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滕茉茉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1上架
  • 660483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滕茉茉 3118 2017-04-12 10:14:58

  自从进宫以来,珞儿一日中多半的时间都在昏睡着。冬儿说“有了身孕都比较累,嗜睡些也是正常的,不用担心的”。

冬儿是从小照顾她的婢女,也是整个西皓皇宫中她和腹中孩子唯一的依靠。欧阳瑾瑜恨她,更恨她肚子里的孩子。因为他曾有幸拥有,但却最后不得不放弃。也因为她心中的那个人,是他拼尽全力也不能抹掉的。

冬儿端来饭菜,传来阵阵香气,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冬儿的声音带着浓浓笑意“小姐,宫主来看您了,快起来吧”。

珞儿有些无力,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扶着仍就微痛的头。不知道是睡了多久,视线很是模糊,虽然已经醒了,但是两个眼睛仍是不断打架,困得直晃。

一双有些微凉的手轻揉着珞儿的额头,纱衣金面的宫主琳琅坐在床前。

珞儿推开被子往前凑了凑,一阵舒服的吐气,昏睡的太久,她十分想念琳琅的怀抱。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见到琳琅时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心慌,这种感觉很压抑,就像是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珞儿模糊的想,压下自己的心慌笑着问“程昀,他今天有要姐姐带什么话给我吗?”声音平和一如往常。

琳琅顿了一会儿收回手才回答“他说,要你好好照顾自己,等他来接你回去。”

珞儿抬起靠在琳琅肩膀的头,想要看清她的表情,头却开始痛了起来,视线也如镜花水月般十分模糊,不一会儿就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是心底那种慌的揪心感觉越来越重。

琳琅伸手轻轻拭去珞儿眼角的泪滴,十分难舍的看着床上昏睡的人“相信姐姐,明天过后一切都会好的。”

珞儿,姐姐不会再让任何人能够伤害你。

那只冰凉的手停留在珞儿的脸上,微微颤抖着,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正顺着脸颊缓缓留下来。前几天的噩梦再次涌入脑海中,珞儿浑身发抖的流着泪,看着眼前的那熟悉的人影渐行渐远,她拼尽全力想要往前追去。

珞儿却一下子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不会的......不会的,姐姐不会离开我的,她答应过我的......”

冬儿有些惊愕的走过来拉住珞儿的手“小姐,你怎么不困了?”

心揪的就像是被谁紧紧的握在手里一样,无法正常呼吸,珞儿克制着疼痛“我不睡......我要去找姐姐。你去给我拿外衣,快点儿,我着急。”

没有回应,只是一阵沉默。

珞儿是真的怕了,怕姐姐也会离开,只留她一个人。

从小对珞儿唯命是从的冬儿,今天竟然在听到她的命令之后,毫无动作。

珞儿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视线又开始扭曲模糊。即便自己有了身孕,总不会一日接连一日的嗜睡至此,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冬儿,难怪每日吃完饭,自己就越来越困,竟然对自己下药。

良久,地板上噗通一声儿。冬儿双眼含泪面对她直直的跪下。

珞儿手扶自己圆润的肚子,强撑着站了起来,踉跄的走到冬儿面前。脑子里一时混淆着很多片段,先是欧阳瑾瑜那张狰狞的脸,又是姐姐的脸,一会儿是自己双手满是鲜血。

她飞速的在脑海中想着,一定是姐姐嘱咐了什么,不然冬儿不会无缘无故这样,难怪姐姐昨日过来的时候那么反常,只是一味的看着自己。心疼的越来越厉害,她要找到姐姐。而且,一定要快。

珞儿每跑几步就需要扶着一根木柱喘息,嘴里喃喃的叫着姐姐,声音里带着哽咽,却又没有哭出声。

又踉踉跄跄的跑了一阵儿,冬儿几个大步从后边追了上来,将衣服搭在珞儿的肩上“小姐,不要让冬儿为难,我们回去吧”

珞儿转过头大呵了一声“我姐姐究竟在哪里!”

冬儿艰难的张了张嘴“宫主......宫主在祭天台,与欧阳瑾瑜成婚。”

她惊悚的顿住了,转身不顾一切跑着“不要!姐姐你等等我,不要就这样丢下我。”

本应戒备森严的各个宫门竟然无人把守,珞儿只穿着白色中衣踉跄的穿过一个个宫门,视线一次次被泪水淹没,抬手随意一抹脚下的步伐更加虚浮。

珞儿真的慌了,却又失笑自己真的太过于天真,欧阳瑾瑜不会这么安静的放任自己养胎,这一切都是姐姐在保护自己。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百岁之好。这些话,她一句也不想再听,说话的人一个也不想记起。她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给句甜言蜜语就信以为真的小姑娘了,现在只想姐姐安好如初。

