辰再去,黄花菜都凉了,那姓朱的若是动了她一根手指,我必让他后悔来到这世上。”楚遂枫瞪着常成,这小子怎么这么笨。

“好,那我去叫些护卫来。”常成摸了摸头,立即转身欲走,却被楚遂枫一把拉住,“你只去备两匹快马来,就你我二人前去即可,莫要惊动旁人。”

“啊?公子,这可怎么好?那朱家别院怎么说也有几十几百的护卫,我们二人前去怎么能敌?”常成大惊,赶忙劝阻道。

“谁说要动手了?动动嘴能解决了的事情何必动手?再说,真动起手来,打不过还跑不掉吗?”何况,自己并不是去打架的,而是去探探虚实,顺便搜集些东西。毕竟,白衣在不在他府上还不确定,贸然前去可能会打草惊蛇,而且,常成找到的证据,并不足以让一个根基深厚的巡道使直接垮台,那自己也就完不成那位交给自己的任务。

楚遂枫白了常成一眼,常成立刻去备了两匹马来,两人翻身上马,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这位朱大公子的别院。到了以后,吩咐常成去叫门,楚遂枫便等在门外。开门的护卫见是他二人,先是一愣,继而面色一变,立即就欲把门关上,楚遂枫立刻认出就那是擂台那日跟在朱锦兴后面的侍从之一。

常成抢先一步,打开了门,狠狠瞪了他一眼,那护卫立刻缩着身子不敢动了。

楚遂枫上前,微微一笑道:“去禀告你家公子,楚遂枫仰慕公子已久,特来拜见。”

那护卫仍是一惊,没有反应,常成上前踹了他一脚:“没听到我家公子的话吗?还不快去通报。”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声说着是,连滚带爬的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护卫又小心翼翼的出来,面色坦然了许多,恭敬道了声:“楚公子请,我家公子在花厅相候。”

“有劳带路。”楚遂枫跟着那护卫一路前行,七拐八拐的总算到了花厅,朱锦兴已经等在那儿了,看着并没什么异常,楚遂枫上前一礼:“遂枫久闻锦兴公子大名,既来江南,欲与公子相交,故而今日不请自来,还望公子莫怪。”

那姓朱的果然无脑,十分受用这话,却还是摆出一脸虚假的谦逊模样:“楚公子乃是京城翘楚,何必如此自谦。公子随相爷回乡祭祖,家父与我本意夹道相迎,却又想相爷性喜纯然,当不宜太过招摇,这才忍住,听闻昨日公子已行弱水,正欲送些礼品到府上。”

楚遂枫只摆摆手推辞,便继续开始夸赞起这四周的布置,然后又说到柳大人的丰功政绩,直夸得他轻飘飘的,一句“这江南有朱兄父子这般人物驻守,当真可谓安享太平?”更是直接让他自得不已,然而,楚遂枫夸着夸着突然面色一难,眉头紧蹙,貌似十分为难。朱锦兴立刻假意关切道:“不知何事惹得楚兄烦忧,在下可否为楚兄解忧?”

“唉,说来此事,也还必得朱兄帮忙才好,朱兄当知杜白衣?”楚遂枫假装忧心忡忡的欲言又止。

“白衣姑娘?她不是随楚兄出了青楼了吗?”朱锦兴面色明显不好,继而一脸狐疑。楚遂枫暗暗打量了他几眼,却不似在说谎,只当他是在演戏,便接着道:“白衣与遂枫一见倾心,是随我出了青楼。只是今晨出门,许久未归,家丁护卫四处寻找,也未得其踪影。遂枫在这江南,人生地不受,还要恳请朱兄出马帮我寻找。”说着,楚遂枫不顾礼节抓住了朱锦兴的衣袖,一脸忧切。

朱锦兴听闻,先是一惊,继而更加疑惑,却连连答应着,也赶忙叫出些护卫来,吩咐全城去找,似乎对于此事也颇愤懑,然后还安慰楚遂枫道:“楚兄莫担心,这江南的地界上,没有我朱锦兴找不到的人。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此地寻事?”语气间自一股纨绔张扬之气,却全然不似作假。

楚遂枫心下暗忖,莫非不是他,可若不是他,还有谁能在这江南地界上无声无息的带走杜白衣呢?

