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三十八章 君心似我心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035 2017-05-10 11:24:46

  楚遂枫凝神静气,准备下针,虽是拜托了娘,可以备万一,这单子里的东西,自己也早已烂熟于心。穴位,深度,力度,角度,位次,皆在心中演过一遍以后,楚遂枫轻声开口:“我要开始了,可能有些疼,你忍忍,尽量放松些。”木槿微微动动睫毛,便静静地不动。

手指一点点靠近她的身体,感受到微弱的寒气,楚遂枫定了心神,便果断地下了针,针触及她皮肤的一瞬,她竟忍着一点没动,只睫毛微微颤了颤。心里一紧,楚遂枫愈发仔细地一点点将针旋进穴位,末了,指尖微微碰到她,沁凉的体温让他不由顿了下,不敢犹疑,继续下一针。一针一针,等到终于将七个大穴皆封死时,她已然昏死过去。楚遂枫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她这般凝血昏迷至多只能坚持半柱香的时间,必须立刻将药喝下,等待反应。

正好常成在门外说药已煎好,丫鬟端了进来,楚遂枫接过后,便示意她先出去,丫鬟似乎很担心,看了几眼,还是乖乖退了出去。端着药,又有了新的问题,她这般昏睡,如何将这药让她服下?外祖单子里未曾提及,自己本想着她还可有一丝精神,当可服药,如今看来,却是完全不可了。

端着药,楚遂枫心急如焚,若是如前世那些电视剧里演的,当以口渡药,可这药性猛烈,莫说常人沾染便不好,便是以保全药性而言,也不能以此法子。若是在前世,可以将药以点滴的方式直接注入血管中,如今却要如何是好。楚遂枫灵机一动,自己曾看过的古典籍里,有神医以药汽熏制,她这房间不大,素日药草相养,极为干净,无多少病菌,此刻又遍布水汽,若以此法,或许可行。

楚遂枫忙吩咐丫鬟去端了几个银炭金盆来,又拿来十多个药煎置于床边四处,然后让四七个丫鬟一同大力烧火,只一会儿,房间内便已药汽弥漫,几个丫鬟和楚遂枫皆已用面纱掩面,以保不为药性所伤,楚遂枫看着她细嫩的肌肤上先是沁出些许汗意,进而全身汗湿,慢慢变红,这红色不断加深,整个人犹如火烧,众丫鬟皆目露担忧,楚遂枫却只吩咐她们继续大力烧来。

估摸着快到半柱香了,可她还没有反应,楚遂枫眼底也有了些忧虑,若到了半柱香还无反应,便必须撤针,那她周身血脉便会逆流,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楚遂枫不禁暗暗攥紧了拳头,一眼不眨地盯着床上的她,连她面部一个微弱的反应都不放过。

等待的时间,似乎快得难以抓住,又似乎无比漫长,众人皆微屏呼吸,只怕些许干扰药效。突然,木槿周身穴位处红色不断加深,竟成血色,胸部也开始微微的颤抖,楚遂枫一惊,忙上前,血色越来越深,颤抖也逐渐加大,砰砰的几声,竟活生生将银针逼出,木槿骤醒,咳出一大口昏黑的血便又晕了过去。

众丫鬟大惊,纷纷惊呼:“姑娘!姑娘!”“姑娘,你怎么了?”“楚公子,姑娘这是怎么了?”楚遂枫狂喜之余惊绝身子有些发软,上前探住她的脉,脉象汹涌,血气旺盛,虽还有些凌乱,却是生气已回,不禁长吁一口气,轻轻覆上锦被,回头笑对众丫鬟:“今日已经没有危险了,这些都撤了吧,再过半日应当可以醒来。”

丫鬟们皆喜极而泣,纷纷跪下磕头道:“多谢楚公子,多谢楚公子。”楚遂枫一摆手,看向那渐回血色的面庞:“你们不必谢我,我绝不会让她有事的。你们且先下去,不要扰她静养。”“是,公子。”众丫鬟答应着纷纷退下。

房内只余了他二人,木槿仍旧昏迷,楚遂枫静静坐在床边凝视着她,想起适才凶险,当真有些后怕,又慢慢安了心神,只呆呆地端详着这恬然睡颜,以往的一幕幕皆在眼前浮现。

她的笑永远清浅不及眼底,她柔柔的凝视若秋水泛波,她低头抚琴的飘然若仙,还有她适才的不着寸缕。想着想着,楚遂枫的唇间带上了丝温柔的笑意,面色带上绯红,适才只顾着她能否好转,不曾细想,不过,她真真是极美的。自己这般想,是否太过龌龊?日后对着她,只怕都会有些尴尬吧?

