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41、爱到深处才怨他(下)

缓缓归来,如夏日流水 Blue嗨 2665 2017-05-25 07:32:41

  “什么交易?”

“嗯,我们尝试在一起一个月,如果你依然对我没感觉,我就主动退出!”

“陈小姐,我想你是疯了吧!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交易!”

“不为什么!你要清楚你现在的处境,我和你母亲,而你就一个,如果我能退出,你母亲也没办法,还有你也可以拿我们的交易和你母亲交易,如果你赢了,不就是一石二鸟么?你是聪明人,回去好好想想”

周潇没有思考,周母就从楼梯上下来。

“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没什么?”陈雅郡上前搀扶住周母。

结束一顿晚宴后,周潇主动要送陈雅郡回家,这可高兴了周母。

“我同意你的提议!”

“很好,不过我们得有协议,这件事不许第三个人知道,包括你的女朋友,否则,协议失效,到时候我也帮不了你!”

“可以,不过话说在前头,到时候你不要反悔!”

“嗯!”

“合作愉快。”“没有开玩笑!我说的很认真。既然你是那么痴情的男人,那我们来做的交易!”

其实,这两个人都是为自己着想,周潇想一举两得,陈雅郡也有如意算盘。时间久了,两个人心生嫌隙,避免不了闹矛盾,自己没有多喜欢周潇,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不错,她要告诉那个离她而去的男人,这个世界比他优秀的人太多,她要想方设法让他难堪。

快到陈雅郡家时,陈雅郡看了看周潇“明天陪我参加一个公司庆典,记得穿正装,协议明天带给你。”

“什么庆典,你到时候来接我,记着,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没等周潇问清楚,陈雅郡已经下了车。“女人果然都是惹不起的!红颜祸水!”

为了避免多夏的怀疑,周潇谎称有机会说服自己的母亲,让多夏放宽心,多夏也就没有多问,特地给周潇准备了西装。

陈俊雅的确是美人,肉色的抹胸礼服,嵌着水晶片使得陈雅郡更加妩媚、优雅。不管是腰还是臀部,都极致的显现出来!陈雅郡借着灯光看了一下自己,很是满意。

“这是什么年庆晚宴,你如此的招摇!”

“招摇就对了,就是要招摇!”

“怎么听你的话有点味道!”

“是的,我去参加前男友公司的年庆,说白了出于报复,让他后悔。怎么能让他轻松好过!”

“啧啧,和你合作,看来我得小心翼翼了!”

“放心,我们是一条船上的,我不会出卖你的!”

“好吧,既然是来报仇的,那么我们就装的像一些。”说罢,周潇伸出了臂膀。

挽着周潇的臂膀,他们进了屋。只见陈雅郡的前男友被一个女人挽着臂膀,陈雅郡笑了笑,挽着周潇过去。原来陈雅郡口里的负心汉是华业集团的副总裁,年纪轻轻坐上这个位置的确外界有些传闻,这个公司的主人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人,即使万般保养,岁月的痕迹在两个人之间还是存在的。

周潇走了上去,“华姐,今天万般漂亮啊!”

“稀客啊,今天怎么来了!”原来周潇和这位华姐认识。

“嗯,肯定要来,您的面子么,正好我女朋友正好是贵客,我就来了,怎么不欢迎!”

“看你说的话,欢迎!你女朋友?”

“是的,雅郡,我们最近才认识,不过第一次见面就让我着迷,不可自拔!”

“您好,陈雅郡!”

“您好,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们到底老了!”

“你看,华姐,你又来,说你十八都不为过!”

“就你嘴甜,你们玩着,我看到老朋友了,我去打招呼!”

“你去!华姐!”华姐便离开。

“你好,刘正祁”

“你好周潇!”

“你最近还好么?互相认识后,刘正祁就和陈雅郡说起话来!

