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三十四章 云氏之人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125 2017-05-06 21:32:28

  “这怎么可能呢,棋盘哪有自己排兵布阵之能?不过是此前用此棋盘之人所下之棋局,它将其原样保存了下来,而且可以随时回复过去。不过,刚刚那棋局,你可识得?”杜白衣轻敲了下他的脑袋,有些好笑,他这一本正经异想天开的能力,不知是随了爹娘哪个。

“呃,我对棋道不甚了解,但适才那棋局的确玄妙之极,莫非,这棋局也大有来头?”楚遂枫想起,凡是宝物,必有一段或是血雨腥风,像那和氏璧一出,引得天下群雄纷争起,或是才子佳人的传说美谈相左。那这棋盘的故事,莫非就在那棋局里?

“不错,这棋盘叫何柯棋,是因为它是昔年第一能工巧匠何柯所造,世人皆知此棋盘为至宝。却不知,何柯为造此物历时十载,呕心沥血,也只是为了那一局棋。”杜白衣眼里有着藏不住的赞赏,闪着兴奋的光芒。

“我曾听人讲过,前朝有一隐士,姓云名黑白,只因钻研棋道成痴,棋术天下第一,此人行踪诡谲,但只要与棋有关的宝物,必想尽一切办法拿到。莫非?”何柯,云黑白,何柯棋,原来竟是如此。

“不错,何柯也是醉心棋道,一直想与这云先生一战,却都找不到他,后来听闻他有此癖好,才费尽心力造就此物,为得,便是引此一战。虽然,他终是败了,棋盘也至此流落天涯,辗转到了我祖上手中,但云黑白自此之后,便不再与人对弈,他曾说,钟期既遇,高山流水便不必与旁人奏。”或许是楚遂枫的错觉,他仿佛看到杜白衣在说这个故事时眼里掩藏不住的惋惜,是为何柯惋惜?

“原来如此,何柯为一战成痴,终引得云黑白以知音相待,这棋局,便也成了绝笔,倒是比棋盘本身更为难得。确是宝物,听闻云家家主善弈,当能得其所爱。只是,”楚遂枫看了她一眼,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这祖传之宝,如何好用来治你心上人之病?”杜白衣接着他的话头说了出来,语气含笑轻慢,似是在打量着他的反应,楚遂枫点点头看着她。

杜白衣突然站了起来,转过身来正对着他,说道:“这家传之物自然只给家人,纵然流落风尘数载,我也从未曾动过它。如今,你若愿娶我,这便是我的嫁妆,自然可由你支配。”楚遂枫愣了几秒,便拒绝道:“这如何可以?我已心有所属,如何能娶你,非但对我和她不公,更是误你一生?”

杜白衣似乎半点不意外他的拒绝,直视着他,眸中清亮几许:“若我不在乎你心里是何人,也不在乎你还会娶何人,只要你的妻子这个身份,你可愿意?”

楚遂枫对上这澄澈晶亮的眸子,却似隔了几重山水般迷蒙,看不到眼前这个女子的心,究竟为何?半晌,他缓缓开口道:“男子虽可三妻四妾,可我却只愿一人共白首,若非她,我不会爱,也不愿娶。你我知己,绝无欺瞒,愿你理解。”

杜白衣直直地盯着他,半晌,突然哑然失笑,流光溢彩的眸间盈满悲哀:“果然,便是个名义,你也不愿,我倒是真的好奇着想去见见,她究竟是何等女子,竟得你如此。”楚遂枫低头,柔情满怀,语含呢喃:“我,也不知她是,何等女子,甚至,不知她是否和我一般心意,所谓情不知所起,便是如此吧。但除非她不爱我,不愿嫁我,否则,我定只会娶她。”

被他的表白震惊,杜白衣心里滑上一丝悲悯,遂枫,你可知,这选择,或许会让你万劫不复,你爱的那女子,恰好是这世间最不能爱之人。

回复了心情,杜白衣故作轻松地说道:“那便只能第二条路了。”楚遂枫抬头看她,她眸中闪过复杂难测,却仍旧没有迟疑地开口:“你娘亲是云氏嫡传,却被逐出云家。但还有一人,便是教你习医之人,敕云子的夫人——慕茗芳。她曾与你娘同门,得你外祖亲授,是云家嫡传弟子,抛却亲族关系不谈,仅从此算来,你也是你外祖的嫡传徒孙,当有资格向师祖请教难解之症。”

楚遂枫被这番话震惊,直视着她,四目相对良久,一者惊疑满怀,一者深沉难测。等到楚遂枫压住心底那几乎抑制不住的冲动,那深沉难测的目光也已恢复了澄澈,浅若清溪,一览无余。自始至终,杜白衣只任他看着,什么也不说,也不解释。

