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原来一直都在你身旁

第四章

原来一直都在你身旁 小白菜炖豆腐 2766 2017-04-23 19:40:45

  禅房内,了然盘腿坐在一块蒲团上,背对着竹门,面对着桌子,桌子正前方是一座很是富态的弥勒佛像。此刻了然没有在誊写经文也没有在打坐思悟,端端庄庄坐在桌前他在啃鸡腿,没错,他在啃鸡腿,而且啃的满嘴流油。

一阵疾风吹开了禅房的竹门,也吓掉了了然的鸡腿。了然站起身颇为幽怨的望着来人,还未等他开口抱怨两句,就感觉自己脖子被人隔空勒住,双脚也缓缓离开了一面,他感到一阵剧烈的的窒息感,艰难地开口“王”

姬言煜缓缓走进禅房,微笑着,眼中盛放的却是寒冷的冰原,他缓缓合拢手指,说道:“你早就知道”

纵使平时吊儿郎当如了然,此刻面对越来越逼近的死亡的气息也难得严肃起来,他艰难的开口道“我之前并不知道,不知道他就是王一直在等的人,真的不知……”

“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姬言煜说道,语气温柔,仿佛现在正在施暴的人不是他一般。

“属下不敢”了然再次艰难地张口。

伴随着姬言煜缓缓松开手,了然踉跄着站回了地面,用手支着桌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姬言煜:“说吧”

了然:“我相信王一定发现了乔淼魂魄并不齐全,而是缺少一魂。之前他小的时候来冷幽寺时我发现他丢了一魂一魄,咳咳咳咳。”说到这,了然又一阵咳嗽,“我就施咒帮他找回了一魄,但是那丢失的一魂却怎么也找不回来,我就想着这孩子先天不足体质较弱或许是时机还不成熟,所以归魂咒对他不起作用,于是我就同他立下了十八周岁还愿之约,希望借着还愿之名可以找回他的遗失之魂。您知道的冷幽山是历任王魂归之所,但凡来还愿之人都需得独自登上山顶,对着魂愿碑行礼以示虔诚。属下确实不知乔淼的身份更不知为何他会在山顶触发烙印之礼。”

姬言煜赤色的眸子斜斜的瞟了一眼了然,道“你不知,很好”姬言煜的语气依旧温柔,只是越来越妖艳的笑容暴露出了他的愤怒,他缓缓道“本王来替你解惑,因为魂愿碑里被某些人封印了我的命缘石。”说完姬言煜便是凌空一掌,结结实实地劈在了了然的胸口,他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其实以了然的身手,姬言煜这霸道的一掌他即使躲不过但至少也不会如此完完全全地生受下,只是不知为什么,在听到姬言煜的话后,他的脸色变得惨白反应也跟着迟钝了起来。

了然闷哼了两声,嘴角溢出一道鲜血,他有些苦涩的一笑,道:“守护冷幽山是属下的职责,但我不知为何王的命缘石会被封印在此处”

姬言煜凉凉的开口道:“我姑且不追究你的失职之责,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施咒将淼儿遗失的一魄寻回,否则,你知道后果”

了然慢慢爬起身道:“属下遵命”

姬言煜缓缓走了出去,禅房里只留了然在目无焦距的凝望霜华夜色。

第二日早晨,乔淼生生被饿醒了,因为昨个昏迷了许久,乔妈担心他一下就吃饱对肠胃不好,所以晚上他醒来时只许他了一碗清淡的稀粥。乔淼坐起身,抬眼便看到了正温柔望着自己的姬言煜,想起昨晚自己没出息的行为,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已经不是顺民的头发,说道“美人起得好早哇,来找我是给我祛毒吗?能不能过一会再开始,我饿了”他边说边摸摸自己肚皮,发现---瘪了。

姬言煜失笑的望着乔淼,缓声说道:“先去吃饭吧,祛毒不着急”说完拿起桌上的茶杯,为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悠悠地看着捣鼓床铺的乔淼。