想着想着,看见她的手还在被子外面,怕她着凉,楚遂枫轻轻握住,放到被子里。却突然感到一股微弱的力量反握住,楚遂枫一惊,仔细看看,她并未醒,如今这时间,也不可能醒过来呀,想要将手抽出来,却被这微弱的力量握着无法抽出。或许是条件反应吧,你在昏睡中仍旧不够安然吗?楚遂枫想着,便轻握着那手不再动了,就这么静静地待着,看着她,半分不会厌烦,若能一直如此,直到永远,当也不错。

恍惚间已是日薄西山,楚遂枫看着外面天色,估摸着娘他们应当已经回来了,自己也该回去看看了,又转头看着她的睡颜,轻说了句:“你先休息,我刚回来,该要回趟家的,明日再过来。”轻轻将手抽出,她似乎没有再用力,只是手里骤然没有了她的温度,还有些不习惯,楚遂枫笑了笑,轻轻起身。正欲离开时,手蓦地被轻轻抓回,床上人突然微微睁开眼,气息不匀地微微道:“我可是无碍了?”

“不错,今日虽凶险,却也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间,如今你体内血气渐生,也正逐渐回复正常,再行针几日,喝些药便会好了。数年之内,都不会再有大碍,不过,你体质略有特殊,若要全然康复,需得等到日后嫁人成婚,额,阴阳调和,便可。”楚遂枫用另一只手轻轻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有些尴尬地回答道。

“你救了我,我自当以身相许。”木槿说着,目光却一直直视着他,似在探寻着什么。楚遂枫听了这话,却心内莫名地堵得慌,艰涩开口:“我无礼于你,于情于理,自当娶你。只是,”“只是如何?你不愿?”木槿带着血色的面容有些黯然。

“只是,成亲毕竟是终身大事,你若无意于我,不必勉强,救命之恩与无礼之事可抵消,不必勉强。”楚遂枫越说心下越堵,最后半句竟似带了些赌气。

“怎会不愿?”

楚遂枫愣在原地,看着那双脉脉含情的晶眸,脑子里只来回响起这那句微不可闻的“为何不愿?”楚遂枫愕然:“你适才所说,是你愿嫁我?”“为何不愿?怎么楚大公子竟这般嫌弃木槿,不愿娶我吗?”木槿目含笑意,轻轻柔柔地说道,语气里竟有些吃味。

楚遂枫直视着她:“我当然愿娶,只是怕你因为所谓救命之恩而违心嫁与我,委屈了你。”“那你可会让我受委屈?”木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黄天在上,厚土为证,楚遂枫心系木槿,此生必会倾力护你,不让你受任何委屈。”楚遂枫急道。“噗——”木槿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心下一动,又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楚大公子素日才名传京都,聪慧世人知,竟这般痴傻。”

楚遂枫被她一调笑,面上有些挂不住,却又被她的笑容所动,心下一转,便欺身上前,眼睛微眯地对着她:“你取笑于我?”离她不过寸余,鼻尖险些就要相碰,一说话便有温温的气息洒在木槿脸上。木槿瞬间红了脸,瞪圆了眼看着他,一时却不知该作何反应。

楚遂枫没有开口,木槿也不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他,二人手相执,目相视,情思便倾泻而出。半晌,木槿低声道:“若得君心似我心,此生久长不相负。”楚遂枫不知内心究竟是何感受,只知自己是愣在了那里,呆呆地只是看着她,她已不似此前的清冷,面上带着些不知是血气未平还是羞涩所致的微红,意外显得面如桃花,双目似水般脉脉直视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我心匪石,此生不负。”轻声开口,不知骤闻那句话时,内心是怎样的波涛起伏,她竟然与自己一般心意吗?楚遂枫慢慢坐了下来,轻轻回握住她的手,让她不必抓得那么累。

木槿直视着他,不愿移开眼,本以为这张俊逸的脸再无法看见了,如今,约莫是上天垂怜。“怎么?莫不是血气未平,怎的突然脸红了?”楚遂枫为了掩掉心里的悸动,佯装关切地抚上她的额,木槿一慌,忙一把推开了他,眼神闪躲着,不再看他,佯怒道:“你怎么这般?我,我,我已好了,你快些回府吧。”楚遂枫有些好笑,轻轻抬起手:“我本早就要走,却不知这手缘何抓住不放,让我走不了。”

闻言,木槿立刻将手松开,连脑袋缩回被子里,将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一般,闷闷说道:“分明是你不愿走,却来怪我,现下,你可以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