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三十九章 长夜难熬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028 2017-05-11 10:19:57

  “哈哈哈,”想着她含羞带怯的样子,楚遂枫心情大好,有心想再逗逗她。却听见常成在外敲门轻唤:“公子,府里传来消息,让您回去呢。”答着知道了,楚遂枫好笑看着她:“我不再闹了,你且莫要把自己捂死在被子里了。”

她果然乖乖将脑袋探了出来,目光流转间,芳华显现,有些被看穿的无措,忽地敛眉幽幽道:“若我处心积虑地接近于你,为了嫁与你,甚至不顾女儿名节,你却还不愿娶我,我岂非太可怜了?”

“处心积虑?哦?此言何意?”楚遂枫心里咯噔一跳,这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听不懂了呢。可常成还在等着,也不适宜让她刚醒便这般劳心伤神,便轻轻帮她掖掖被角,柔声开玩笑道:“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到时你给我讲讲你是如何处心积虑,要嫁与我吧。”

听他如此说,木槿面色更红了,瘪瘪嘴道:“好,你路上小心些。”

楚遂枫敛下疑虑,笑意越来越深,推门而出时面色灿烂得把常城吓了一跳:“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咳,无事,我们快些回去吧。”楚遂枫轻咳一声收敛了笑意,正色道。“是,公子,这木槿姑娘当真厉害,我还从未见过公子这般开心呢。”常成心下了然,打趣起公子来。

“瞎说什么,再耍贫嘴,看本公子怎么收拾你。”楚遂枫被说穿了心事,有些挂不住,就掏出折扇朝常成招呼过去。“公子,公子,常成错了,再也不敢了,日后只怕要求木槿姑娘,哦不,是少夫人护着了。”常成一面躲,一面大声叫喊。木槿在房内听到,粉面越发艳若桃李,轻轻呢喃着:“少夫人,,,少夫人!少夫人——”笑意随之不断扩大。

回了府,门外的匾额已从“尚书府”换成了“丞相府”,新府匾额乃是当今圣上御笔所书,足见荣宠。只是荣宠越盛,祸患越多,这道理楚遂枫也懂。深深地看了匾额几眼,楚遂枫迈步踏入了府门,直奔杜仲堂,堂内装饰大多如前,并无更多改变,父亲向来处事低调,此番更是拒绝了陛下重赐府邸的提议,朝臣送来的礼也大多避过去了,只除了几样御赐之物无法回绝,才留了下来。

父亲正在堂前坐着,手里捧着杯茶,若有所思。楚遂枫上前一礼:“孩儿见过父亲,孩儿有些事耽搁着回来晚了,望父亲莫怪。”楚连寻回了神,放下茶杯,抬手招呼他坐:“无妨,回来便好,坐吧。我已听你娘说起,那姑娘可好些了?”“回父亲,已无甚大碍,再过几日当可恢复。”楚遂枫恭敬坐在一旁答道。

“那便好,枫儿,她可就是你喜欢的女子?”楚连寻问道。“回父亲,是。而且,孩儿此番去外祖家,正是为她求治病之法。”父亲的异常平静让楚遂枫不知为何有些不安,却还是照实答道。“你外祖可还好?”楚连寻念及往事,表情有些复杂,似还有些难以忘怀。“外祖身子还好,只是,此番孩儿应下外祖之托,答应守护云家。”楚遂枫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此事说了出来。

“如此,也好,云家世代大族,你若得云家之力,日后也会更加顺遂。”楚连寻却似乎并不在意。“是,父亲,不知近日朝堂可有何事?”楚遂枫轻声问道。“倒也无甚大事,明日你随我进宫一趟,陛下和皇后娘娘想见见你。”楚连寻说着,似乎有些难言的犹豫。“皇后娘娘?怎会想见孩儿?”楚遂枫疑惑,若说皇上要见,因着江南之事,还可理解,可皇后,却是为何?

“太子殿下有一嫡妹,与你同年,流落民间多年,适才被寻回,封为云漪公主,正是待嫁之龄。”楚连寻只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说下去了。楚遂枫心领神会,太子与皇后欲彻底拉拢爹爹,必是希望能联姻,可父亲无嫡女可嫁与太子,只好将嫡亲的公主嫁给自己。只是自己已与木槿两心相印,私定终身,这却如何是好?若皇命一下,一切便都无可挽回了,只有先求求爹爹了。

