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四十二章 云漪公主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017 2017-05-14 12:29:09

  楚遂枫紧跟其后,眼神一扫,下车后先向內侍恭敬一礼,那内侍滴溜溜着一双黄豆眼,打量了楚遂枫几眼,便继续堆满了笑在前方带路。一路上楚遂枫都低着头眼观鼻口观心,皇家之地,恪守礼法方为臣子本份。

等到脚下的路从石板变成白玉,日薄西山走成夜幕深重,脚步终于停在了一座大殿之前,接引的內侍终于向内通传:“楚相与红枫公子到~”片刻后,内里出来一位姑姑,似乎很有些身份,随意地扫了他们两眼,侧向一礼:“陛下和娘娘请相爷和公子进去。”“有劳姑姑。”內侍谄媚地说着,便带二人迈过大门进去。

楚遂枫暗暗深吸一口气,此次进宫不同于之前,那时年幼可以装傻,如今却是一举一动需得谨小慎微,切莫惹祸上身。虽然早在自己去江南之前,便已经得见天颜,但却不能在众人面前显露半分。那时被黑衣人们带去的拐角处,等着自己的人一身玄锦,以苏绣绣着蟠螭龙纹。江南一趟,陛下交代自己的差事已经办妥,自己也可依约向陛下提一个请求,却不是今日。非但不能有半分泄露当日密约,更加不能在皇后面前太过讨喜,今日,当真是举步维艰。

这榕溪宫是皇后寝殿,素来只有各宫妃子和诰命夫人可以前来拜见。在这里召见外臣,目的显而易见,忧心忡忡着,便也顾不得欣赏宫殿之美,楚遂枫只低着头敛着步子跟在后面。盯着爹爹的步子,爹爹脚步一顿,楚遂枫便也止住了步子,爹爹屈膝而跪,楚遂枫也随之跪下,“臣楚连寻叩见陛下,娘娘。”

“公子红枫叩见陛下,皇后娘娘。”因着这是皇上所赐之封号,依例自己便该如此自称。

“起来吧。”陛下的声音在大殿内扬起,不似几月前那般雄浑有力,反而略带几分沙哑和苍老之气,精通医道的他一下便听了出来,陛下已是日薄西山,难怪太子与兴王愈发争得火热。“谢陛下。”父子二人谢恩起身。微微抬头,确保陛下和娘娘能看清自己的脸,楚遂枫恭敬伫立一侧。

“这就是寡人封的红枫公子?昔年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呢,眨眼功夫已是少年公子了,果然风姿卓越,担得起‘京城第一公子’之名呢。”皇上把经年不见的欣慰演绎得淋漓尽致,笑着指给皇后看,皇后亦由衷赞叹道:“红枫公子果真名不虚传,陛下慧眼,独独封了一位公子,如今果然是京中第一人呢。臣妾恭贺陛下识人至明。”

楚连寻忙拱手谢恩道:“犬子年少,何得陛下娘娘如此称赞?”楚遂枫亦随之躬身,以示不敢当之。

“爱卿不必多礼,枫儿也起来吧,今日特地在这榕溪宫见枫儿,就是家宴,不必当朕是皇上,只当是邻家老伯,想见见世侄吧。”皇上似乎龙颜大悦,舒声说道。楚连寻自然不敢,听闻此言甚至跪倒在地,连声道不敢。

楚遂枫也一同跪下,识礼地回话道:“回陛下,枫儿得陛下以侄儿相待,内心欣喜之至。陛下是枫儿最敬爱的世伯,却更是臣民最为崇敬的天子。君臣之礼不可逾,无论在何处何时,枫儿待陛下,必然先顾君臣之礼,后全伯侄之情。”

楚连寻被儿子这番话说得有些惶恐,陛下说伯侄或许只是客套,枫儿这般说极有可能招致祸端。龙心至深,何人能测?皇上听得此言,半晌无言,楚遂枫低着头开始反思,莫非触得圣心不悦,若真的如此,自己该当如何?

正在惶惑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手,臂上栩栩如生的明黄龙纹彰示着皇权之威。径自将他扶了起来,楚遂枫随之而起,抬头便看到那张熟悉的,饱经风霜的苍老龙颜,鬓角已然花白,额前纹路清晰,一如眉角的丝丝皱纹,装着千万沟壑,只一双龙眸,依旧精光显现,虽是和善笑着,仍旧不怒自威。

楚遂枫不能直视龙颜,忽而低下了头,皇上转头开口对着楚连寻:“爱卿,你先起来,来人,赐座。”又转头拍了拍楚遂枫的肩膀,满面慈爱:“枫儿,你既认朕是世伯,便抬起头来。你说得对,君臣之礼或不可废,可伯侄之情亦不能疏,朕自小便抱过你,如今你长大,却也不必这般敬畏,你日后得空便多来宫里走走,来陪陪朕这个老世伯。”

