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28、她是你的命,可你是我的命(上)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Blue嗨 2627 2017-04-25 12:32:36

  话,总是说的容易,我做不到,所以我不强求自己,你说她是你的命,那你是我的命怎么办!我做不到不慌不忙!

你怎会理解我怕你离开的心情,我想爱情有时候也需要卑劣的手段。

顾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场,发生了有趣的一幕。一个男人帮助顾美脱离夹住高跟鞋的下水道,可却莫名被扇了一把掌。

“你这个女人没有一点人情味,我是在帮你啊!”男人捂住被大的脸,这女人真狠。

“我叫你帮了吗??”女人的脚踝摸不得,她为他粗鲁的行为而生气。

这个男人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健康的肤色。虽说是单眼皮,可是眼神锐利中有些温柔,高挺的鼻子,唇方口正,让这个人显得干练、气质不凡。冥冥之中还透露着些熟悉。

“好,你没叫!”说着这个男子,走上前去,迅速脱下股美得鞋子,不等顾美的反应狠狠的有塞在下水道里。她再一次摸了她的脚踝。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男人,你是哪个部门的?顾美气急败坏。男子摇了摇手,离开了。留下顾美拼命的摆弄鞋子。

顾氏集团接见了这男子,看来来头不小。正在隆重介绍时,顾美来到顾建国的面前,指着这个男子的鼻子说“你这样的人,不能待在公司。”

“顾美,怎么那么没大没小,这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薛洋,薛总,以后我们就要公事了,大家欢迎!”

听到父亲这样介绍,顾美更生气,这样的男人职位在她之上,不过这个男人越看越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见过。顾美瞥了一眼,然后走进了办公室。初次见面,就留下了怨恨。

“薛总,这是我们公司去年到现在的资料,里面有股份制、有最近收购案、还有研究项目,您过目。”

“好的,对了,有没有源和集团的具体资料,我想看看。”

“有的,我去拿。”

薛洋是顾建国花大价钱从国外请回来的专业人士,年轻不缺干练,成熟、且心思缜密。最近今年顾建国多少听到一些源和集团风声,想提拔近亲,可是先前腾远公司被近亲掏空的事让他心有余悸,多少让这老狐狸不放心,所以他精心挑选。这个时候,外来人反而更靠谱。他几十年来一手策划的事情,不能会与一旦,是时候全面攻击了。

“喂,中午,我去接你吧!”下了班,路小炎给陌葵打了电话。

“我可能去不了。这边没有彻底忙完!晚上吧!”

“恩,可是我已经在研究所的楼下了。你下来吧!”当这个男人全意去爱你时,他便不是他,他的眼睛里全是你。陌葵隔着窗户,看到了路小炎。

“好吧,等我一会。”

这是一间很别致的餐馆。餐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四面墙壁坑坑洼洼。除了涂满了白色的石灰,墙上挂满了枯萎的玫瑰标本,这些玫瑰大都不相同。陌葵看了看,原来这是情侣的誓言,每个角落隐约能看见名字。

路小炎牵着陌葵的手,“路先生跟我来!”

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房间,还没有进入房间就闻到了许多花香,在推开猛地那一刻,陌葵都吃惊了,各色各样的话都在这个房间里。是花海,是爱情的花海!

“这是干什么的?”

“陌小姐,这些是供你们选择的标本,然后这里有材料,算是见证爱情的一个信物!”

“爱情的信物!”

“是的!”第一次听说这个有趣的想法。

路小炎,拿了一朵向日葵,“我觉得这个更适合我们!”陌葵看着路小炎,这里面多数的花是玫瑰。

“为什么不用玫瑰?”

“玫瑰?你不是喜欢向日葵么?”

“不是说爱情的信物么?玫瑰不是么?”

“难道玫瑰是爱情的象征么?不见得吧。我想你知道的,为什么还要问我。”

“恩,我怕你不明白,所以要提醒你!”

如果说玫瑰是爱情的象征,陌葵觉得向日葵更适合他们,她沉默的爱他,他坦荡的爱她。不管岁月多久,他痴情对她,她专情对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不像你!”

“恩,觉得有必要把那几年的时光弥补,我想为你做一些疯狂的事!”

“恩。”他处处为她着想。

叮铃铃,叮铃铃,路小炎接起了手机,路源和要求路小炎来到风华酒店,说有要事商量。

“如果你有事,你就先去,我回头打车回家。”

“恩”路小炎拿起陌葵的手在标本上按了手印,接着自己也按了一个,一个完美的心。“只有你,我的心才完整。”

陌葵笑了笑,这个男人让她心甘情愿,简单不过在简单的事,却让她在里涌起一阵暖流,岁月是如此的可爱。

“路总,跟我来”路小炎跟着服务员的包间。

“炎胤,快来,我和你顾伯伯,顾伯母等候多时了。”路小炎看这情况心里清楚了意思。

“不好意思,顾伯伯,顾伯母,我最近有点忙!”

“没事,年轻人嘛,有事业是好事!”

顾美挽起路小炎的胳膊,“坐吧,累坏了!”路小炎坐了下来。

“美美,注意一下,一个女孩子家,也没个矜持!哪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年轻人嘛,现在都是这套?我们跟不上潮流了!”

“对,爸爸,您这点就不如路伯伯,把你的封建的思想都抛开吧,假学者!”

“你看看,你看,这闺女啊,我是招架不住了!”顾建国笑了笑!满满的都是宠溺。

“我看一物降一物,炎胤就能制服她?”

“妈····”顾美故意拉长了声音。

“哟,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哈哈,房间里充满了欢笑。

“对了,胤炎,什么时候把日子定下来,早就该定了。”顾建国先开了口。

提到这个路小炎正想开口,路源和说道“恩,我也这样打算,不过这事还得征求孩子的意见,美美,你说呢?”

得到长辈的认可的撑腰,顾美心里多了胜握,这个世界,不管你要娶谁,结果一样,新娘只能是我。

“路伯伯说的对,爸爸,我和小炎会商量的!”其实她已经感觉到路小炎的脸色变化。

“最近公司项目多,我也经常出差,我想结婚的事可以缓缓!找个恰当的时间我们再来谈谈!”路小炎也有自己的想法,她清楚知道顾建国打什么主意。

“好好,好,年轻人果然有魄力,对了,炎胤,听说你们公司来了一位新西兰的美女研究员?”

“顾伯伯,消息真灵通!”

“知己知彼啊,时代不同了,果然是人才辈出!什么时候介绍我们认识下!”

“爸爸,这是我们的高中同学,叫陌葵,挺优秀的女孩!”顾美已经感觉到路小炎的脸色。

“哦,原来是同学啊,结婚没,要是没有结婚,我愿意当个月老,给她牵个红线!”

“顾老头啊,你这招怪狠啊,介绍完了,就把她挖走啦,太狠!”路源和这个时候出来圆场,玩笑的语言,却让当事人明了。

“还是你了解我,知己知彼啊,怪不得你一直在我前面!”

“看你说的,我哪敢啊,吃饭喝酒,别扫了孩子的兴!”

“对对,我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股美得母亲附和道。

顾建国这样做是有目的的,他必须让这个黄毛小子明白,他的权威是不容挑战的!

路源和有何尝不知,商场如猎场,狼捕猎时,瞅准猎物,快速捕猎,直到猎物跑累了,然后一个猛扑,一口咬断猎物的关键要害,然后待猎物没了呼吸,慢慢享受!顾建国一直把自己喻成狼,源和集团逃不掉。

路小炎心里很清楚这次聚会,他明白顾建国的意图,他怎么会中他的圈套,拖住,等时机,谁是猎物谁是猎手不一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