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四十三章 琴笛重逢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013 2017-05-15 16:42:12

  闻言,云漪看了楚遂枫一眼,四道目光恰在空中交汇,却只是短短一瞬,便都收回了眼。楚遂枫眼观口口观心面色如常,云漪公主继续扯着袖子撒娇道:“母后便宠着漪儿吧,让漪儿先与公子做朋友好不好?”

皇后似是十分无奈,一旁的皇上却突然看着楚连寻道:“漪儿自小不在身边,如今也不太好管她,爱卿莫见怪,便由她说的,让两个孩子先相处看看吧。”楚连寻自然拜服:“公主率性自然,陛下圣明。臣也觉得此举甚好。”

“好,漪儿,枫儿许久未来宫中,你替父皇,带他四处逛逛吧。”皇上开口吩咐道。

“是,父皇。”“是,谢皇伯伯。”二人一同答声,然后便一前一后出了榕溪宫。宫娥內侍皆远远的跟着,二人一路前行,默默无言,直走到御花园,四下无人处,內侍宫娥都识趣地等在远处。

云漪突然轻轻开口,熟悉的娇俏声音带着疲惫感:“师兄,数月不见,可还好?”楚遂枫也轻轻答道:“还好,微儿,你,也还好吧?”适才对视那一眼,虽只有一瞬,二人却都已明白,云漪公主,的确就是式微。

“云漪公主受尽宠爱,有求必应,自然很好,式微却一点也不好,因为担心师兄。”式微转身,直视着楚遂枫,目光里的柔情,让楚遂枫想起那个月夜,她紧张地握着自己的手时,便是这个目光。

楚遂枫也直视着她,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很想像幼时那般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却终究不能。二人对视一会儿,式微明白,他终究是不会回应自己的,心里一酸,轻声道:“皇宫隔墙有耳,并非能说话的地方,师兄等着,过几日我寻机出宫去,将这些日子的经历说与你听。你的疑问,也都会在那时揭开。”

楚遂枫了然,向后退半步,恭敬一礼:“是,公主殿下。”式微挑眉颔首,二人会心一笑。

回到府里,楚遂枫便被父亲带到了书房,四周丫鬟侍卫皆被打发了出去,只余父子二人。楚连寻轻嘬了口茶,有些疑虑,抬头问道:“你与那云漪公主可是认识?”楚遂枫想起式微眼里的复杂,深觉此事不那么简单,必然与师父脱不了干系,可父亲,竟然不知道吗?

无论如何,他都决定先对父亲瞒着些:“回父亲,枫儿初见公主,自然不相识,只是公主容颜与我一个旧友略相像,一时有些错愕罢了。”

“恩,公主今日所为,看不出是当真不想嫁你,还是在为你解围?我才有此一问,不过,倒也不太重要。此事既能先拖着,便可先与齐家议亲,过几日,我便上齐府走一趟。”楚连寻似乎并无所疑,言谈表现也都十分正常,楚遂枫觉得自己或许多虑了。

若论时间,式微当是在自己初下山不久后,便进了宫,成了公主。只是楚遂枫着实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会突然便成了公主,冒充公主可是死罪,师父究竟是为何才会如此?抑或,还有什么隐情吗?只能等到两人细细聊过后,可能才能得到答案吧。

“是,多谢父亲为孩儿忧心。”楚遂枫恭敬答道,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以至于对结亲都不大上心了。

“父子之间,何必这些客套?那奏疏我已递呈陛下,陛下看过后,大赞了几句,似乎对你很是看重。已经下令明日朝堂上议定具体方案了。”楚连寻突然想了起来,顺口提及。

“如此甚好,孩儿多谢父亲。”楚遂枫微微勾起嘴角,从市井的公子变成有实权的官员,要在朝堂崭露头角,都在此一举。

这几日,楚遂枫每日去为萱儿诊治,又日日与众公子一同把酒言欢,顺带从畅谈中知道了许多朝廷大事。

辽丹国六皇子果然被送到沪章国为质,日前已经到达京都,陛下让他暂住在京都别馆内,并无限制自由的侮辱之举。

治水之策已被采用,陛下以太子亲为治水使,另配治水团远赴河西,督治水患。

过几日便是为重回京都的嫡公主云漪补行弱水礼,陛下下旨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以示对公主的宠爱。

又过了月余,太子殿下远赴河西治患有功,得陛下大加赞扬,太子殿下又揭发出此次水患竟非天灾,而是人祸,系工部尚书刘巍在修筑御水工事时中饱私囊,方使河西十六郡遭受此番重灾。

