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原来一直都在你身旁

第三章

原来一直都在你身旁 小白菜炖豆腐 3744 2017-04-23 17:15:33

  乔家一家人原本以为害乔淼昏倒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的血,因为乔淼晕血,可乔淼这一晕就是一整夜加一大半天,而且丝毫要苏醒的迹象。更令乔家人感到事情不妙的是,这会子,乔淼身上开始发烧,额头上不知是被磕得还是发烧烧得,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奇怪图腾。乔爷乔奶这下慌了神了,匆匆忙忙去请了了然大师。看着乔爷乔奶着急忙慌的,了然也火急火燎地一路小跑赶了过来,别看了然平日里是酒肉穿肠过佛祖留心中,但耐不住人家了然有一副衣冠楚楚世外高僧的皮囊,所以此刻严肃起来的了然竟让人生出一种这人很靠谱的错觉。

了然来到乔淼身边,入眼便看的了乔淼额间的血色图腾,惊讶的神色在他脸上渐渐升起。他迅速收起惊讶之色继而面不红心不跳地说道:“乔小施主这是种了赤腾毒了,许是这山中虫蚁走兽众多,乔小施主在接触这些动物时不小心沾上了赤腾花的毒,众施主不必担心,待贫僧去师傅的寺庙取回赤腾花毒解药给乔小施主服用即可”听到了然如此一番说辞,乔家人都不约而同长舒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心都重新装回了肚子里。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说完这么一番话后,了然也长舒了一口气,他心想着自己这撒谎不打草稿的本事真是愈发的炉火纯青了。

此刻姬言煜站在落地窗前凝望着远方,说“淼儿,你在哪里?”

姬言煜抬起手,“砰”书房的花梨木大门瞬间打开,霸道的气流连同来人也逼退了好几米。

了然站起身,整理了一番自己有些乱的僧袍,施施然走进了书房“我说王,要不是我躲得快,现在估计已经伤胳膊断腿儿了,您这是哪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姬言煜抬头看着了然走进,面上带着千年不变的春风化雨般的笑容,缓缓道:“鬼鬼祟祟,下次我会送你直接去见你们佛祖,你尽可以试试。”

了然当即就怂了,笑嘻嘻地说道:“这不是有些个年头没有来拜见我王了嘛,总归得好好整理一番仪容才好,所以就在门口耽搁了些,怎么在您这儿就成了鬼鬼祟祟。”他说完不忘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大白牙。

“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姬言煜依旧保持先前的表情,赤眸无波无澜地看着了然。

了然嘴角抽了抽,悠悠地道:“冷幽山上我的一个还愿者额间出现了了狼族和血族烙印礼的图腾,但他居然是……”了然的话还没说完,座椅上已经不见了姬言煜的身影。

了然望着姬言煜消失的方向,只见随风飘起的落地窗帘和缓缓落下的薰衣草花瓣,他勾起嘴角,浅浅一笑。

乔爷乔奶担心他们的宝贝金孙因为那什么赤腾花毒万一留下个后遗症就不好了,于是老两口儿就坐在冷幽寺寺门口,巴巴地等着了然和他那师傅归来,那眼神,那表情,像极了小娘子等他的夫君,真真是忘川秋水。所以当姬言煜的车出现在冷幽寺前时,乔爷乔奶就相互搀扶一路小跑,在姬言煜还没下车之前就来到了车门处。

姬言煜走下车,疑惑地打量着面前过分热情的两位老人,还未待到他开口说话,乔爷乔奶就一人一只胳膊,愣是架着他小步快走进了冷幽寺,一边走,乔奶还一边念叨,“对了对了,看你这长相这打扮,一定就是了然师傅的师傅了,来,快走快走,去瞧瞧我的淼儿。”姬言煜刚刚还在纳闷,他的长相怎么了,打扮又怎么了,为了不太引人注意,他特意掩去了赤瞳,穿上了件普通的风衣,只是这银色长发还没来得及处理,但当他听到老人口中的淼儿后就立即安定下来,“原来他们是淼儿的亲人”姬言煜在心中得出结论。

就这样姬言煜被乔爷乔奶一路架着来到了乔淼在的禅房门前,他微笑着对乔爷乔奶道:“一会儿我要为乔淼祛毒,不能有人打扰,还请……”不等姬言煜说完,乔奶就亮出了她的河东狮吼,“景之(乔爸乔景之),七儿(乔妈姚七儿),赫赫你们先都出来,了然师傅的的师傅要为淼儿祛毒”,乔奶吼完不忘问姬言煜一句:“小师傅,该怎么称呼?”姬言煜眯起眼睛,浅笑道:“我并不是出家人,我姓姬,名言煜。”姬言煜的话刚说完,就听见他们身后,突然出现的了然气喘吁吁地道:“你怎么不等等贫僧,也好让贫僧搭个顺风车嘛。”了然边说边喘,开始众人皆是一愣,随即又都自动忽略了他。乔奶道:“小姬呀,他们都出来了,你快进去给淼儿祛毒吧”听到乔奶如此称呼他们敬仰的王,了然正在喘着粗气的嘴巴狠狠抽了抽。

打开禅房的竹门,姬言煜缓缓走了进去。

入眼便是这幅光景,床上的乔淼紧紧地闭着眼睛,眉头轻轻皱着,因为额头上火红色图腾的缘故,使他整张脸都红扑扑的。姬言煜静静地看着这他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人儿,这次他终于可以看清他的样子了,姬言煜眼波温柔,他细细端详面前的少年,如若珍宝,少年有着一张细腻乖巧的脸庞,骨骼纤细但是并不柔弱,微皱着的眉毛很是浓密,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他的鼻子有些小但好在很翘,轻抿着的唇瓣薄薄的也很漂亮。这么一张脸,有着小男子汉的英气也有着女儿家的秀气,可谓雌雄莫辩。