“怎么你们认识?”周潇装作满脸疑问。

“认识!”“不认识!”两人这样回答,使得场面更加尴尬。

周潇搂过陈雅郡的腰,“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没等陈雅郡说话,“不过没关系。”说完周潇放开了陈雅郡的腰“这个女人就是让我这样着魔!”

“嗯,不打扰了!”看着有些气愤的这个男人,陈雅郡居然有一些快感!

“怎么样,戏份很足吧!”

“谢谢!”

“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你想开些!”

“嗯,我去洗手间一趟!”

陈雅郡毕竟是女子,爱的那么过分,动了真感情,怎么会说放开就放开呢!虽然心平静很多,但是往事只要触碰就会万般折磨,没有爱,那样的恨很痛苦,报复得来的快感使得陈雅郡舒服了很多。

陈雅郡走出了洗手间,没等口红装进包里,就被拉近了储物间。原来是他。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你那么快就找到另一半,祝福你!”

“神经病!”陈雅郡转脸就想离开。一把被拉住,狠狠的拉住!

“你弄疼我了!”陈雅郡抽出手来。

“雅郡,对不起!”

“你想干什么,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雅郡,我们重新开始吧!”刘正祁两手放在陈雅郡的肩上。

“刘正祁,你又在做什么白日梦!放开!”陈雅郡打掉刘正祁的手。

“雅郡,你忘了我们的甜蜜的过去了么!”

“刘正祁摆正你的脑子,是我?是你!怎么还倒打一耙,你怎么还好意思!跟富婆在一起,你不是活的很潇洒么!”

“是的,或许你眼里我没有尊严,卑贱,下流。可是你怎么知道,怎么去体谅我!我没有钱,你一家人都看不上我,因为我骨子里都是卑贱!你爸爸甩了我一耳巴,让我离开,雅郡,你要知道,你爸爸看我连个个畜生都不如!我没有背景,没有救命稻草,是华姐器重我,我得使劲爬,我活成这样只是因为你!”

“为了我!那现在抛下一切和我到没有人地方,你愿意么?”

“雅郡,我现在都有成就了···”

“你就说说你敢不敢!”陈雅郡不会等他为自己找借口!

“你要理解我!”

“理解?收起你那伟大,为了我,听见就怪恶心,权利、金钱来的比我重要,既然我们都这样了,我只想走独木桥,阳关道,一路走好!还有不要纠缠我。我现在有爱的人了,不要来烦我!”

“你就那么绝情!”

“绝情的是你,不是我!”

说完,陈雅郡就离开了!

很多时候,不留幻想,是给自己留后路,站在死胡同里的只能是别人。

周潇挽着陈雅郡在音乐中跳舞。

“你们聊了什么!”

“你那么好奇?”

“没有,也不想知道!”

“这个世界,如果你在失去时,想挽回,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是白费!”

“嗯,有道理!这个副总裁也很厉害!年轻有为!”

“你想说什么!直说!”

“也没什么。像你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是一样,讲究门当户对,可是就算门当户对有怎么样?他们只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钱!父母逼我们不成,就逼迫他们,直到他们满意为止!如果这辈子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不如孤独终老!”

“周潇,照你这样说,很多事就会成为在一起的借口,列如:我们地位不同。说到底还是自己为自己找借口,没有男人的气概,天打五雷轰又怎样!”

“嗯,你说的也是,我是愿意五雷轰,一辈子找到喜欢的人不容易,总不能让对方经历风雨,然后自己平安无事,结果责怪别人付出不够!不道义!你了解你父亲的!就像我了解我妈一样!思想落后,老古董!”

“我不同意,父母是在考验他们,恰巧证实了现实面前还是山盟都是可笑的誓言!”

“嗯,所以这个世界都是你想的那样,没有真正的爱情!”周潇的语气里都是讽刺!

这样世界就是这样,当你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待时,所有的东西都是有色的。

爱到深处才怨他,真正放下的人是坦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