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20、请,尊重我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Blue嗨 2267 2017-04-17 10:08:16

  陌葵放下电话,有些生气。

“怎么了?”多夏坐在沙发上涂抹着指甲,看着陌葵问道。

“没怎么,睡吧!”陌葵的语言总是简练,多夏就没有细问,她不想说,逼迫也没有用。

第二天陌葵早早地来到了公司,终于等来了路小炎,身后跟着顾美,“这是我犒劳大家的,人人都有份。”说完随从的秘书给每个人都发了早点。

“哇,这个排队都要好久。”公司的职员都很兴奋,吃到这样的早点万分满足。

顾美当然看到了陌葵,“陌葵,这个给你,这是我特地买的。”随后大家一阵鼓掌与感动。接着,顾美挽着路小炎的胳膊进了办公室。顾美其实故意的,她必须让她看见,让陌葵有自知之明,高傲的是富家小姐不知人间疾苦的姿态。可是陌葵从未想要去争取什么。

“你看,路总的未婚妻不仅美丽,还善解人意!真是郎才女貌。”公司员工对这个未来的夫人都是赞许的目光,陌葵并没有吃。等顾美离开办公司后,陌葵冲进了办公室。

“为什么你每次进来都不敲门,这是在国外学的礼貌么?”路小炎放下资料看着陌葵。

“你和我谈礼貌,那我要和你谈谈什么叫尊重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你撤销我回新西兰的申请书?我该不属于你的管辖吧,我是研究部直接管辖的,你凭什么?”陌葵瞪着路小炎。

路小炎没有说话,点了点头,意思你继续说,“你为什么不懂尊重人,我不会顾及你是老板,就会留在这里。你等着瞧。”陌葵摔门而去。她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是在报复她,想要摧毁她的一切。其实她不是不想留在国内,只是她想借回去的理由,好开始重新开始工作生涯,她自己研究的一个课题在国外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然后自立门户。

和国外研究所联系很失望,斯·大卫也没有办法,意思是想叫陌葵呆段时间,到时候安排。原来他已经把她逼近死胡同里了。她在等,等机会,可是他却一把将这个机会毁了,毫不尊重的毁了。那么她在国外付出的努力都白费了,她在国外度过的艰苦岁月,而他只管倒在温柔乡了,然后再轻易的毁了她最后的道路。

“陌小姐,你还不走么?”很快下班了,大家纷纷离开

“等一会,我把这个数据分析好就走,你先走吧!”其实陌葵才不是分析数据,她要等公司的人都走了,然后冲进办公室,声色俱厉的批评路小炎,最后甩他一封辞职信。即使自己回不了国外,以她的资历,在国内不少有名的企业进去是不难得。

办公室里安静极了,本来风风火火的打算却在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改变了,路小炎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下巴多了一些胡渣,多了些男人味道。陌葵从来不知道路小炎的来头,直到上次相遇,才发现对他是如此的不了解,只知道地位悬殊,却没想到悬殊那么大!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察觉到。陌葵悄悄地来到路小炎的面前,仿佛回到学生时代。

陌葵总是在某个时刻,从余光中看到路小炎对着自己睡觉的样子,风一吹,吹开了他遮挡在脸上的试卷,接着周围都静默了。阳光在幽绿的叶子上晃动,晃到他的脸上,皱了皱眉,陌葵赶紧用书遮住自己的脸,生怕他醒来看见。路小炎转了过去,却笑了。而这些陌葵却不知道,路小炎隔着试卷看她,这阵风刮得他措手不及,于是他瞬间闭眼。隐约的缝隙中,看到偷偷看自己的陌葵,心里甚是欢喜。原来她也偷偷看自己。什么时候不重要了,这一刻他明白了。路小炎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陌葵,陌葵突然愣住了,又觉得不好意思,顿了顿神说:“这是我的辞职信,我想这是正常手续,希望你批准。”路小炎坐了起来,“你就那么想离开?那么急切。”陌葵没有说话,她有自己的人生,她只想过自己的人生,平淡的度过。路小炎走到陌葵面前,淡淡的香水味使这个男人魅力更加放大了。

“我不愿意。”路小炎回答的直截了当。

“凭什么?”

“没有凭什么,就是不想轻易放过你,因为你欠我的。”

“我不记得我欠你什么?就算欠了,对不起,你去找曾经的我,让她去还!!”

路小炎没有说话,恶狠狠看着陌葵,“我不信,你从来没有想过我!!”

“路总,我只想平淡过完人生,不想有任何涟漪,不想为自己担心,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们的高度不同,想的问题也不同,你只要批准就行了。万分感谢。”

“你为什么说的那么潇洒?”路小炎抓起了陌葵的手,放在胸膛,“这里有口气,出不来,进不去,因为这里有个肉瘤,就是你!你为何说的那么轻松,过的也很潇洒,潇洒的能接受任何人!”

陌葵没有做声,或许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

震惊和忧伤从陌葵的心上交错而过,始料未及“是的,我就是潇洒,要不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你自己都知道,我怎么做我们都是不可能的,在几年前我们就结束的很彻底。路总,我想你是明白人!”陌葵挣开他的手,刚想转身离去,“陌葵,我想你,为什么只要想到你,我就会窒息。时间跑的越快,对你的冲动也越大,想见你。”

“我们太多的不同,不可能的事,不管多久它还是不可能,收住吧,各自都会好过!”

“我好过不起来!!!”路小炎吼道,这个女人那么不近人情,连可怜他的心思都没有。

说完陌葵离开了办公室,出了办公室,下一秒陌葵就立马躲到洗手间,低声的哭了起来。时间再无情,有的也改变不了的。纵使她爱他,可是说出来就是负担,她宁愿一个人默默背负,让他成为潇洒的那个人。她便心满意足。

是的,凡多情者都有无情时刻,有时负人,有时负己。陌葵是这样,负他也罢,负自己也罢,都是为他好。不管是一时一刻,还是一生一世,她只想让他走该是自己走的路。这一点她不该算是无情的。

路小炎清楚的很,他这几年不像自己,活着。只想在下次春风吹来时,便归来。可是这些美好的情话不适合陌葵和路小炎。说“收住”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如果早就能收住,他也不会再她离开后,去找她,看见她与别人亲昵,然后自己在雨中离开。恨过还是爱!所以,他要找出一个办法,让他们真正的在一起,让她也没有顾虑。这就是重逢的意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