半晌,楚遂枫低声开口:“这可也是与那个秘密有关?”“嗯。”杜白衣简短而肯定地应了声。“好,我信你,不问。不过,我越来越觉得被一个莫名的大网缠住,从头至尾都被包着,而它正在一点点收紧。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先做好眼下的事吧,世人,不都是网中之人?”杜白衣淡淡说完,衣袖轻甩,便转身出了房门。

按杜白衣所说,楚遂枫想起,临别时师娘曾赠与他一枚墨玉牌,上面什么都没有,只背面小小刻着一个“云”字,正是与娘那日握着的断裂的玉牌一般无二。当时,师娘叮嘱过:“若有一日要遇到她的师父,这玉牌可为凭证。”如今看来倒似早有预见。

指腹摩挲着墨玉牌,楚遂枫突然涌上来一个可怕的想法,是有人在操纵着这一切,甚至连他会为木槿求医也算计在内,这一路走来,所遇之人,所发生之事,会不会都是有人在暗中操纵?楚遂枫苦笑,师父师娘的真实身份,包括身家背景,除了爹娘无人知晓,连自己也一直被蒙在鼓里,只偶尔从只言片语中得到些信息。她竟能这般笃定地直接说出,还有那突然出现的何柯棋,真是辗转流落吗?

果然,之前的相遇皆非偶然,或许,那日的高台迎宾,也只是她在等着自己?若真是如此,那到底是谁,是什么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目的又是什么?那么一张精心编织,只显露边角,连轮廓都看不清的大网,罩得自己严严实实,那织网之人,还能让自己这样平静多久?若当真如此,这傀儡般的人生还有何意思?倒真是比不上前世了,还是,希望只是自己多心罢了。

两日后,云家义诊之日,楚遂枫让护卫在客栈守着娘和杜白衣,带着常成直奔云家。不同于云家的盛名在外,云宅却在城内极偏僻之地,独占一片荒野,四周并无邻里,平日速来清净,只是今日义诊,才多了些求医之人排队等在门外。

楚遂枫攥了攥袖中的玉牌,凝着那龙飞凤舞的“云宅”良久,想象爹娘当日是如何在暴雨瓢泼中,气息奄奄地被扔在那青石阶上,娘和师娘又是如何在此处度过了她们的幼年和少年时光,终于抬脚向大门走去。走到门前时,突然被一医士拦住,指指人流,请他去后面排队。

那人举止十分谦逊,楚遂枫自然也拱手一礼,恭敬道:“在下楚云有绝世之症,特来求云家家主相诊。”医士看了他一眼,请他相等,便进去了,片刻后,适才的男子,恭敬地随着一白衣白袍的少年医者缓步而来,见了他,那白衣少年温软一笑,先行一礼:“在下云非言,阁下若是要求诊于祖父,便请随在下来吧。”

云非言是云家孙辈三公子,系长子嫡出,是云家孙辈最优秀的医者,其医术已远在诸多子辈之上,将来必然要继承云氏家门。楚遂枫在心里暗暗思量着,若论亲缘,这少年医圣当是自己的表哥,当真也是有趣。“京城楚云,无名之辈,有劳三公子。”楚遂枫还礼,跟着他进去。

路途转折几番,到了一处僻静屋舍,先前的医士行了一礼便候在门外,不再进去,楚遂枫便了然地让常成也等在屋外。云非言笑笑,细长温软的眉眼与娘亲有几分神似,带着亲切的和善,带着楚遂枫进去。这屋内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极整洁的床,再无其他。

云非言带他进了门,便转身对着他,略带歉意的一笑:“实在抱歉,祖父严令,外人不得入内,因而此处也无茶水,楚兄还请多担待。”楚遂枫看着他清俊的眉目,愈发有些像娘亲,不免感到亲切:“无妨,客随主便,何况在下本是求医而来,茶水又有何重要?”

云非言看着他,分明是陌生人,却莫名的有股亲近熟悉之感,又隐隐探了探他的气息神色,皆是康健之极,便开口问道:“楚兄自京城远道而来,是为人求医?不见病患,可是无法长途跋涉?不知楚兄与之是何关系?”

知他有此一问,楚遂枫倒也不隐瞒,坦荡回道:“她是在下思慕之人,所患乃是性寒之症,已经七年,得名医以孔雀昙花和汉宫秋相和调养。月余前,病势加剧,在下为之以温清丸相和,估计可勉强撑得两月,这一路寻医下来,听闻只有云家家主可治此症,特来求解。”说到这里,楚遂枫停了下来,云非言略微震惊,仍旧不改温然,轻轻说着:“性寒之症确难治,只是,温清丸?这乃是云氏本家之药,楚兄既有,想来可算我云氏之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