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第十二章

至尊女帝:将军,滚过来! 滕茉茉 1496 2017-04-15 12:16:40

  纱帐再次收起,侍女们缓慢的退到石柱后方看不见的位置。

琳琅迈着缓慢的步伐向太师夫人走去,没有人力的束缚,太师夫人也不在挣扎,开始不断喘着粗气注视着一步步靠近自己的人。

琳琅俯下身抓住太师夫人的下颚“我是该叫你太师夫人呢,还是瞿秀秀!”

而后猛地一甩手,太师夫人只感觉自己的下巴脱离了,而两颊被那纱衣刮过的地方,竟如烈火灼烧般的疼,却不能喊出声,只能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以示痛苦求饶。

琳琅看到这个情景,不仅冷笑道“当年屠城灭族时,也不见你怕成这样!怎么现在反倒怕了?”

太师夫人脸上的恐惧和愧疚不断相互交映着,惶恐的扒住琳琅的双腿求饶。

琳琅无表情的踢开她,走的稍远一点沉声道“我不是什么圣人,你现在告诉我当年勾结外臣的详细名单,我也许会考虑不杀你,但若你不说!现在就得死!”魉秋顺应的将笔和纸放在太师夫人跟前,抬手将笔递放在她手里。

“我没有多少耐心!你最好快点”说完琳琅就继续回到美人榻上闭目休息。

太师夫人看了看远处榻上的人又看了看身边的魉秋,心下狠了狠,王太师已死,即便自己再去守着当年的事,现在只怕也没命了。

不如索性全部说了,日后寻个山沟里的海城也能过活,说着就提起笔,开始在宣纸上利落的写出大大小小的官员姓名。

许久后,太师夫人满头大汗的停笔看了两眼魉秋示意写完了,魉秋将宣纸接过阴狠的说“可有遗漏?若有!就要了你的命”

太师夫人连忙痛苦的摇头,这脱臼的痛苦实在不敢再作假,魉秋点点头走上榻前给琳琅递去。

琳琅伸手接过,仔细的看了看,心里便有了数,这名单与自己暗查的相差无几。

要与太师夫人对峙也不过是为了保险,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人就已经没用了“我说过不杀你,但却没说不饶了你的最罪,魉秋,带她去冰牢!挽眼割舌全断筋脉!”装好名单转身就离开了大殿。

只留下呆若木鸡的太师夫人坐在地上拼命的躲避着魉秋,魉秋一生气用手打晕了她,唤出两名黑使将人拖入冰牢行刑。

琳琅绕过了几个长廊后走进一片昙花园,看了看石亭旁的文竹林诧异了下。抬头就看见石亭中的青衣男子示意她过去,面具后的嘴角才微微上扬,少了些刚才的戾气。

“慕容,你何时在这园中又种了文竹?”

慕容曦禛倒了杯清茶递给了琳琅,嗅了嗅自己茶盅内的清香“不是你总说我将你这园子改的秀气了,种些文竹改改风水”喝过一口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棋盘。

琳琅放下茶盅,拿起白色的玉石棋子,神色有些犹豫“我近些日子还需再出宫一次,时间可能不会太短”

慕容曦禛抬头看着琳琅,顺手放下一枚黑棋子“我知道,前几日为你普得卦上已显,只是你这次还需多比往常注意些”,而琳琅对此满不在乎,只是专心的看着棋局。

慕容曦禛抬手将清茶再次倒满,深深的叹了口气。从身旁的木匣掏出一个青瓷瓶“琳琅,这是我最近调配出压制你内脏损伤的伏羲丸,药力比往常的大,你随身带着”

琳琅接过瓷瓶直接打开,瓶里竟是颗颗的细小药丸还带这丝丝花香,十分方便服用,举起瓷瓶向慕容曦禛晃了晃“多谢。”

慕容曦禛没有回应也没有再动棋局。转脸看向满园的昙花“你整日带着这面具,莫要哪日真将自己原本的相貌和性情都忘记了”

琳琅闻声就抬手取下了自己的面具,展露出的却是一副较小玲珑的脸庞,明净清澈的眼睛里却流露出本不该有的戾气。

看着自己刚刚摘下的金色面具久久出神“我还需你帮我做副,适合我的男子人形面具和避阴丹”

“这避阴丹与伏羲丸药理相克,有害无利,你该知道我不会同意”

一壶清茶已尽。琳琅又戴上金色面具起身“西皓太子出现在珞儿身边,我不放心,如今我只有她了”

随后转身离开,宽大袖摆凭空带落了大片昙花丛,轻飘飘落下的花瓣儿浮在慕容曦禛举起的茶盅里。

慕容曦禛失神的看了许久落寞自语“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而后又苦笑了两声一口饮尽清茶,离开了石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