陛下雷霆震怒,当即下旨,废其尚书之位,满门男丁抄斩,女眷流放为奴,永世不得回京都。又令工部侍郎钟司徽补任工部尚书之位。

朝堂之上风云变幻,一时间,众臣皆战战兢兢,不敢妄动。

楚遂枫倒是无事一身轻,只与众公子把酒闲聊,却将这时势看得清楚。

太子治水有功,胞妹云漪备受宠爱,那刘巍是兴王心腹,如今却被连根拔起,补任的钟司徽之子是自己的姐夫,太子太傅的女婿,既可算陛下宠幸太子的人,也可算太子对楚相的示好。陛下这一连串动作,无疑是要告诉世人,太子才是要继任君王之人,而楚相也会成为太子的后盾,莫要站错了队。

虽说如今形势大好,可楚遂枫总觉得心里不安,欲速则不达,父亲不会不懂这道理。兴王身后仍有大将军兵马在握,若不能一击制敌,这样轻易出击,极容易适得其反。

这些时日,众公子之间,以诗书礼乐相交,情谊日趋深厚,已为挚友。朝堂之上,父辈立场各不相同,但私下里,四人却亲如兄弟,心照不宣地避过朝事纷争,只对于楚遂枫所上的治水之策,都是实在佩服得紧。

白公子不知为何,这些时日总不在云水楼,不过他这地方却是永远向他们敞开的。因着不好在府内相约,四人便一直借着白公子处,相约畅谈,把酒言欢。

这日,楚遂枫正从云水楼出来,与众人告别。常成突然将他拉到了一旁,不动声色地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琴笛之约,城外竹林。”八个娟秀小楷。楚遂枫认得,那是式微的笔迹,莫不是她终于寻到了什么由头,得以出宫来了。

没有多想,吩咐常成牵马来,楚遂枫一个纵身上马,便朝着城外疾驰而去,常成在后面拼尽全力纵马而追,竟是连气都顾不上喘,就径直骑到了竹林之前。楚遂枫看着此处的这片竹林,惊奇地发现,与山中的无边竹林竟是如出一辙,难怪式微会选择此处,吩咐常成牵着马守在林外,楚遂枫独自迈步进去。

林中竹木甚为繁茂,遮天蔽日,连走路的地方都极尽窄小,楚遂枫一路左闪右躲,终于走到一片开阔地带,式微正一袭青衣男装,劲身飒爽立于空地之中。看见楚遂枫来,转头对上他,微微仰头的样子很是傲娇:“师兄看我这身男装可还俊俏,是否也能与你们‘京城四大公子’相媲美?”

楚遂枫打量几眼,目露赞赏,轻挑地戏谑张口就来:“若不知你是女儿身,只怕真当是哪家俏郎君呢?不知公子这般丰神俊逸,是要勾走多少女儿心?”式微被他说得开心,愈发挺挺胸,扬面挑眉道:“本公子要这天下女儿心。”

“那可不行,起码有一人之心已是你师兄我的了。”楚遂枫一时兴起,竟将这话脱口而出,二人一时尴尬,相顾无言。最终,还是楚遂枫率先打破僵局:“微儿,你在宫外所能停留的时间不长,你还是先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脸肃容地看着她,式微便也收敛了笑意,拉他一同坐下,将别后之事一一道来:“师兄走后,我想追过去,爹娘不许,将我在家中关了几日,后来被我装病逃了出来。本来想到京城找寻师兄,谁知一来便遇到恶霸寻事,我一个不忍,便将他收拾了一顿,谁知他竟是原工部尚书之子,买通了许多人,诬陷于我。我不忿,便到府门前击鼓鸣冤,恰遇太子前来府门,那时四周围得百姓很多,他身为太子,要得民心,听完这些便立刻替我做主,严令收拾了那个恶少。”

式微说着,楚遂枫越听眉头皱的越紧,脸上逐渐阴云密布。自己竟不知此事,敢欺负微儿,还好他已死,不然自己定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楚遂枫向来恩怨分明,虽素来与人为善,但若是伤害了他重视之人,该狠辣时却绝不会心软。

式微突然一顿,粉面含情地看着他一脸阴鸷,伸手替他抚平了紧皱的眉头,俏皮一笑道:“师兄莫生气,微儿无妨。恶人已经伏法,况且若不是他,我也见不到太子,成不了公主。说来,一切都有些太过巧合,其实,那恶霸怎会就偏挑我欺负,那时我一身男装,不会是为色,也不露财,总觉得他来得有些奇怪,甚至,有些突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