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4、相遇就是很简单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Blue嗨 3030 2017-04-12 11:45:30

  在陌生的城市睡着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很早,陌葵就起床了,昨天舅妈专门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意思就是舅舅太忙,没有太多的时间送她上学。并且自己还专门带她熟悉了上学的路。陌葵倒也喜欢这样,比起坐轿车,骑自行车到是她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其实她更明白舅妈的意思,有钱人的生活是高攀不起的,要强的她怎么会听不出来呢?好在路不是很绕,陌葵也能顺利到达学校。毕竟自己智商还是可以的。

这个时候的大城市都还在安静中,学校的自动门仅仅关闭。

“在这个学校,从来没见过来的这么早的学生哩!”门卫大叔到是有些吃惊。她点了点头,陌葵总是这样示意陌生人,腼腆又有些担心。她羡慕那些能大方说出“早上好”的女孩子。想到这,陌葵也觉得自己可笑,连这个都羡慕别人。为了保护自己,陌葵总是将美好的事物视为徒劳的梦境。省的会因为不经意的失去而失落。

来到这个班级,高三(7)班,看到班级的门口公布的名单,她看见自己的名字果然与其他的名字格格不入。作为转学生手写的名字就是证明。告诉每一个学生她是转学生。她走近的教室,她依旧找了教室的靠窗最后一个位置。和她的性格也很符合。安静,不受人关注,她很满意她是第一个挑选座位的人。这一点陌葵还是庆幸的。她打开在小镇二手世界淘来的mp3,开始听歌,这里面歌曲不多,但都是她最喜欢的。陆陆续续教室进来许多人,没有一个人关注她。第一节课,班主任就点了几次名,陌葵认真看着书,时不时看着林阴小道,也不知道会不会在千年的梦里与你擦肩而过。和所有忧郁的诗人一样,陌葵的感情是如此的细腻。和所有的女孩一样,喜欢一个人的笑时,是那么措手不及。小心翼翼即可。

“哇,哇哇”这尖叫声有男有女,打断了陌葵的思绪,她转过脸来,不知是吃惊还是欢喜,她又立马低下头来,是他,原来相遇其实很简单。有些欣喜。

“哎,路小炎,这里”

陌葵知道说话的男生,他早上是第一个来的男生,这个男生就是在校门口肆无忌惮索要钱财的男生。他进入教室时还被陌葵吓了一跳,似乎是陌葵来的的太早。在他眼里勤学苦练的人太少。他还打量了陌葵。“嗨,小妞。”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让陌葵很不欢喜。

“来,哥们,位置给你留了。”看来每个人的生命中也会有吊儿郎当的人陪衬。才会有对比,美丽的人会更美丽,悲伤地人会更明显显出。其实他叫路炎胤,由于名字难写,渐渐地大家都叫他“路小炎。”

“待会下课,陌葵到我办公室”班主任在临近下课时说了一句。

到了此刻,从昨天到现在,原来自己在奔向你的路上。

班主任的语气十分要好,她提到了我的舅妈以及她对我的“照顾”也许是想让我传达吧!具体传达什么,陌葵很清楚,无端的忧愁总是在她寄人篱下悲伤的心上蔓延。渺小又卑微。陌葵思绪万千走着,就这样走着,走廊里的男女生吸引陌葵的注意,女生温柔可人,娴静俊俏,长长的头发随着微风在空中吹佛。“咣”陌葵还没来得及低下头就撞上了玻璃门。她赶紧对这走廊里的两个人低头示意,表示对不起,然后立即走开。是的,那个男生就是路小炎。在仓促之中,陌葵的举动显得可笑极了。

每天来到教室,总是先打开窗户,呼吸空气,尽情的呼吸,等到大家陆续来到教室,陌葵不是对着窗口发呆,就是拼命地做题,没有人注意到她,最多时就是陌葵解出一道又一道难题,班里一阵唏嘘,然后又云消雾散。对于如此用功的陌葵他们却还是想不通的。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有“保送”国外留学的名额么?

