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第七章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滕茉茉 1264 2017-04-13 13:41:56

  “小姐?小姐?我们现在就回都城吗?”

珞儿双眼通红的点了点头,声音颤抖的厉害“就是因为我没有听话入宫,才连累了爹娘吗!”,冬儿摇摇头安抚着,快速的收拾了行囊。

主仆二人马不停蹄的跑了半日,才发现如今的西皓都城已戒备森严。三所城门都设置了关卡有重兵把守,出城的人则需官兵反复查检,确认没有问题才可出城,而入城的人则简单很多,大概的看了几眼就放行了。

珞儿握紧了包袱深吸一口气,拉着冬儿一同走向关卡。

黑色金丝楠木的木匾上提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太师府’,它仍旧挂在正红朱漆的大门上,向过往的人宣誓着这里曾经的威严,大门中央硕大的封条却提示着人们,这里发生的惨案。

只不过是才过去短短的几日而已,都是因为她!她错了!珞儿真的知道错了!

珞儿双眼含泪的看着木匾,脸色惨白的跪在大门前,颤抖着双手抚摸着大门,声音呜咽的哭出了声。

“爹!娘!你们不孝的女儿回来了”

冬儿上前也陪同跪下,眼光的余角却发现太师府侧面有人“小姐先别哭!这里有人!”说着还将珞儿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那个方向。

珞儿连忙擦干眼泪,视线绕过冬儿的背后看着,果真有一名身穿杏黄色绸缎的男子,从一旁的树后走了出来问着。

“你们是何人?”

珞儿稳住了声音不再抽泣,心里也知道现在万万不能再闯祸了“我是王太师之女,珞儿!”说着在冬儿的背后站了起来与那人对视着。

一旁的冬儿也在仔细的审视着男子,头戴金丝冠,身着上等的绸缎衣,整个人珠光宝气的,莫非这人是宫里的贵族?

欧阳瑾瑜疑惑的望着珞儿。想起昨日同父皇听大理寺卿和顺天府的上奏时,分明说王太师满门毙,其女于入宫途中遭人暗杀身亡。那这个人是谁?

“我乃西皓太子欧阳瑾瑜!”

这身份介绍的珞儿和冬儿均一愣。本就是逃婚出来的,才连累家中遭此大难,如今太子爷就在眼前,为何没按时入宫就无论如何解释不通!二人只能连忙起身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

欧阳瑾瑜缓慢的点了点头“免礼!我想知道你当时是如何躲避刺客的”随后双手附在背后向珞儿走了过去。

珞儿满头大汗支支吾吾了半天,也就憋出来了一个我字。只能一直跪在地上认罪“臣女有罪,不该违抗圣旨出逃,还请太子降罪!”

欧阳瑾瑜没有出声回应,内心十分诧异。原来是这样,她逃婚才躲过一劫,但是父皇赐的婚她抗旨出逃?王太师也未及时入宫请罪,即便不被谋杀,最后也会被满门抄斩。

“你可知道逃婚这是死罪?”

珞儿叩首在地上,声音略微有些哽咽“我知道,是因为我逃婚,圣上才迁怒于我的家人”说完抬头那双本就明亮通透的双眸直直看向欧阳瑾瑜。

不知怎的竟将他看的有一瞬慌神,于自己的太子身份而言,本应无需多问,直接带回宫交由父皇处理就好,但还是忍不住伸手将珞儿扶起。

“如今你的身份只怕有些麻烦,现住何处?”

珞儿摇头时甩落了一滴泪,恰好落在他未收回的掌中“我和冬儿才赶回来,并没有落脚的地方!但是我想住回太师府”,话罢许久都不见有回应,抬头看了看才发现欧阳瑾瑜蹙眉,心下就知道这事估计成不了了。

那掌心的泪珠让欧阳瑾瑜感觉分外烫人,不由得轻咳了一声“城中我还有处别苑,你且先住着,日后我再去寻你”话刚说完就用眼神示意冬儿提起包袱,二人不敢怠慢一路小跑过去。

滕茉茉

一个孤独的人默默飘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