早饭桌上,乔淼被自己家人盯得头皮发麻,他没好气的说道:“不就像得了个比较严重的红眼病嘛,至于想看怪物一样瞅着我嘛”乔梓赫看着乔淼异常的过分的瞳色,目光中溢着满满的疑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但嘴里吐出的句子却还是将乔淼气的难受,“我看你不知是嫉妒谁嫉妒得很了,眼睛都红成兔子眼了。”乔淼听着这气人的话,冲着乔梓赫就是一记白眼。平日里乔爸就最看不得两个儿子不规矩了,今日他们当着自己的面还不老实,乔爸顿时感觉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于是他语气不善地道:“俩崽子你们给我规矩点儿,好好吃早饭。”闻言乔淼乔梓赫互瞪了一眼,闷闷地开始扒饭。

一顿早饭在寂静中用完,期间乔爷乔奶还有乔妈都异常安静,乔淼感觉有些奇怪,还没等他开口问话,乔爸就耷拉着个脸子说道:“淼儿,你身上的毒还没有祛干净,了然让你先跟着他师傅一段时间顺便治一治你那红眼的后遗症”

原来如此,爷爷奶奶他们这舍不得自己呢,乔淼在心中这么想着,感觉自己很幸福,很幸福,顺带瞧着乔梓赫都顺眼了不少。

乔淼开口道“你们放心吧,美人说我没有太大问题了,我会没事的。”乔淼说完望了一眼全家人,感觉如果自己现在继续待在这儿,乔家人估计会上演易水送别霸王别姬这种类型的催泪大剧,所以他果断小步快走回了自己住的禅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和他的美人私奔。

半小时后,乔淼坐在姬言煜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托着腮帮子,一脸痴呆的瞧着美人的俊颜。

“美人,你是亚洲人吗?”乔淼的话刚刚问完,还未待姬言煜回答,他又自己分析道:“不对不对,你不是亚洲人,因为你的五官不像,反而更像西方人,可为什么你的中文好棒?”

这次乔淼给姬言煜留出了时间回答。“因为聪明”姬言煜笑着说道。

好吧,从昨天到今天的相处,乔淼发现美人不是很会聊天,终结对话的本事倒是杠杠的,他想要不是自己是一个话痨,他们可能会相处的十分尴尬。

望着姬言煜紫色发带微微拢起的银白色长发,巧妙又开口道:“美人,你的头发为什么是银白色的呢?”

“不好看吗?”姬言煜不答反问道。

乔淼:“没有,我觉得很好看,你是染的吗?”

姬言煜嘴角勾了勾道:“天生的”

“哦哦,那肯定是家族遗传的发色,美人,你们家谁的头发颜色和你一样呢?先别说,先别说,我猜猜,是令尊,不对,不对,老人都说,生女儿就长得像父亲,生儿子就长得像母亲,所以是令堂的头发是银色的”乔淼说完感觉自己分析地逻辑合理条理清晰,一定是正确的,所以他满脸期待的望着姬言煜。

“刚好相反”姬言煜笑着道。

闻言乔淼撇了撇嘴巴,感觉老人的话愈发不可信了。但是这谜之尴尬并没有打击到乔淼分毫,他的话痨之魂依旧在熊熊燃烧着。

“美人,你家有几口人呀”

“三口”

“那你是没有兄弟姐妹的了,没人和你一起长大你不孤独吗”

“不孤独”

“哦,那你家有养宠物吗?我邻居家养了一只大金毛,很帅气”

“我养了一只哈士奇”

“哈士奇,那狗很笨的,不是很好养吧”

“还好”

“……”

“……”

冷幽山颠上,一抹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迎风站立,山上不算温柔的风儿将他的衣帽吹得飒飒作响,他望着姬言煜车子的方向,一动不动。

乔家人没想到乔淼会一声不吭地离开,发现后也只有无可奈何的份了,所以他们拾掇拾掇也打道回府了。

乔家是做酒店生意的,在S市也算是小有名气,其实相比于酒店的名气,乔家老爸的名气更大一些,因为乔爸是远近闻名的财迷加铁公鸡,所以乔爸在冷幽寺的这几日过得那叫一个心神不宁,只要一想到这几日自己没能赚到的钱,乔爸的心就在滴血,所以回家的路上乔爸一直在骂自己儿子乔淼,骂他非但败家还不孝顺,竟然就这么偷偷溜了,可惜了他之前为乔淼流露出来的那一丝丝不舍之情。此刻正在姬言煜车中滔滔不绝的乔淼狠狠打了两个喷嚏,心想自己这身子骨是愈发娇弱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又感冒了呢。

小白菜炖豆腐

无人问津呢,有些小委屈,但是我会加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