在无人关心的学校里,陌葵整个九月平静又会慌乱。

每次望向窗外看见他从球场过来时,无端的欣喜,也无端的慌乱。从来相遇也不敢打招呼。想要做到心无旁骛,还是有一点点困难,不过能做到。陌葵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这样除了勇气也有外在因素,例如他太优秀,越优秀就显得自己渺小。陌葵是明白的,自不量力会让自己平安度过这年,然后毕业,不在相逢。理性在陌葵这里还是有足够的分量。

陌葵唯一的朋友是李多夏,这个女孩是她在开学第一天,第一个发现她没有饭卡,帮她解决午饭的人。多夏扎着常常的马尾,她的头发有些自来卷,白皙的皮肤,弯弯眉毛,浓而黑睫毛,精灵般的眼睛眼睛,完美的镶嵌瓜子脸上,看着都是一种欣赏。多夏与其他女生不一样,没有娇气,恬静里有活泼,性格爽快是必要的。陌葵很感谢她。这应该是陌葵平生第一个朋友。多夏的性格与她相反,爱笑,大方。她就是滂沱大雨后,天际的彩虹。而自己就是小心生活在沙漠上的仙人掌。

整个九月,陌葵知道这个人叫路小炎。总是在下午的活动课去操场打篮球,然后会有一大堆女生为之尖叫的男生,陌葵曾在体育课上见识他的风采,当然,她只是远远的坐在安静的地方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她也有自己细腻的心思,会时不时偷看篮球场,瞥过那么多人,总是一眼看见他。陌葵盼望的也就是在一瞬间能将自己渺小的心放大。而这些除了自己,没人知道。

九月份,也是向日葵丰收的季节,陌葵请了几天假,因为她要回家帮助爷爷奶奶收成。陌葵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多夏说了几句就回家了。回家的路途时颠簸的。陌葵到了家就带上了草帽,拿起了镰刀,匆匆走到了葵地。爷爷奶奶看到陌葵回来又吃惊又欢喜,更多的是担心,会不会耽误学习。整个葵地里都是劳动的味道。

“陌葵,你怎么回来了,我们忙的过来”爷爷此时汗流浃背,时不时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

“想家了”陌葵没有多说一句,或许这个答案也会让老人没有理由的让她回学校。

爷孙三个,在地里将向日葵砍下。收成向日葵是件麻烦的事,用人工割盘的,收获后,要在场院里摊晒、人工敲打脱粒、才能算完成。陌葵多做,老人就少做。这个时候其他人家几乎都开始晒了,而陌葵家还在割盘。陌葵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动也不想动。

来家第二天了,爷爷却着急了“你快回校吧,我和你奶奶能应付过来。”

陌葵说,明天就回去。

村庄都入睡了,连“旺财”都睡了。这时,陌葵起了床,大口大口的喝水,独自在深夜拿着镰刀去葵地里,她要干完才甘心回去。这个世上就有一种倔强的女孩。

月光深深,今夜的陌葵多的是倔强,在漫天星辰下的葵地里,她不断的挥着镰刀。

月亮也不愿收敛光芒,它怕这个女孩感受不到它的温柔。

清晨,身上的重担落下了,爷爷奶奶都流下了眼泪。拖着满是水泡的手,陌葵在上午的课快要结束时到了学校。

满是疲惫的陌葵走近教室。老师正在上课,没有人会在意,大家都忙于“学习”。不是在一瞬间就能躲避别人的眼神,何况是路小炎。她和他的眼神交汇了。那是什么的眼神,很难读懂。陌葵立即闪躲,快步走到座位,她知道,他的眼神里不一定是她。没人会去在乎这个女孩这几天干了什么?是的是如此的不出众。

劳累了一夜的陌葵最终在课堂上睡着了,老师也能看出陌葵的疲惫,并没有叫醒她。比起捣乱的学生,她还是比较受老师欢迎的。

下课后,多夏将最近老师讲的重点给了陌葵。陌葵实在太累了。累的没有精力去吃饭。

满手的水泡在疼也没有劳累来的快,陌葵睡了整整一个午休。

谁会去打听为什么回家,回家干什么,回来怎么累成这样。除了多夏知道,班里人看几次陌葵坐轿车来上学,都认为她过着公主般的生活。也会有人巴结她,可是陌葵都是不予理睬,让人顿时有距离感。渐渐地,班里有了些流言蜚语,陌葵没有解释、没有理会。这种距离感就是有钱人的高高在上。只有她自己明白寄人篱下的自卑感是这些正真的小姐少爷不能理解的。在他们眼里陌葵是狂妄。在多夏和自己眼里,自己是孤单和谦卑。所以陌葵与班级的同学相处的不是很愉快。她都不知道愉快是什么,只是觉得时光过于冷清。自己又不被人理解。可是这种理解也要自己去阐述。麻烦罢了。说出来又会不会成为更多人眼中的小丑呢?还是沉默好。陌葵就是这样一个人,欢乐别人看不出。悲伤别人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