姬言煜久久望着面前的人儿,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眉眼额头以及那血色的图腾,良久,他缓缓地说道“我命定的人儿,我终于等到了你”说完姬言煜慢慢低头,轻轻吻上了面前人儿的唇。

窗外,已过正午的太阳此刻终于从云朵后面探出身,阳光透过窗棂静静洒向屋内,柔柔的,暖暖的。

乔淼在梦中感觉到他邻居家的大金毛在舔他,一下一下的,可温柔了,可不一会儿他就尝到了一股血腥味,接着乔淼感觉自己舌头被金毛咬了一口,有些疼,血腥味也更浓了,但是他感觉自己被金毛舔得很舒服,很舒服,舒服的他在梦中都睡着了。

“这是噩梦的开始,亲爱的狼王,你准备好了吗?”凉凉的笑,冷冷的眸。

乔淼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夜晚稍微变的爽朗的风儿吹动着禅房外的几棵竹子,发出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屋里已经点起了零星几支蜡烛,乔淼皱皱眉头,哼哼了两声,慢吞吞的睁开了眼睛,他感觉额头有些疼,伸手去摸了两把,“嘶”更疼了,“我就知道来了然神棍这里没什么好事”摸着自己头上摔的伤,乔淼有些愤愤的说道。

“你醒了”温柔磁性的声音传来。

乔淼感觉这声音很好听,很熟悉,但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听过,在脑中搜索一番无果后,他挠挠头,坐起身。

“美人”看到姬言煜的第一眼,乔淼的大脑在他有限的知识储备中精准无比的挑中了这两个字。美人有着一头顺滑的银色长发,几缕头发散落在肩头,余下的用一条紫色的发带松松垮垮的束着。他的五官精致而立体,脸庞棱角分明但又不显得冷硬,左耳上有一枚发着漂亮蓝光的小小耳环,他微笑着,那微微上扬的唇角使他那原本就不多的人间烟火气更少了几分。

姬言煜见乔淼醒来,朝他缓缓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乔淼的额头,此刻乔淼额头已经不烫了,血色的图腾也消失不见了。乔淼有些呆呆的看着姬言煜,大脑中的面粉和水被姬言煜搅成了浆糊。

姬言煜望着乔淼不正常的瞳色,语气无波无澜地说道:“你之前上山时中毒了,现在余毒尚未完全清除,所以你的眼睛还是红色的。”说着姬言煜将手里寺庙里唯一的一面铜镜递给了乔淼。

听到此乔淼回神了,但在关心自己健康和调戏美人之间,一向贪恋美色的乔少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后者。只见他痞痞一笑,摸了摸自己在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茬,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一向身体强健,这么一点小毒还伤不到我,美人不必为我担心。”说完乔淼还有意没意地举了举自我感觉肌肉蛮多看上去蛮结实的胳膊,乔淼接着道:“美人还不知道我名字吧,我叫乔淼”

姬言煜:“我知道”

乔淼:“我家有七口人,我在孙子辈排行老大,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乔梓赫”

姬言煜:“嗯,所以”

乔淼感觉美人不按套路出牌,他很温柔很温柔,温柔地乔淼感觉自己的撩汉掌法都打到了棉花上,没效果。他有些受挫地道“所以美人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呀”

姬言煜:“我是姬言煜”

乔淼托着腮帮子耐心地等着姬言煜的下文,可是一分钟过去了,姬言煜没有开口说话,两分钟过去了,姬言煜还没有开口说话,三分钟过去了,姬言煜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乔淼嘴角抽了抽,任命的拿起了铜镜,准备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但当看到自己眼睛的一瞬姬言煜的手就剧烈地一哆嗦,铜镜就掉地上了,“是不是这镜子有问题,我眼睛怎么不像得了红眼病。”乔淼语气有些颤地问道。

姬言煜微微笑道:“我可没说淼儿得了红眼病。”

乔淼有些气急败坏地指控道:“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眼睛不对我中毒这么严重,眼睛都变成血红色了。”

姬言煜表情颇为无辜,微笑道:“淼儿可没有问我”

乔淼:“……”

姬言煜:“淼儿体内的余毒已经所剩无几,瞳色不正常只是后遗症,过段时间自然会恢复正常。”

闻言乔淼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好,本小爷还是命硬的,看来乔淼这名字果然能罩着本小爷”

这时禅房的门打开了,乔妈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乔淼,有些个恨铁不成钢的将粥碗塞到了他手中,道“你说说,怎么还个愿就还成这样了呢,不但摔伤了中毒了,还留了这么个后遗症,你说以后要怎么娶媳妇呀”说完乔妈开始深深地为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担忧了起来。

听完乔妈说的话,乔淼自觉多解释无益,于是开始埋头苦吃。姬言煜目光悠悠地看着吃相不是十分优雅的乔淼,没有说话。乔妈看着自己儿子这幅形容,感觉更加忧愁了。终于看不下去的乔妈别过头,对着姬言煜满含感激的说:“小姬呀,这次多亏了你,阿姨一家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了。”

姬言煜面带微笑说道:“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应该做的,怎么是应该做的呢,乔淼心中充满疑问,但他又转念一想,自己摔倒中毒好像都是因为了然那神棍,身为了然的师傅,为自己治毒好像的确是美人应该做的。

乔妈见到面前年轻人如此乐于助人,助完人如此谦虚,如此不求回报,心中对他愈发的喜欢,便也愈发觉得自己儿子修养不足。

小白菜炖豆腐

新人求包养,求包养,求包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