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木槿随风

第二十四章 树状图?

木槿随风 枫于越 3082 2017-04-26 10:58:36

  “我不会娶她。”楚遂枫虽惊异于她竟知道此事,这分明只是两府之事,尚未传扬出去。那她为何会知道,又这般问,莫非?强压住心头瞬间涌上来的疑惑和焦灼,都等到回来再说吧。

“你,安心等我回来。”轻轻说完,楚遂枫大步上前推开房门扬长而去。心里有太多谜团和猜测,但是,一切的一切,便都等我回来,等我治好了你,再说。

房间里,木槿长吁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追问,自己怎么会突然冲动,慢慢攥紧了手中的药,嘴角慢慢上翘,心中暗道:“等你。”

缓缓独行,又想起木槿阁,心里虽然纠结难解,可楚遂枫却觉得好似抹了蜜一般甜的化不开。幼时便睿智通达的小姑娘,如今飘然若仙的木槿美人,一曲《乐动九天》不仅动了天,更动了他的心,和她相对便莫名的安定与舒服,看她受病痛折磨的面色苍白自己竟如此心疼。

想见到她,想跟她共赏春华秋菊,夏雨冬雪,可自己甚至不知她究竟是谁?绝不会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儿,否则如何掌管着京城三大楼?让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是,如此多的谜团却在看见她的一瞬都不再重要,莫非自己是喜欢上了她?

她定也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怎会关心自己是否会娶大将军之女?还有那句七年,难道她一直在等自己?这却是为何?纵然一见如故,却总也不至于一见钟情,难道自己的魅力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还有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她都清楚知道,却也是为何

楚遂枫虽然一贯自信,却还不至于自恋,所以内心难免有些疑惑,便等到回来,再找她问个清楚吧,或许,是需要好好推心置腹地聊聊。

刚拐过罗华大道的街口,在一个隐蔽的街角,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楚遂枫忽地就被团团围住。心下一惊,剑已出鞘,为首的那人却亮出一枚令牌,压低了声音道:“红枫公子,主子有请,有事与公子秘谈,还请不要声张跟我们来。”握着剑的手一下子就松开,利落地挥剑入鞘,心弦却骤然紧绷,随着那群七拐八拐,果然看到了一个背对自己的伟岸身影。

。。。。。。

再回到府中,爹爹早已下朝回来,行李也已经收拾好,与娘都在等着自己。这次,只爹娘和他三人返乡,两位姨娘留在府中,管家也留下帮忙打理家中事务。常成自然是跟着他的,还带了些丫鬟护卫,先走陆路,出京都,至渝江边上再转乘船,然后直到江南,约莫要十日左右。

吃罢饭,交代完府中大小事务,一行人便出发了。车马前脚刚走,后脚便陆陆续续有府院送礼过来,常管家只是笑着请人家喝茶,然后说老爷不在,无法自作主张,还请先带回去,心意一定会转达到的。这些都是楚连寻交代好的,老爷真是料事如神啊。

行路上,楚连寻夫妇共乘一辆马车在中间,四七个丫鬟侍女乘一辆在队尾,十多个护卫骑马,分别在马车两边护卫,楚遂枫本想骑马,却被爹爹劝阻,于是便独自乘了辆马车在最前面,常成骑马在队列之前开路。

楚遂枫独自坐在马车上,随着颠簸而摇摇晃晃,心里却百感交集。

一路走走停停,因为日子还早,所以也并不赶时间,每到一处景致之所在,便停下车马,赏玩一番,爹娘似乎都很惬意地享受着难得的休憩,楚遂枫则一头扎进附近的医馆和药房,遍地寻访名医神药,偶尔看见合眼缘的东西也会顺手买了,想回去带给她。

沪章国地处中原偏江南之地,或许是境内有许多名江大河奔流不息,城镇便也多是沿江而建,只些许之地有山峦险峻。民风自来淳朴尚文,又热情好礼,加之国富民强,所以国内多得是各种节日庆典,时常走过一处便能参与当地的盛大活动,因而楚连寻夫妇一路都醉心山水人情,本来十日的路程硬是被他们走了快二十日。

楚遂枫每每满怀期待地去拜见那些名医,最后都败兴而归,心情愈来愈沉重,爹娘却视而不见般仍旧自得其乐。

转乘船之后的第七日,楚遂枫早上起来时,发现常成已经等在一旁,见他醒来便开口道:“公子,今日午后应当就能到,老爷让公子及早做准备。”“准备?什么准备?”楚遂枫还没清醒,下意识问了句。

