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四十四章 扑朔迷离

木槿随风 枫于越 2923 2017-05-16 18:51:18

  楚遂枫闻言,刚舒展了的神色又紧皱了起来,轻轻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宽慰道:“只要你无事便好,不必多想,微儿,你只要记住,若再有人欺负于你,为兄定不放过他。好了,说说吧,你是如何成了公主的?”楚遂枫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在逃避,有些疑惑,今日会解开,有些选择,今日就会被摆到面前。

最简单的,式微与师娘的容颜如此神似,又与师父的脾性几乎相同,如何会是皇上皇后昔年流落民间之女呢?

式微眨眨眼,目光幽然:“我一路上过来,见到许多不平之事,都会扬鞭相助。曾救过一名女子,那女子与我年纪相仿,被我从恶人手里救下后,身患重病,很快不治而亡。她临死前,托我将她安葬,以这玉佩相赠,我如她所愿,将她安然埋葬在山明水秀的地方。又从她身上得到了那枚证明我公主身份的玉佩,便是它。”

说着,式微自腰间摘下一枚明黄宝玉,精细的纹路,剔透的莹润,无疑彰显着它的珍贵,尤其是上面还镌刻有凤纹,楚遂枫接过,仔细端详了下,背面极淡地刻着——“云漪”。“这应当是云漪公主流落民间的信物,但即便如此,皇室血脉不容有失,你如何能,冒名顶替而不为人知呢?”楚遂枫将玉佩递还给她,毕竟,皇家对血脉的纯正一向是不容有失的。

“正是如此,我得到它后,本不觉得有什么,但突然收到了云卫的密信。云卫便是爹爹手下的暗卫,信上面是爹爹的笔迹,告诉了我云漪公主的几个重要特征和生平经历,然后又告诉我太子何日会出现于府门前,教我如何成为云漪公主。后来的事情似乎,便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顺理成章了,太子认出这玉佩后,我被带到皇宫,莫名其妙地经过重重调查,被确认为云漪公主。”

式微说起师父的时候,面色略微一变,目露惶然,转眸盯着楚遂枫,眸光有些复杂:“师兄,你早就知道云卫对不对?”

楚遂枫良久不语,然后沉沉点了点头,对上式微的眸子:“早在山中学艺时,我便曾与云卫打过照面,下山之时,师父又将云卫部分交托于我,只说是保护我的安全,可是,谁说他们不是师父的耳目呢?我知道此事不那么简单,因为那些云卫非比寻常,皆是死士。我曾听到,他们叫师父‘将军’。而且都对我毕恭毕敬,唤我‘少主’。”

式微目露震惊,一把抓住了楚遂枫的衣袖:“师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如父亲所愿做了公主,可那只是因为父亲说做了公主才能遇见你,才能帮到你。难道自一开始逃下山,父亲便了如指掌?一切都是父亲一手安排?可这又是为何呢?”

楚遂枫轻拍了拍她紧抓住的手,想尽力让她心情平复些,愈发柔声道:“微儿,此事的缘由我也不知,但冒充公主,必定是极凶险之事,可能会伤及性命,你怎会轻易答应?”

“因为父亲说,”式微顿了顿,又看了他一眼,目光眷恋而温柔,然后眼睑微阖,道:“父亲说,师兄你会需要我,而要帮到你,我只能成为公主。师兄不喜欢我,我是知道的,可我还是不能不喜欢你,就让我再为你做些事吧。如果师兄有危险,那我做了公主,便能替师兄挡下来。”

“微儿,你怎可如此?你这样,师兄我如何能还得起?”楚遂枫痛心,与式微自小一同长大,虽无男女之爱,亦有兄妹之情,自己立誓要保护于她,结果反倒让她为了自己陷入这无尽深渊,情何以堪。

“微儿不要师兄还。”式微孩子气地略撅起嘴,脑袋一偏,靠在楚遂枫肩上,缓缓却坚定地说道:“其实,自小我便知道爹爹那般待师兄,必定是有什么大事要你做。总是害怕师兄会有危险,会突然不见,害怕自己帮不到你,所以才勤加苦练,想着总有一日能帮到你就好了。现在,这一日总算来了,微儿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语气愈轻,已近乎呢喃,楚遂枫偏头,这小丫头竟靠着自己睡着了。

楚遂枫微微侧了点身子,好让她靠得更舒服点,再怎么样,毕竟也是个小姑娘,独自在这深宫内苑,还日日忧心自己,想来很久都没睡好觉了。

楚遂枫在心里轻叹一声,分别这三个多月,自己虽然也时常会想起这个小师妹,想起那时琴笛合奏的悠然,却不知她竟为了自己做到如此,自己又要如何,才能对得起这份情?

