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35、这个季节带你去看雪(下)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Blue嗨 2335 2017-05-09 07:44:35

  听完了路源和的话,路小炎愤怒、将休息室的桌子都掀了。整个手指都砸出了血,却没有任何疼痛感。桌上是他母亲的照片和公司三千八百名的职员资料。他没有算到顾建国会有这一招,叫他防不胜防。他更难过的是这个男人居然以母亲威胁他。怪不得父亲对他总是一再退让,自己却被蒙在鼓里,自己总以为顾建国有百分之十二的股份,他想尽办法要收回这百分之十二,就要胜卷在握时冒出这不可思议的事。

路小炎走出了休息室,脸上没有任何笑容,今晚他给不了他最爱女人承诺,他看见陌葵和里灯在一起,他悬着的心落地了,陌葵交给他,他放心。

“我的话就到这里,下面有请源和集团的路总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

记者其实很期待的,因为来之前就有人透露这次年庆的真实目的。

“在这美好的时刻,我很高兴参加顾氏集团的年庆,再一次希望顾氏集团越做越大。”场内想起了掌声,陌葵看见了没有表情的路小炎,想过去,却被里灯拉住。“别去,我想路小炎也不想你去。”

简短的几句话就让陌葵迟疑了。

“其实,这次年庆就是想向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就是我们两家打算联姻。”

路源和的这句话刚脱出口,现场就躁动起来,顾美挽着顾建国的手臂,爸爸的这个惊喜让她万分高兴。此时此刻,顾美是世界上上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顾美看见阳台上的陌葵,仿佛是在告诉陌葵:昔日的那些事情都不作数了。

陌葵虽然被里灯捂住耳朵但是她还是能猜出几分。路小炎看见了陌葵,他忧伤的眼神好像告诉陌葵:“对不起!”

陌葵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要忍住,不能让他看见,这个时候应该叫他放宽心。里灯看了出来,拉着陌葵离开了会场。路小炎这一刻真想奋不顾身告诉全世界他最爱的女人是别人,可是,谁来负责,奋不顾身好难做!好难!对她的承诺一个也没有做到!

顾美挽着路小炎的臂膀,她不管爱情,不管适不适合,不管他爱谁,这个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是一对,她的身份让她有把握,她把酸楚的爱情抛到了一边。此时的自己是幸福的。

年庆结束后,为了避开记者的八卦,路小炎开着车载着顾美离开了。路小炎没有说任何话。顾美看着路小炎受伤的手,想去安抚他,看他面无表情,这样的路小炎让顾美疼的不只是心,五脏六腑向被无数针管挑开一样。他爱别人,在乎别人,眼里看不见自己,自己卑劣的占据,可是却无形伤害了自己。她疼的比任何人都厉害。

“路小炎,这不是我意愿,你可以随时都离开,不过我希望是你安抚好一切,我愿意配合你演戏,心甘情愿!”如果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心,最起码得让这个男人对自己还心存好感,让他感到愧疚。同样的场景早已发生过。自己把最美的年华给了他。世界上没有“无怨无悔”,这些无怨无悔都是相对的。

“顾美,我想你我都明白,你或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们不可能,如果问什么,就要问你父亲了!”顾美有些疑惑,顾美下了车,没等说再见,路小炎早就开车疾驰而去。顾美有些委屈,这个男人真的抓不住了!无论怎么用力。今夜的风怎么那么凉。

陌葵早已到家,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妆容,无论遇到什么事,要顽强面对。陌葵走进厨房,精心的做了许多菜。路小炎打开了房门,看着陌葵在做饭,这个女人总是这样,真想她对着自己大喊大叫,发些牢骚,总比这样强。

路小炎走上前去,抱住了陌葵。

“饿了吧,我们吃饭吧!”

“嗯。”陌葵摸着路小炎的手,满手都是擦伤。

“怎么回事?”陌葵转了过来,看着都是血痕的手,“来,我去给你处理一下。”

房屋里,灯光下,陌葵细心的给路小炎涂抹,眼里泪情不自禁就流了下来。

“我不想你这样!”

“没事,我是男人。”

“你也承认你是人,我还以为你是铁!”

“陌葵,我们去看雪吧!”

“开什么玩笑,这个季节哪里有雪!”

“有的,我想带你去看雪。”

“为什么突然要带我去看雪!”

“呵呵,喜欢你冻红的鼻头。”

“你开什么玩笑!”

“嗯,喜欢你在雪中思考的样子,你一笑,雪都变得深情了。”陌葵没有说话,深情的看着路小炎。

“那一天你来的很早,那是2009年的第一场雪,也是最后一场雪,我透过窗台看见你坐在长椅上,你站了起来,在雪中突然舞蹈,然后就睡在了雪上,那是我第一次看你笑的那么开心,我好想握着你的手,带你看这世界上所有的雪景,然后你便嫁给我。”路小炎说的是那么深情,眼睛流出言不尽的柔情,融化了冰雪,融化了所有女人的心。

第二天,路小炎就带着陌葵光明正大的去了机场,带她去看雪,看世界的样子,看爱情的样子,看他深情的样子。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在挪威的北部,拉普兰德,一个写着美丽童话的世界,路小炎想在那求婚,即使只有两个人。他要把最美的光阴留给她,谁叫她是他的公主。

拉普兰德,有四分之三处在北极,有独特的极地风光,现在虽说是十月,可是拉普兰德早已是冬季。这里放眼望去,森林、河流,白皑皑的雪覆盖着整个拉普兰德。整个世界是那么纯洁无暇,像陌葵的笑脸,像他们的爱情。

路小炎你牵着陌葵的手,在雪中缓缓前进,陌葵兴奋的挣脱路小炎的手,在雪中奔跑,像个孩子,路小炎追着陌葵,眼里尽是柔情,好像把眼前这女子刻在身体里,不让任何人发现,陌葵跑累了,躺在雪上,躺在路小炎的臂膀上,看着天空,听着河流。

“路小炎,我们如果在这一辈子多好!”

“嗯,会有那么一天。”路小炎搂紧了陌葵的臂膀,他何尝不希望,抛下一切世俗,一切权利,一切都有顾忌的东西,不管天涯海角,带着心爱的女人,哪怕一顿三餐不能温饱,他也愿意。

“路小炎,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算了不说了!”陌葵最终没有说出口。

“你说什么啊,说出来啊,怎么说一半!”

“没有什么,下次再说吧!”

见陌葵不说,路小炎一个转身,对着陌葵,看着陌葵的眼睛,“不管你要说什么,凡是有关我们之间的,我都不会轻易妥协。”陌葵将头埋进了路小炎的胸膛。

阳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岁月见证着两个的交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听喜欢的人说话,看喜欢人的笑,一切都源于你爱我,我爱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