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大梦三生

第六章:糊涂许诺

大梦三生 喵言 3107 2017-04-25 12:45:46

  “有救了。”离若自是又惊又喜,借着火蝶微弱的火光,连忙朝那声音的大致方向看去,一个矮小的黑影渐渐在显现出微明的红光中。

“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啊,咳咳咳......”

只见出来一个住着拐杖的小老头,穿着一身藏青长袍,与其道是长袍还不如说是泛黑的烂布条,身上还缠着几根翠绿的树枝,像是多少年没洗过澡了。

离若此前还在期望着有人相救,可看到这脏兮兮的小老头,一时有些无措了:“您是…?”

听此,老头咳嗽声更大了,“咳咳......老朽乃天界最俊俏的土地公,你居然不认识我?”

离若别有深意的看着他。“这......离若眼拙,不知你是这里的土地公。”

过了许久,土地公终于被某人看烦了,嚷嚷着“小丫头,虽然老朽长得俊俏,但你也别一直盯着老朽看吧!”

“额......我......”离若一时语塞。

小老头见她神情不对,“你眼神不对,莫非不相信老朽的话?”

“怎么会呢,我相信你是货真价实的土地公。只是......”离若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土地公现在的行头,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土地公这才意识到,忙往身上看,不禁摇头:“嘿,还不是拜那个老顽童所赐,年纪一大把了,还跟个小孩似的,成天只知道一通胡闹,老朽每次醒来就会被他搞成这样。”

说着,便作法将身上的“罪证”除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待土地公换完,他才想起正事。

“小丫头,看你这样子,不像是凡人,倒像是我们天界中人。”

离若连忙点头,“土地公好眼力,我的确是天界中人。”

听离若这么一说,土地公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亮:“既是天上的仙君,又为何会来到小老头的洞中?”

闻言离若道:“我是不小心掉进了这里,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能出去,现在灵力也所剩无几,您能否施法带我出去?”说着便指指上方。

土地公看了看,脸色骤然一黑,不由怒道:“这谁干的好事?”接着便用拐杖往壁上的树根狠狠地桶去,“老顽童,你快给我出来!”

“老不死,大白天叫我干嘛呢?”清脆声音在洞中回荡,随后树根上泛起了一阵青烟,在青烟缭绕下出现了一个身着绿衣扎着发髻的仙人,他的头发虽已花白,但面容却和普通少年无异。

“好你个老顽童,不好好守护这里就算了,还整天胡闹,说!那上面的压着的巨石,是不是你干的?”

树仙平白的被冤枉,恼怒道:“你个死老头,你哪只眼睛见是我干的?”

土地公气急,便操起手上的拐杖向树仙扑去,“这还用看,就你那脾性,不是你还能有谁?”

树仙身姿矫健,朝后一晃,便轻松避开了土地公的袭击。

几经折腾,土地公累得气喘吁吁,树仙也在一旁拍拍衣袖,抖抖灰尘:“死老头,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坏毛病,别什么事都认为是我干的。”

“不是你干的?”土地公一边喘气一边道:“就算石头不是你挪的,可我之前那身妖怪行头难道不是你弄得?”

“这个......”树仙笑了笑,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说不定是你自己梦游时换上的。”

土地公更气了,脸涨得通红:“你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还敢说是我做的!”说着又操起拐杖。

树仙躲避不及,也唤出树藤缠住拐杖,二人仙力同等,一来二去,便缠斗在了一起,僵持不下。

离若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一时也不知该做些什么,等了许久也不见双方有任何退让,只好出手了。

只见她一个转身遍抓住了挥舞着的拐杖,另一手挡着树仙挥来的藤条,“你们俩不要打了。”

话语刚落便被双方使出的仙法震飞了出去,见此树仙和土地公见此急忙停了手。

土地公连忙扶起离若,询问道:“小丫头你怎么样?”