不过微儿出现在这里,却是将自己许久以来一直有意无意避而不谈的疑惑直接摆到了面前。楚遂枫其实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寻常世家的公子都在世家大族私塾或者名师讲学里修习,一般也只在六艺里择之一二而学。像自己这般深入山林,师父几乎文武全才,就连师娘也是身怀绝技,这样的人却甘心隐于山林,本就不正常。

何况云卫的存在和其素质之高甚至在皇室禁卫之上,却又对自己如此忠诚,此前收拾朱家父子,便是靠了云卫,才能几乎完美解决。平日里云卫只在暗处保护自己,让所有危险都消弭于无形,若有事,只需一个信号,便会出来,齐刷刷地跪在自己面前,这样的存在为何会对自己一个相府公子如此?

云卫的存在,父亲知道吗?似乎只有知道,那此前江南之事什么都不问才说得通,如果是这样,父亲与师父必定是合谋了什么,这个计划很可怕,因为它甚至涉及了皇室血脉,究竟是何事瞒着自己?楚遂枫绞尽脑汁也不曾想到,或许,是时候见师父一面了。

便这般静静坐着,时辰竟已过去一个时辰,式微靠着自己睡得香甜,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嘴角微微弯起甜蜜的弧度。楚遂枫也便任她靠着,常成中途耐不住进来,看到这般景象,惊得目瞪口呆,楚遂枫微微示意他等在外边,莫来打扰。

又过了会儿,先是睫毛动了动,然后眼睛微微眯起,式微迷糊着侧头看向楚遂枫。楚遂枫只笑着看她:“醒了?做了什么美梦?”

“师兄!你怎么,我怎么,靠着你睡着了?!”式微突然瞪大了双眼,惊了一下直接跳了起来,看着楚遂枫,发现了他肩上一小摊湿湿的,顿时一张脸红成了猴屁股,小声嘀咕着:“你怎么也不叫醒我,都流口水,弄脏了你的衣服。”

楚遂枫起身,伸了个懒腰,一脸轻松无奈地说道:“你睡得跟小猪一样,岂是我叫的醒的。”

式微闻言,脸更红了,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一双手不停绞着袖子。楚遂枫便也不再逗她了:“没事,我原也想找个僻静处好好休息会儿的,只是,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你是不是应当先回宫?”提到时间,式微看了眼天色,红晕已然染满天幕,突然紧张起来:“我是跟着御膳房送菜的一起偷溜出来的,这么晚了,可怎么回去呢?”

“无妨,我带你进宫。反正陛下准我无事便进宫陪陪他,正好今日无事,该去看看我的皇伯伯。”楚遂枫笑道。“真的?那太好了,我还担心呢。”式微果然还是个小孩心性,喜悲都走得太快,这样的她,如何能在这深宫里躲过明刀暗箭呢?

“走吧,常成在外面等着呢,我们过去吧。”楚遂枫说着,先转身往外走去。式微在背后深深地凝视着他的背影,在心里暗道:师兄,你知道么?我梦到我们成婚了,只怕是不可能了吧,,你有喜欢的女子了,微儿只要你幸福就好。

常成备好了马车,一路进了宫门都畅通无阻,一看是红枫公子,皆是恭敬让路,都没有仔细查探马车内的情况。到了内院门口,楚遂枫不便再进去,让式微独自进去,式微却突然语气艰涩地贴到他耳边来了句:“那个辽丹国皇子,进宫时微儿曾见过一面,师兄若遇到,定要小心他,他绝非善类。”

楚遂枫一惊,却还是敛住心神,轻握了握她的手,道:“莫怕,师兄会好好的,尽量不跟他接触。”式微冲他温柔一笑,便转身消失在了夜幕下的宫廷中。

常成在一旁问道:“公子,我们可是回去?”“回去干什么?本公子是来拜见皇伯伯的,去御书房吧。”楚遂枫神色淡然道,说是掩人耳目也好,不过,自己还真有话要禀明皇上。

“是,公子。”常成点头,便在前方带路。有的事,公子不说,自己便不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