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三十五章 玄阴之体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081 2017-05-07 18:11:18

  楚遂枫一笑,果然都是连着的,从袖中掏出了墨玉牌,直接递给他:“家师姓慕,劳云兄代为引见。”云非言接过墨玉牌,又从自己袖中也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墨色纹路,玉质细腻,再看向他的眼神已经更加亲切:“非言年纪尚小,许多族中长辈皆不曾听闻,不过玉牌确是我云家嫡传之物,你我是师兄弟无疑,难道初见这般亲切。遂枫兄稍待,我去禀告祖父。”楚遂枫一躬身,云非言握着玉牌大步流星,踏出门去。

过了半晌却也未见回来,楚遂枫自站着等待,突然听到一个苍老悠然的声音远远传来:“你是慕丫头的徒弟?”话音刚落,一老者便率先迈步而入,云非言自跟在后面。楚遂枫抬头看去,已是老耄之年的云家家主,鹤发银眉,形容苍老,但一双眼,仍旧目光灼灼,精神矍铄,这便是自己的外祖,也是自己的娘和师娘之师。最亲的长辈,却让最亲的爹娘历经苦痛,也罢,无论如何,今日只为求药而来,不论其它。

随即,楚遂枫敛去神色,下跪行礼,躬身道:“晚辈楚云,师从慕氏,初次相见,拜见师祖。”外孙楚遂枫,行完弱水之礼,特来拜见外祖。色欲恭,礼愈至,云老爷子打量了他几眼,伸手将他扶了起来,有些幽然地问道:“慕丫头可还好?”

“回师祖,家师安好。”楚遂枫继续恭声答道,或许,外祖也会这般忧心我的娘亲,你的女儿吗?“无须这么见外,你既是慕丫头的徒弟,便叫我一声外祖吧。”云老爷子淡淡说道。楚遂枫一听,略带惊骇抬眼,直视着外祖,来不及收住的仓皇便落入那锐利的眼神里,似乎随之直射进他心底。楚遂枫忙敛了神色,出口道:“家师确实待吾若子,如此,楚云见过外祖。”

“恩,这便好,我就叫你云小子吧,我听言小子说,你是来为人求治性寒之症的?”云老爷子扫了眼云非言,朗声问道。云非言点了点头。楚遂枫忙回答道:“是,外祖,云儿曾替其诊治,从外表看,只是比寻常人肤色偏白,体温偏寒,然而症状已经严重,现下已难受炙热之阳,灼热之物,否则,便会心虚气短,郁结七内,甚至不治。”

“哦?用药如何?何时所得?”云老爷子接着问道。

“回外祖,七年前意外掉入冰窟才得此症,辗转求医数载,得有识之士以孔雀昙花和汉宫秋相调养,才拖延至今。月余前,病势突然缠绵,云儿以温清丸相和,估计可拖延两月,如今怕是也已较为严重了。”楚遂枫回答,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云老爷子暗暗思忖了下,眸光突然一沉,清清冷冷地问了句:“她可是玄阴之体?”

楚遂枫一怔,果然厉害,恭敬回道:“不错。若非如此,也实难拖延至今。”“恩,难怪,那便有救,你且莫担心,与我同去医经阁。”云老家主已经脑海里蹦出来个念头,瞬时惊惧,盯着楚遂枫的目光深了深。听闻此言,楚遂枫顾不上探查其它,几乎一阵狂喜般放了心。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听闻此症时没有摇头叹息,而是笃定地说有救,缘由,也果真如古籍中所记载的那般,与那玄阴之体有关。

自己初发觉时也大为惊异,甚至专门回去翻阅了典籍,玄阴之体只是在医书中见过,极为阴寒,万中难得其一,女子性阴,此体质本是于女子有损,需得阳刚之血相养,她还年幼,自不能以“正常方式”融血,那便只有一个法子——浴血。古籍上有记载,前朝曾有一缥缈仙子,生得极美,却阴冷瘆人,每到月圆之夜,必会抓成年男子割腕放血,全身赤裸浸泡于其新鲜温热的血液中。听闻她本是大家之女,却因之被赶出家门,称为妖女,天下仁人志士得而诛之。其实,并非世人眼中的妖女,只是因她恰是那玄阴之体罢了。

玄阴之体鲜少有见,有传闻说这体质是遗传,但也并无根据,大约是玄阴之体的女子甚少有男子敢娶,或是根本活不到嫁人的年纪吧。虽是不幸,于她,却是万幸,自她幼年,便在她体内,与那性寒之症以毒攻毒般恰好互相抑制,才能让她可不必受其一掣肘,而是安然这许多年。所谓有阴必有阳,阴阳交汇,乃是成万物之始,自也是解万病之源,待到治愈了那性寒之症,恰好也是可嫁与男子的年纪,等到两相交合,便再无影响,或许,是命运对她的眷顾吧。

