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22、我怎么左右我的心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Blue嗨 2518 2017-04-17 12:37:19

  感谢过热情地招待后,陌葵沿着小路回了小屋,夜里的山上不仅寒冷,也多了些阴森,陌葵有些害怕,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这边零零稀稀有几乎人家,终于到家了,陌葵才停下脚步喘口气。

“有钱人都喜欢作。”陌葵打开房屋的灯,小屋里什么都有,陌葵铺好小床后,就来到井边洗漱。月亮也照亮了小院。看着月亮陌葵叹了口气。没有信号,在庭院里找信号,突然透过月光,看见书树的后面有个人影,陌葵想大叫,可是又怕打草惊蛇。于是她假装淡定的进了屋,锁上了房门。无论怎么拨打电话都是打不出去,陌葵隐约听到脚步声,开始害怕起来,这样的黑夜,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一个姑娘家指不定发生什么事。

陌葵听见自己极速的心跳声。陌葵躲在猛地后面,向别人发短信求救,希望村支书来求救,陌葵冷静了下来,终于发出了一条短信,就在这时,窗户被敲响了,刚冷静下来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只听窗外传来男人的声音,浑厚、叽里呱啦,陌葵认真的听,可是听不出说什么,当陌葵想要沿着墙去窥探一下,窗口就砸来一块砖头,这时陌葵才意识到危险来了。

紧接着,一双黝黑肮脏得手透过碎的玻璃窗伸了进来,陌葵知道这个人是想打开窗户的栓子,如果他成功进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陌葵环顾屋里,看见拐角有一个擀面杖,陌葵扎起了头发,走到角落拿起了擀面杖,呼吸了三口气,然后冲了上去,对着手一阵乱打,不管打没打到。接着就听见悲惨的呜咽声,然后陌葵反应过来时,双腿发软坐到了地上,扔掉了擀面杖,她看见刚刚男子的样子。中年,蓬头垢面,发狠的目光,加上庭院里的灯光,她看见男人衣衫褴褛,足以判断是个精神失常人,好在没有破门而入。

“陌葵,开门!!”路小炎急促的捶着门,陌葵从刚刚的险境中反应过来,心有余悸,踉踉跄跄的爬起来,笨拙的打开门,路小炎顺势抱住了陌葵。当他听说她遇见麻烦,他立马跑过来。他是担心,害怕的。“到底怎么了,先坐下来。”路小炎扶着陌葵坐到了床边,自己给陌葵到了水,陌葵这才看见这个男人浑身都是泥土,山路是不好走的,更何况要在夜里毫无顾忌的奔跑。一瞬间,陌葵感动了。“喏,你一个女孩子,也不怕,怪有种,我以前还没发现。”

“都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那个人是个疯子,我在怎么和疯子计较。”

“恩。”简短的对话后陷入了沉默。

“你说他还会回来么?”路小炎故意加重了语气,透着阴森。

“不知道。”他本想吓唬她,好让她害怕,最好留住自己,可是除了简短的对话就没有下文了。

“你不留我,你不害怕?”

陌葵看了看路小炎,其实她渴望他留下,就在遇险的那一刻,她满脑子都是他,可是嘴巴说出来,却是“你回去吧!”

路小炎含着不可思议的语气说:“你确定?”

陌葵定了点头,这个节骨眼,陌葵还能淡定的许他离开,自己火急火燎的跑来,怕她出事,连句谢谢也没有,结果还让自己离开,她当真自己有多厉害,万一再有这样的突发状态,他不敢保证,“好吧,我走了,注意安全。”说着路小炎离开,本想陌葵会叫住他,可是走了十几米,仍然不见人影,于是,自己又折回来。

对于回来的路小炎是吃惊的,眼里多了欣喜。

“好吧,我想留下,说着自己往沙发上一躺。”陌葵看着这样的路小炎,心里安定了许多。

夜深了,陌葵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轻轻地下了床,为他盖好毯子。熟睡的他,离他好近,好近,她忍不住,想要去摸摸他的眉毛,眼皮,他的嘴巴,手指还是没有听指挥,陌葵摸着他的眉毛,她才发现,之前所有的理智对于这个男人来说都是残忍的,她却无法忠于自己的内心矛盾的想法,无法说服自己,也无法阻挡爱他心。然后还要一遍一遍的警告自己。爱情矛盾的让人发疯。

等到陌葵醒来,路小炎离开。陌葵看着沙发,起了床“新的一天,加油!”

很快陌葵准备好,今天她要去考察地势,做分析样本。来到书记家,也没有看见路小炎的踪迹。一阵交流后,陌葵跟着书记上了山。到半山腰,陌葵就能看见大片的农田,等她在抬头就看见,远处的路小炎,穿着运动装,像个大男孩对着陌葵笑,让陌葵有些不好意思。

“昨晚睡得好么?”路小炎深处手想要去牵住陌葵

“还可以。”陌葵没有接受,撑着棍往山上爬

“我睡得不好,后来觉得有人摸了我的眉毛,摸了我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再做梦!你说呢?”

陌葵瞬间红了脸,原来他并没有睡觉,陌葵好像偷了糖的小孩,被抓住了把柄,却不肯承认,也不管后面路小炎喊什么,她一个劲的往山腰爬。

“路总你看,这几户人家,不肯卖地,因为那块地上有老祖宗的坟墓。”说着书记指着方向,的确有几块凸起的小坡。没有木牌,在农田里显得萧条。

“这世上还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么?”

“路总,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钱解决不了的事。”陌葵的语气里多了些调况。

“路总,你不知道,农村人是很忌讳这些,祖宗的坟墓动不得啊!即使移动了,也要有规矩啊!!”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那么封建。”路小炎感觉是小事一桩。

“路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觉得人说的有道理,路总你该尊重当事人的想法。”陌葵看了看路小炎,“我们待会去这些家庭看一看,了解一下。”

和想的一样,老祖宗的坟墓动不了,陌葵带着路小炎走进了一位老者家,家里真是贫穷难耐凄凉。老者坐在门口,不明白陌葵他们来的意图,然后书记说明来意后,就领着陌葵和路小炎进了门。

这是一间低矮的房屋,,昏暗潮湿,墙上已经没有一面是完整的,都随着霉斑脱落,屋里连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只有两个凳子。老者说话模糊,这时,他的儿子回来了,叫嚷着,方言陌葵难以听懂,接着就看他要动手打老人,路小炎看势上去抓住了中年的手,男人恶狠狠的盯着路小炎,最后喊了一句,似乎示意他放手,路小炎才放下。经过一番了解才知道。这个男人是老人的儿子,叫胡四因为好赌,老婆和别人跑了,家里能变卖的东西都卖了,现在家里连个米都吃不上,每个月只靠老人体恤金度过。上天因为偷窃抓起来,才回来。算是地痞流氓,听说要征地,变着法子要钱,甚至煽动人群,所以有了后来的麻烦。

陌葵蹲了下来,握住老者的手“大爷,您放心,我们会按照您的要求和规矩给您迁坟,然后给你找一个好的养老院,让你安度晚年,您放心。”大爷似乎看到陌葵真挚的眼神,点了点头。

“我们看来要解决胡四,才能解决根本。”路小炎也找到了根源,随后他们分别去了另外几家,原来胡四也威胁他们了,不是不肯,他们得罪不起胡四。

“看来我们得先想办法解决胡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