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大梦三生

第二章:上古前奏

大梦三生 喵言 2524 2017-04-15 10:32:35

  天地始开,万物皆为混沌。自祖神盘古开天辟地,世间便有了神、天、妖、魔、人、鬼六界。六界中以神界为尊天界次之,祖神盘古居于神界,掌管六界数万年,六界一片祥和之气。

五万年后

祖神盘古自创立六界后,一直住在神山,现只管理神界诸事。其余五界他各派了五人:盘古好友暮阳上神掌天界为天帝,沧溟接鬼界为鬼王,莫离管妖界为妖皇,幻影统领魔界为魔尊。人族寿命极短,于是盘古便选了人族中的精锐黄帝一统人界。

盘古已经在神山闭关整整五百余年。

一日,他缓缓睁开双眼,离开修炼的洞府,来到神山制高点凌峰俯瞰自己创立的四海八荒,垂垂老矣的他深知自己不久将会历死劫,消散于六界。若他逝去,这六界怕是不会太平多久。

他掐指一算,果不其然,数千年后,六界将经历一场浩劫。天意如此,无法违逆,他已时日无多,也再也管不了这些。

他叹了口气,为今之计只能将毕生功力传于后人,之后的六界是否安定也只能看后人的造化。

盘古在他逝世的前一天唤来了女儿白芷。

白芷何其聪明,她早知父神召她来的意图。人又生老病死,神亦是,只是时间长短不同,在祖神闭关的这五百年间,盘古的一头黑发化为银丝,面容也苍老了许多,这是死劫的征兆。

她看着将要逝去的盘古,眼眸泛着悲凉之情,依然不死心地问道:“父神,你找我何事?”

盘古徐徐地将推算之事告知了白芷,白芷为之一惊,连忙跪下:“父神万万不可。”

盘古叹了口气,带着苍老之音:“我已功德圆满,不久于人世,这是我唯一能为整个苍生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白芷含泪看着他,思索了半晌才终于点了下头。

“父神,在我答应你之前,可否也能答应我一件事。”

盘古看出白芷心思,他点点头遂叹道:“无论何事,我都答应你。”

“谢父神。”白芷早已热泪盈眶,向父神恭敬地叩了三次头。

第一叩是为自己,谢父神养育之恩;

第二叩是替神界,谢尊主对神界的治理;

第三叩是替四海八荒,谢祖神创下了六界。

多年后,神界众神每每谈论此事,他们所知的也只是在神山洞府内祖神就自己身后之事与白芷上神促膝长谈了整整一宿,至于白芷所求之事,除了在场的两人,便再无人知晓。

第二日,盘古功德圆满,身躯化为混沌。

盘古推算无错,仅数千年妖魔两界便发生叛乱,战火纷飞,生灵涂炭。为守护盘古创下的六界,白芷上神带领其余四界共抗妖魔两界,妖魔大军节节败退,仅耗费数百年的光阴便平息妖魔两界内乱,白芷上神立下赫赫战功,也被六界尊为战神。

妖魔两界在数年间不断易主,因此六界平静了一段时日。百年后妖魔大军再次卷土重来。两方大军决战于宁渊,战火一触激发。

妖魔身穿黑色战甲于宁渊西方,其余四界则身披白色战衣于宁渊东处,黑白双方交战已整整三天三夜。

白芷身披染满鲜血的白色明光战甲御马于前,她静默着看着已经节节溃败妖魔大军,对着敌军主将妖皇冷声道:“莫离,不要再做无畏抵抗,还是投降吧。”

妖皇冷笑一声“谁胜谁负还未可知,白芷,这么快以为我方无人了吗?”紧接着,从莫离后方众位妖魔一一散开看,一个身披黑色战甲,头戴修罗面具手持泛着干将剑的妖魔出现在妖皇身旁。

妖皇道:“这便是我方的主帅。”

“呵,妖皇你是找不到别人了吗?”白军的尘渊嗤之以鼻:“竟然用这个名不见经传,带着面具之人做主帅?”话毕,白军众将哄堂一笑。

白芷却面不改色,抬手示意众人噤声。

此人用面具遮脸,看不清容貌,但周边的气泽之强盛却足以与上神匹敌,却无人知晓此人的来历。他的出现,妖魔顿时士气大盛,叫好声一片,与方才萎靡的状态形成鲜明的对比,白方的不少将士见此也开始纷纷议论起此人的身份。

白芷眯着眼,口中带着猜测之意缓缓吐出两个字:“魔尊?”