“自然是熟悉宗族关系和弱水之礼流程,公子可不能什么都不知道便回去呀。”常成无奈的笑道。

“弱水之礼我曾学过的,其流程和所需注意的都早已烂熟于心。只是这宗族关系倒是确实不知,楚家约莫多少人口?”楚遂枫一想起古代宗祠里那一排排供奉的排位,还有那些庞杂的人物关系,便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突然觉得像爹娘这般自小长在世家大族里,当真是极不容易的。

“回公子,阖宗九族之内共有一百八十四人。”常成不紧不慢道。

“什么?这么多人?全都要记住吗?”楚遂枫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脑袋上压了块石头般浑身无力。看到公子这副模样,常成想笑,又要强忍着,只能嘴角抽搐地一动一动。楚遂枫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即面色一沉,冷声道:“你可是故意取笑于我?”

常成立即收敛了神色,一本正经答道:“回公子,常成不敢,公子所需记住的不过是祖老爷这一脉,也就是公子的叔叔姑姑婶婶们以及堂兄堂姐们,不过几十人罢了,其余的会有人专门在一旁提醒公子。”

楚遂枫闻言暗暗松了口气,却还是忍不住瞪了常成一眼:“日后再敢说话说一半,绝不轻饶你。”“是,公子,常成知错。”常成立即低头称是,心里却一点儿也不怕,公子这些年从未责罚过自己,甚至没把自己当下人,待自己如兄弟一般,只是碍着面子外表强硬罢了,哈哈。

“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快告诉我亲族关系。”楚遂枫继续冷硬道。

“是,公子。祖老爷是老爷的父亲,也就是您的祖父,任神勇大将军,常年驻守在西北七地,所以您未曾见过。祖老爷共有三子四女,老爷是嫡长子,大老爷是庶出,在江南经商,有三子两女,祖老爷一房大部分家产都是由大老爷一房来打点的。三老爷是老爷一母同胞的兄弟,也是武将,任耀星将军,驻守东北,生有两子无女。四位姑奶奶里,只三姑奶奶是嫡出,是老爷的小妹妹,嫁与江北巡道使为妻,生有两子一女。其余三位姑奶奶都是庶出,大姑奶奶嫁与江南谢家,只生了一个女儿,其余子女都是大姑老爷妾室所生。二姑奶奶远嫁于四川刘家,生得两子一女。四姑奶奶一年前才嫁与晋中傅家,尚无所出,,,”

常成口若悬河般滔滔不绝,楚遂枫却已经一个头两个大,忙出言打断:“等一下,这才到爹爹这一辈?我们这一辈岂非人更多?”

“回公子,是的,若只将老爷们和姑奶奶们家里的嫡亲子女算一算,也已经九子七女,且不论他们还有子嗣和庶出兄弟姐妹。”常成恭敬答道,突然有点心疼少爷要记住这么多素未谋面的亲人。

“不行,单靠你这么说一遍我是记不住的,你去,给我拿纸笔来。”楚遂枫突然想起前世梳理《红楼梦》中人物时的办法。

“是,公子。”常成虽然不知道楚遂枫要干什么,还是立刻就去找了纸笔来。等都看着楚遂枫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快速画了一个图出来,从祖老爷开始分,然后分七条线,分别是三位老爷,四位姑奶奶,然后。。。

“公子,这办法可真是好,看得一目了然呢。出发前我可是足足背了三天才记得的。”常成眼前一亮地看着面前复杂又简单的图表,忍不住赞叹道。

“那当然,本公子是谁,岂会这般轻易被难住。”楚遂枫无比自豪的看着眼前清晰地树状图,又加了几笔备注,“你再说说我那些堂兄弟姐妹吧。”

“是,公子,大老爷家。。。”常成继续说,楚遂枫便边听边写,不一会儿竟然就把宗族写得一目了然。

楚连寻和楚云氏在窗外偷偷看了一眼,便相视一笑,一同离去了。

“老爷,枫儿真是聪慧,好像什么事都难不住他。”楚云氏望着丈夫,目中柔光似水。

“枫儿是聪明,寻常事都处理的游刃有余,甚至很是老成。只是自古少年难过情关,枫儿也不例外呀。”楚连寻看着茫茫江水,目露忧虑。

“老爷是说,枫儿有了喜欢的女子?我之前问他,看他的样子还不曾有呀。”楚云氏惊讶。

“此前我以大将军之女试探,枫儿竟然直接拒绝,还有圣旨来那日,在府中曾听到一段琴笛合奏,随后枫儿便独自跑了出去,连常CD没带。出发那日也是,听下人说也是一早便独自出门。”楚连寻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楚云氏心领神会,这般看来,八成是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