而一旁的树仙抬手将仙力输入离若体内,离若这才缓了过来。

“我没事,刚才只是被震晕了而已。”虽然两人是一方小仙,但也是仙族,方才那一番缠斗使了不少法力,离若法力不济,灵力耗费实在太多,刚才这样子制止实在冒险得很。

“离若女君你的修为为何会如此......?”树仙没有了声音,这位女君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小仙,修为竟只有若人。

“我从小便是如此,可能与是我天生便不爱修习法术有关吧。”

树仙道:“忘了介绍,在下是守护此地的樟树仙明柳,你旁边的这位老头是这里的土地公长岩。”

“那你们为何还要……”

长岩解释道:“看来你是误会了,我们俩处在这里都有几千年了,平时闲着无聊打闹没有轻重,才会误伤你。”

幻萤域地处偏僻,鲜有外人来访。

树仙和土地公在这里呆不知有多少年了,每天除了互相斗斗嘴打打架这种消遣方式外就是睡觉,现在突然来了这么一位小姑娘,着实让这两人欣喜得很。

离若在这里损了灵力,两人便要留她在这里歇息几日,被离若婉言拒绝。

她本来就是偷溜出来,如今是要想办法离开此处。

见离若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土地公不紧不慢地说:“不急不急,自是有办法出去的。”

他摸摸胡须又用拐杖指向树仙:“小姑娘别看这个老顽童长着一张不正经的脸,只要这个明柳伸伸胳膊,你就立马能出去了。”

“可是,上面压着这么重的石头呢?”

“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明柳倒有些嬉皮笑脸:“论才智修为长岩的确比不上我,不过他能在这里当土地公,自然也不是吃干饭的。”

长岩听此,气不打一处来:“你个老顽童,又胡说什么!什么叫我比你弱!我当年也是在九重天任过职,只是......”只是因贪睡误事被贬下界,被迫与心爱之人分离。

一旁的明柳是知晓内情的,可面对刚认识的仙君,土地公如何能开口?

念此长岩方才神采飞扬的脸色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暗自神伤的他一言不发的叹着气。

离若面带疑惑地看向明柳,问道:“土地公是怎么了?”

明柳摇头叹气:“这死老头,肯定是想着那位天上的那位落芳仙子。”

“落芳仙子?”

离若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嘀咕了声:“我好像听别的仙君谈起过,落芳是什么蟠桃园的仙子。”

“对,就是他的老情人。”明柳将步子往离若那边挪了挪,低头将老朋友的旧事简略地告知了离若。

离若听闻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长岩,不再说话。

“小姑娘,虽然你灵力颇弱,但我瞧着你也像是位份不低天界中人。”

“其实.......”离若想了会儿,觉得树仙和土地公都将这种私事告诉了她,她也不便向他们隐瞒下去:“我是天界梦神尘渊的女儿。”

“原来如此,竟然是尘渊上仙的爱女。”明柳笑了笑,看她的眼神更加别有意味了。

一向迟钝的离若愣了愣,圆溜溜眼珠在周围不停地打转,试图掩盖紧张的情绪,话语也略显结巴:“不知道明柳仙君有何事?”

“我清闲人一个,自是没事,只是......”说着将目光移到了还未从旧事走出来的土地公。

“自从长岩被贬到此处,他和落芳便再无相见。这个死老头虽然不济,但对落芳确是一颗真心,千年都未曾放下。我听说不久后天界天后将会召开群仙宴,不知你是否有机会去到蟠桃园找到落芳,帮一帮我那位郁郁寡欢的老头?”

“这个......”离若叹了口气,这种情况着实让她为难的很。

若不帮他,恐怕她就别想从这里离开了。可若答应了,她又如何跟父君和哥哥说?”

也不知自己是怎样应允的,等离若回过神,她已经成功离开了洞穴,站在了自家门口。

离若耳畔还依稀环绕着明柳的那一句:“当初天后明令禁止落芳与长岩联系,所以这件事,还请仙君替我们保密,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此时,流光仙邸的大门缓缓打开,出来一位仙人。

来人身着一袭素净的蓝衣仙袍,缓缓向自己走来:“你终于回来了。”离殇扫视了一眼,瞧她一身脏兮兮的模样,不由皱眉道:“你这又是去哪里胡混了,弄成这副模样?”

离若想想,既然已经安然地回了流光,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隐瞒了,除了答允洞里那两位小仙的事之外,其他的也就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离殇询问道:“这么说,是那儿的小仙救了你?”

“嗯。”离若点头,伸手拍了拍脏兮兮的衣袖,“当时我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要不是那里的仙君助我脱身,恐怕我就要在那个洞穴里做窝了。”

离殇暗想:留在这里长谈也不合适,如若父君外出回来,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用说也晓得她是去外面胡混了。

随后摆摆手道:“也罢,你先回屋把衣服换了,晚些时候我再来找你。”

离若随手捏了一缕发丝把玩,盘算着现在说服兄长让自己赴宴,也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反而会让他起疑,此事还需好好周详一番,便随着离殇回了洞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