迎亲的鼓声突然停止,珞儿脚下一扭,险些要面朝大地跌倒,身后的冬儿连忙跑过来扶稳。却被她一掌推开,她没有时间了,没有人再能拦住她。

珞儿站在祭天台远处的红毯上,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彻底空了。

西皓的禁卫军死的七七八八,跪在地上的大臣和礼部仪仗正瑟瑟发抖。空气中弥漫着很大的血腥气,但又有她熟悉的那股昙香味。

珞儿放慢呼吸,一步一步往前方走去,像是怕惊动了上天,会带走她最在乎的东西。

在魏郡的时候,姐姐告诉珞儿,很小的时候其实她们是见过面的。只是自己太小了,只把姐姐当成一面凭空出现的镜子。

那时的姐姐虽然也是孩童,但却十分肯定的告诉过自己,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怕,因为姐姐会一直在你的身后保护你、陪着你。

身后传来一阵阵步兵整齐的脚步声儿,忽的一阵衣摆垂落的声音突兀的落在身边,俊朗的楚骁十分疑惑的问“珞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在天台......你姐呢!”

未等珞儿回复,楚骁惊恐的转头看向祭天台上的红影,胸中涌上一股腥气,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一般不敢挪动万分,原来你为了珞儿竟然如此不在乎我。

珞儿再也控制不住心痛,眼泪犹如决堤般的涌出,顾不上腹中的胎儿,疯魔般跑向祭天台,那抹珞儿一直在追寻的红影,就那样挺直的背对自己站着。

而满身污血的欧阳瑾瑜失声狂笑,用力将从背后刺入的剑柄推入胸膛,“珞儿,既然都是要死,我们一起如何?”

珞儿瞪大双眼跌跪在石阶上,手扶栏杆声嘶力竭的喊着“姐姐!不要”欧阳瑾瑜猛地快走几步一把抱住了身穿喜服的琳琅,一柄长剑当胸贯穿了两人的身体。

天空开始下起蒙蒙细雨,欧阳瑾瑜看到了琳琅身后的珞儿,诧异的将怀中的人推了出去。

低头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珞儿刺入自己胸膛的长刀,黑色的污血从口中留到刀身上,其实珞儿从未在乎过自己,哪怕他从来都不忍心杀她。

没有看一眼倒在地上的欧阳瑾瑜,珞儿匆忙接住了即将摔倒在地的琳琅。

当拨开琳琅凤冠上的金珠时,才震惊的看到姐姐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发抖的手抚上那张脸小声儿的唤着“是我来了,你的珞儿来了,姐姐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好害怕,好怕你丢下我。”

毫无血色的脸上眼睛在缓缓转动,黑血从琳琅口中突然喷出,珞儿被惊的闭了闭眼,一双冰凉的手缓慢抬起努力擦着她脸上的血迹。

珞儿流出的眼泪混合着雨水不断滴落,琳琅胸口和口中不断涌出的鲜血,使那张从来都万年不变的脸上有了丝痛苦的表情“我可能......是要失约了,不能再陪着你了!你自己要好好的”

珞儿疯狂的摇着头,像是个任性的孩子紧紧抱住琳琅,无论什么都不肯答应。

“我不要!没有你,我就什么都不会好,我还会闯祸,闯更大的祸”

琳琅无奈的笑了下,艰难的呼吸着自己在这世上最后一口气息。看着渐渐走近的楚骁,从来都知道他生的一副好容貌,世人常说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就是他这样的吧!现在看来竟然有些舍不得离开了,抬起手向他挣扎着“也好......还有他们会照顾你帮你,我也能放心”

楚骁抬手封住琳琅周身几处大穴,却还是见她口中涌血未停,皱起剑眉一把将人抱起“我带你去找他。”

“别费力了......就让我安静的陪你和珞儿待一会吧”

楚骁双臂收紧,搂着琳琅的指节泛白。看着旁边痛哭的珞儿,面色僵硬的低头望着怀中的人“你可知,我现在有多恨你!你设想了所有人,却唯独漏掉了我,我对你的心,就这么不值得你记起!”

琳琅艰难的抬起头靠在楚骁的耳边,身上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呼吸也开始粗重缓慢,眼前所有的景象也都像是慢镜头一般的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对不起。”

雨滴渐渐变大,楚骁抱着琳琅挺直的站在暴雨里,一动不动。

珞儿看到了也看清了,琳琅说完这句话就再也没有动过。

雨水混着琳琅的血将楚骁的白衣染了个通红,刺痛了珞儿的双眼。

珞儿跪在雨里放声痛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若非这样他们和姐姐都不会死。

她从来没有恨过。这一刻最恨的竟然是自己,倘若她从最开始就不存在,是不是这一切都可以回到最初,没有离别、没有伤痛。

滕茉茉

一个喜欢分享故事的人,求轻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