楚遂枫忙起身跪下,恳切道:“求父亲成全,除了她,孩儿不愿娶他人,无论是公主还是大将军之女。”“枫儿,你可明白,你若娶了公主,便可保一世安泰无忧,那女子亦可为妾室,如此,你还是不愿?”楚连寻沉声问道。“孩儿不孝,但孩儿对她之心,便如当年父亲对母亲之心,此生只愿与此一人以共白首,求父亲成全。”说着,楚遂枫重重叩头着伏地不起。

“唉,你这孩子,先起来吧。为父此举,只是问你心意罢了。你既心坚至此,为父明白。此事并非无可挽回,皇后娘娘还未曾挑明,你只需先将亲事定下,便可躲过此事。”楚连寻上前扶起儿子,轻叹一声说道。“多谢父亲,定亲之事待孩儿明日去问过她,争取早日定下来。”楚遂枫总算放下了一颗心。

“婚姻之事,还是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只告诉我是哪家的姑娘,我与你娘亲自会去为你求亲,哪能你总是直接去见人家未出阁的姑娘?”楚连寻有些好笑,这儿子倒真是什么都不懂。“回父亲,孩儿明日就告诉父亲是哪家的姑娘。”楚遂枫想起到现在竟都还不知晓她的真实身份,不过她临别的那句“处心积虑”,应该便是意欲告诉自己一些过往吧。“莫非你还不知人家是谁家姑娘?”楚连寻惊问道,与此同时,他掩藏在心的那个疑惑也基本得到了确认。

“回父亲,这,是的。都怪孩儿。”楚遂枫恨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就算自己不在乎她究竟是谁,有何居心,但这时代,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岂是自己不在乎便能不管的。“哈哈,我儿真是痴傻,最晚明日,必得告知为父啊。”楚连寻稍加掩饰地朗声大笑道。“是父亲,那孩儿先去拜见母亲。”楚遂枫说着告退离开。

“痴傻?我竟然痴傻?枉我自诩聪慧,真是。”楚遂枫一路都在想这两个字,这一日之内,被她这般说,竟也被父亲这般说,难道自己当真痴傻?

从父亲处出来,楚遂枫又去拜见了母亲,得知儿子已与木槿心意相通,楚云氏也没有再多言,只吩咐他待人家姑娘以礼。楚遂枫应下便回了自己院子,杜白衣如今就住在自己院内,恰巧与自己房间相对的地方,对上上下下都说这是公子的人。楚遂枫虽觉得如此有些不妥,但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答应了下来。

时隔几月又躺到自己的床上,楚遂枫却是莫名地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她,今日那般的她是从未见过的美,不似之前那般清冷到有些虚无缥缈,而是有血有肉到嗔痴怒怨都写在脸上的小女儿之态。这样的她,自己却更喜欢,似乎无论她如何,自己都喜欢。

如今长夜漫漫却是盼不到天明就想去见她,楚遂枫伸手拍了自己脑门一下,罢了罢了,两世为人,自以为对感情已经看破,如今乍一动心,倒当真是痴傻。便是再无意外,订了亲到成婚,也还有三年,自己这般可怎么等得及。常成在门外守着,突然听到自家公子突兀地放声大笑,先是一惊,继而一愣,转瞬又明白了过来,公子这回,是彻底动了心。

好不容易盼到天色微明,楚遂枫便起身唤丫头进来更衣,来了的却是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丫鬟,满面含羞带怯地看着自己。楚遂枫打量了几眼,有些疑惑:“你是何时来的?我怎不曾见过?”那女子微微一福身,盈盈开口:“奴婢松音,夫人吩咐,自即日起来照料公子饮食起居。”

“既是如此,伺候我更衣吧。”楚遂枫看了眼,也没觉得有什么,自己一向对身边的丫鬟不甚上心,换谁都一样。“是公子。”松音答应着,便碎步过来伺候,伺候穿衣洗漱倒是很娴熟,只是会时不时含羞带怯地偷瞟自己让楚遂枫觉得很不舒服,约莫能明白些她的心意。不过,丫头还是守些本分得好,既是娘亲送过来的,便先忍着吧。

一收拾完楚遂枫就欲出门,被常成一把拦住:“公子,如今天才微明,你这般早过去,人家姑娘只怕还未起呢。”“天色明明已经大亮,怎会还未起?”楚遂枫不以为然。

“我的公子呀,你不想想,昨夜你辗转难眠,木槿姑娘想来也差不多,再加上姑娘身子还不大好,你莫要过早搅扰,应该让姑娘多休息会儿。”常成无奈地朝楚遂枫挤眉弄眼,一遇到木槿姑娘,自家公子就总是缺点什么。“咳,谁说本公子辗转难眠,本公子只是晚饭吃得过饱,撑得睡不着罢了。”楚遂枫轻咳一声,绷着脸敛住尴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