云老爷子先迈步出去,走了几步,又转头吩咐云非言:“言小子,你也一同来。”“是,外祖。”“是,祖父。”二人一同应声,互看一眼,齐步跟在后面。又走了些,面前出现一座高阁,古朴恢弘的七层高阁上,篆金的古体书着“医经阁”。门紧闭着,云老爷子掏出一枚特制的墨玉牌,正好嵌入门上凹槽处,门向后敞开,便带着他二人进门而去。

出人意料的,医经阁的构造与山中的医阁极为相似,想了想,却又在情理之中,想来是师父师娘刻意的仿照吧。只不过此处的医书更多,更精美,分类也更细,以细木竹签标于书旁,有点像现代图书馆的管理方法,查找极为方便。云家果真是世家大族,阁中自是气度不凡。

二人跟着云老爷子一直上到了第七层,云非言脚步有些凝滞,目光满含震惊地看了眼云老爷子,又看了眼楚遂枫,终是什么都没说。楚遂枫虽也感到惊诧,却不动声色,七层之上似乎久无人来,已有些微微落灰。云老爷子将他二人带到一处桌案前,正对着的墙壁上,“云家永存”四个大字似乎历经岁月,仍旧熠熠生辉。

伸手轻轻拧转桌上的砚台,三人目光齐汇处,平静的桌案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痕,慢慢向两侧张开,正中一木质锦盒随之而出。云非言震惊万分,楚遂枫也十分惊叹,外祖的满面肃容,云非言的强忍震惊,他已约莫猜到了些不寻常,这似乎是云家的秘格,却为何这般轻易的便让自己看到,莫非?

正想着,云老爷子已几近虔诚地从其中捧出了两本古旧的医书,和几个玉瓶。将那医书一人一本分给他俩,云老爷子看了他二人一眼,宽声道:“你们拿着吧,这是我云家世代相传的古医书,一者医,一者毒,相生相克,相依相存,医书上面记载着古今诸多疑难之症及诊治之法,而毒书上则是世间诸多疑难杂症的成因和各式毒法。”

“祖父,这,”“外祖,这似有不妥,”二人齐齐开口,面色皆肃然,又有些惶惑。云老爷子看着他二人,目露欣然,展颜一笑,道:“这云家,总是要有传承,此代,便交与你二人了。”

此言一出,二人皆惶然,一同下跪,云非言还未说什么,楚遂枫抢先道:“外祖,这云家的传承,关系重大,云兄确是合适之人,可我既非直接师从云家,也非云姓子弟,实难当此大任。”拜托,不要是我想的那个理由。云非言不语,却有些默认他的说法,心内也是疑惑难解。

云老爷子收了神色,目光投向渺远,沧然一声:“你娘,可还好?”

闻言,楚遂枫顿时如遭雷击,愣在原地,果然,外祖,是发觉了自己的身份。半晌,终于低声道:“娘很好。”

云老爷子一捋胡须,缓声开口:“那便好。当年,我狠心赶她出门,又砍断玉牌,她定是恨足了我,才会这些年也不回来吧。”语气中些许历经酸涩的慨然,些许无奈,似乎还有些许难过。云非言已从这只言片语明白过来,望向楚随风的目光复杂不忍,这楚云,便是自己当年被赶出府的小姑姑之子,自己的兄弟。

楚遂枫心下难过,想起娘那日崩溃大哭,又看着眼前外祖的心酸之态,有的不再兴师问罪的愤然难耐,忍不住回答:“娘只是难过,并未曾丝毫怨愤。还有,娘其实很想念外祖和云家,却不敢回来。”“是了,她怕我,我对她那般坏,她如何能不怕?”沉浸在往昔之中,云老爷子愈发难过,灼灼精眸中竟有泪意。

“娘并不知道外祖其实也思念她,只当外祖一直对她气极,不忍再惹外祖生气,所以才一直没有回来。”楚遂枫看着眼前老人这般姿态,已经不想再论孰是孰非,实难狠下心如此对一位痛失爱女,老迈懊悔的父亲。

“当年,我有两个得意弟子,全是女徒儿,一是你娘,一是你师父。慕丫头是外姓,又早嫁,难以继承家业,我便把希望全托在你娘身上。让她出去行医救人,悬壶济世,是为着历练她,她也做到了,只是她回来时带着你爹,她告诉我她要嫁给这个男人。我大惊,自小,她从未忤逆过我的意思,一直乖顺纯孝,可那时,却为了你爹不断忤逆我,甚至连命都不要了。”忆起往昔,云老爷子心下黯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