话语里的真诚让满宫殿的人都心里一惊,特别是皇后,陛下认他是侄儿,还许他随意进宫,这已是对郡王的优待,陛下何以对外姓之人如此?不过,这孩子既然深得圣心,必得拉拢到自己这边。楚连寻和楚遂枫都暗暗松下一口气来,还好,陛下没有生气。楚遂枫扬起温然笑意:“枫儿谢过皇伯伯,日后只要皇伯伯不嫌烦,枫儿必定多进宫陪伴皇伯伯。”

“好好好,朕今日多了个善解人意的好侄儿,哈哈哈。”皇上心神畅然,皇后心领神会,凤仪万千,笑靥如花:“恭喜陛下,有枫儿这般乖巧的侄儿。”“孩儿与云妹来得晚,不知父皇何事如此开心?”一道满含威势的清亮男声响起,约莫三十多岁,身着紫金蟒袍的男子迈步而入。楚遂枫看了一眼,无疑便是太子殿下了,太子之后,轻移莲步而入的,却是——式微!?

微儿怎会在此?虽时隔数月未见,她也半分不似往日,身着云锦华衣,配珠玉宝簪,可相顾七载,楚遂枫怎会认错她?脑子里飞速转动着,适才听太子说,云妹?妹妹?云漪公主?楚遂枫盯着式微震惊痴愣的样子转瞬就被掩藏了起来,却被皇后看在眼里,笑意不动声色地深了几分。

众宫娥內侍齐刷刷跪下,楚遂枫也被楚连寻拉了一把,回神一起跪下:“参见太子殿下,参见云漪公主。”“起来吧。”太子一挥手,便向皇上和皇后跪下,式微也一同跪下:“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祁儿,漪儿,都起来吧。这是楚相和枫儿,时隔多年,适才朕与枫儿一叙伯侄之情,正说的兴起呢。”皇上笑着边说边指了指楚连寻二人。太子忙过来,很是恭敬地躬身一礼:“祁儿见过太傅。”“殿下不必多礼。”楚连寻还礼。

楚遂枫心想,这太子还算会做人,一声太傅便只论师徒,不论君臣,生生亲近了好几分。看起来太子并不像传闻那般无能啊,却为何被兴王压得死死的,果然帝王家都是人中翘楚吧。适才被爹爹一拽,已然意识到了失态,宫中不能有半分失态,可心里还是不住想起公主那张脸,难道当真是长得相像,自己认错了?

太子说完便过来,亲切地搭上楚遂枫的肩,笑着说道:“这可就是太傅之子,传闻‘京都四大公子’之首?”楚遂枫低眉颔首:“殿下谬赞,那不过市井之人随便乱传罢了,遂枫不过无知小儿。”

“诶,怎这般客气?太傅待本宫甚为亲厚,父皇又是你世伯,那本宫便托个大,唤你一声枫弟。枫弟,本宫听闻你此前行完弱水之礼,已可定亲,如何还是无知小儿?也该考虑考虑成家立业了。”太子十分自来熟地夸夸而谈,看向楚遂枫的眼里却饱含深意。

楚遂枫笑笑,正欲回话,皇后突然轻启凤唇,对着楚连寻道:“祁儿说得对,枫儿已然弱水,可定有亲事?若是楚相顾不上替枫儿张罗,便应由陛下做主,为枫儿赐一桩好姻缘,莫要耽搁了才好。”

楚遂枫心下一凛,该来的还是来了,便听到父亲答道:“枫儿年纪尚幼,虽有大将军为长女华依冉提亲,但臣还是想让枫儿再历练历练,尚不曾定亲。”

“成婚之事尚有三载,楚相不必忧急过早,但这定亲却是等不得了。华将军之女也算艳冠京华,不过枫儿这般人中翘楚,本宫倒想横插一杠,为我这小丫头提个亲。漪儿与枫儿同年,年少流落民间,两月前才寻回,尚未定亲,枫儿既已唤陛下皇伯伯,不如亲上加亲,改作父皇如何?”皇后笑颜依旧,轻描淡写地将问题摆出,只等着他的回答。

皇上在上座笑而不语,眸光幽深不可测。楚连寻正垂首思忖应对之策,一旁的云漪公主却开口了:“母后,漪儿才刚刚回到父皇母后身边,尚不曾好好孝顺,母后怎就急着将漪儿嫁出去?况且,漪儿今日才初见红枫公子,怎好就定下亲来?”边撒娇边拉着皇后的衣袖轻摇,满面娇羞。

“公主说的是,况且小儿顽劣,恐委屈了公主金枝玉叶。”楚连寻微松一口气,垂下去的眉眼里晦暗一片。皇后却凤目斜飞,满含嗔怪地白了她一眼:“你这孩子,成亲素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由得你胡闹?况且枫儿就在这里,你你自己看看,难道不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