二人又闲聊了些,别院大门忽被从外直接破开,冲进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军士,持枪佩剑,朱锦兴护院的护卫被逼不断向内缩小成一个圆,将他们护在里面。两方对峙之下,有一护卫来在朱锦兴耳边密语了些什么,便看见他脸色一变,只兀自强撑着气势。

对面的军士排兵布阵将他们团团围困后,突然让开一条道,一黑甲小将带着几个副将昂首阔步而来,一到这,看也不看朱锦兴一眼,便朝四下道:“众军士听令,无耻柳贼,伙同其父,鱼肉乡里,贪赃枉法,买卖官爵,今证据确凿,得江南总兵马使令,将此贼父子拿下,再恭请圣裁。如有违令者,格杀勿论!”“遵令!”众军士应声如山,威武雄浑,长矛短戈,齐齐刺入。外层的朱家护卫拼死抵挡,内侧的护卫却心下一虚,开始有些犹疑。

常成护在楚遂枫前面,谨慎地盯着四周。朱锦兴一见那黑袍小将,便怒不可遏,喝道:“好你个刘禹城,我爹爹乃是江南巡道使,岂容你等栽赃陷害,你们公然带兵闯入朝廷命官的别院,这是要造反吗?”

楚遂枫暗忖,刘禹城,那看来是兵马使的人到了,不想竟来得这般快。自己已经不便再管这些,需得尽快去找到白衣才是。说着,便示意常成,常成意会,迅速出剑斩杀了面前的两个护卫,打开一条路,护着楚遂枫来到黑袍小将面前。那刘小将得知是相爷公子后,立即恭敬让出一条路。

朱锦兴见状,明白自己上了当,气急败坏地咒骂楚遂枫,楚遂枫却只当没听见,小将再一声令下,众军士一起上前,本就溃散的护卫顷刻被拿下,朱锦兴也被活捉。

让常成翻遍了别院,却无白衣半丝踪迹,楚遂枫愈发着急,不得已,只得求助于那刘小将帮忙寻找,却不想,那小将一听,豁然一笑,道:“原来公子是为的白衣姑娘,白衣姑娘并未失踪,她是我兄长兵马使大人的义妹,今日乃是被兄长请去,适才已经安然送回了楚宅。”片刻后,果有楚家的人来报,说白衣姑娘已经回来了,相爷请公子快些回去。

楚遂枫有些疑惑,怎么不知白衣还有此等义兄?二人匆匆赶回楚宅,甫一进门便被等着的家丁引到正厅。楚遂枫看到面前一白袍男子,约莫三十多岁,虽身着戎装,却颇儒雅之气,很有些儒将风范,却还是不慌不忙地向一旁的爹爹问完安,楚连寻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便为他引见:“枫儿,这便是江南总兵马使刘大人,快来见礼。”

楚遂枫应声行礼:“楚遂枫见过刘大人。”心下道,他怎么来了此处,还来的这般快。

刘禹均一把托起他,打量了几眼,笑道:“不必多礼,这便是京中盛传的红枫公子了,果真少年俊杰,难拐我那义妹肯为你出那青楼。”楚遂枫被这突然的调戏,不知如何回答,只得笑笑。刘大人却突然敛眉正色,朝楚连寻一礼:“今日若不是公子,将那朱贼父子滔天罪行的罪证一一搜齐递于我府上,只怕还不知要任这贼人横行多久。刘某在此替江南百姓谢过公子,谢过相爷。”

楚连寻扫了楚遂枫一眼,赶忙扶住他道:“犬子也是误打误撞,此番除暴安良,还要多亏刘大人行事雷厉风行,及时控制住江南局面,才能免得民心动荡。”“恕遂枫冒昧,”二人还在客套,楚遂枫突然出言,齐刷刷地转头过来,楚遂枫一个眼神,常成恭敬递上一个精巧的玉如意,“父亲,刘大人,这是遂枫适才在那朱家别院搜到的,遂枫看那如意生得格外精巧,不知出自何处能工巧匠,可否请刘大人代为鉴赏?”

刘禹均眸光深深凝了他几眼,接了过去,稍一打量,面色登时一变,那如意后面刻着的是龙纹,而且,是番邦进贡之物。“大胆朱贼,竟敢克扣番邦进贡之物,更私藏龙纹之宝,罪同谋逆,我必将此事上报朝廷,将那朱贼父子彻底铲除。”刘禹均慷慨激昂地说完,楚连寻扫了一眼,心下了然,附和了几句,楚遂枫自是垂首恭然不语。

两人又说了几句要处理之事,然后楚连寻便和楚遂枫一起送走了他,刘禹均对楚遂枫很是赞赏,走前也还特意叮嘱楚遂枫要好好对待白衣,不然自己这个兄长可不会坐视不理,楚遂枫无奈,只得笑着应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