闻言戴面具之人竟是魔尊訾邯,白军一片哗然:三万年前訾邯现于魔界成为魔界新一任首领,随后打败了妖皇,一统妖魔两界,也正是訾邯突然现世,才带领妖魔重振旗鼓,再次将六界的平静打破。

妖皇回应道:“正是魔尊。”

“原来魔尊之说并不是传闻,那今日便让我见识一下魔尊的功法。”话毕,只见白芷手持离魂剑跃马向上,朝訾邯飞了过去。于此同时,訾邯周身魔气大盛,持上干将剑迎了上去。就在两人快交手的时候,白芷从白马上飞奔而出,两剑相交,摩擦出的耀眼的光芒,随后光芒化作数个火球,紧接着一个接一个毫无轨迹地像四处飞射,其中不少火球落入两方阵营,两方的士兵顿时死伤一片。

“为何总以面具视人,难道是这张脸会引人笑话?”白芷逗弄了訾邯一番,紧接着用剑准备挑开面具。

訾邯早知白芷心思,立马轻易避开,“想看我的脸,那也等赢了我再说。”

两人越斗飞得越高,直至飞到了云海之上,两方的将士也不闲着,都仰着头朝天上看着,摇旗呐喊,生怕错过这精彩的战况。两人功法了得,从天上不时传来激烈的击剑声,连黑云密布天空时不时闪着闪着耀眼的白光,如同白昼一般,白芷与訾邯足足斗了数个时辰,虽互不相让,也难分高下。

白芷使出横扫千军,却被訾邯巧妙躲过。

“你还有两下子。”随后白芷又来了一招如梦幻影,瞬间移动到訾邯跟前,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就在此时,訾邯的诡异的望了她一眼。

那双眼睛,为何会……

白芷微微睁大,动作停了下来。

她面带惊疑的神色,低吼道:“你到底是谁?”

訾邯只是冷笑一声,“我说了,赢了我再说。”紧接着使出一掌疾如风,白芷准备顺势接住,忽然感觉身体不能动弹未能及时避开,訾邯的一掌用了七成功力,硬生生拍在了白芷的胸口,白芷当即口吐鲜血,掉下了云端。

忽觉背后有人接住了自己,白芷转头一看,原来是天界太子玹亦。

白芷嘴角含血微微喘着气,带着异样的眼神望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玹亦瞳色变深,面带焦急之色唤着白芷:“阿芷,你怎么了?”

只听白芷冷声道:“放我下来。”

玹亦震了一震,自从与白芷相恋之后,她就没用过这种眼神望着自己,更未曾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

她,究竟怎么了?

白芷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细细的看着眼前焦灼的局势。

现在的形势早已风云变化,由于白军主帅上神白芷不敌黑军魔尊訾邯,妖魔大军一改萎靡之势,气势如虹,白军在顷刻之间损失惨重。

众位将领见此纷纷劝道:“神上,还是撤退吧,他日东山再起。”

白芷摇摇头,她深知若此次战役至关重要,若四界败了,那父神创下的六界就毁于一旦了。

她,祖神盘古之女,神界尊主,上神白芷现在必须担负起这个责任,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保着世间一个太平。

随后她推开玹亦,掏出玄天之罩,在她身后设下禁制,护住了白方的将领。

白军的主将们见此大呼不妙,白芷上神这是要牺牲自己,纷纷拍打着神罩,呼喊着白芷,希望她能停下来。

白芷向身后的白军回眸望去,淡然的咧嘴笑了笑。

她的双眸露出的是漠然,那是在与他诀别,呆愣在原地的玹亦读出白芷的心思,开始疯狂地拍打着玄天之罩,甚至不断使出一个又一个法术,依旧未能解开禁制。

玹亦眼角的泪水开始泛滥,撕心裂肺怒吼着:“阿芷,不要!”

玄天之罩是上古神器,罩内罩外的人打不破,连声音也隔绝了。白芷听不到玹亦的呼唤,她转头俯瞰下面黑压压一片的妖魔,手中现出银白色光芒,口里也开始念着咒语:

三界九天,阴阳之力,无荒之火,兵解之名,以我之身,散己之魂,愿为天定,虽死不悔。

为保六界安定,白芷上神以身殉世,使出兵解之法,以毕身功力化为无荒之火,燃于宁渊数万里,烧尽数万妖魔,大伤妖魔大军,六界战火暂时平息,天地重新恢复平静。

说书人清了清嗓子,“今日故事到此结束。各位,明日再见。”

“就讲完了?”离若意犹未尽,方才她听得十分入迷,并不知晓白衣男子早已回来。

离若的眼睛治了大半个月,如今她能隐隐约约看到白衣男子,只是十分模糊,看不清他的面容。

“大哥哥,你回来了。”

白衣男子没有作声,良久才冷冷回道:“你的眼睛好了大半,等下我给你输点仙力,就能完全康复了。”

“不是还有几天才能康复吗?”离若不太明白,她只是觉得大哥哥今日十分好奇怪,声音冷冷淡淡,像是变了一个人,。

“一点法力不碍事,况且时间耽搁太久了,我怕你父君会担心。”

离若心里有些不舍,但不敢表现,遂依言点点头。

虽然已经为离若输送了法力,白衣男子依旧用白布蒙着离若的双眼,直到把她送到了流光。

白衣男子将离若静静地放下,离若连忙拉住他,生怕他会离开,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交到了男子的手里。

“这是……”

“谢谢大哥哥这么多天的照顾,离若没有别的好东西,这是我最爱的小木马,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白衣男子拿着这个小木头看了看,又把它放回离若手中:“既然是你心爱之物,那我更不能收。”

“不不不,你一定得收下。”离若嘟囔着嘴道:“这小木马是我亲手做的,本来就是要送给我喜欢的人。”

“我是你喜欢的人?”

离若点点头:“大哥哥是继父君和哥哥之后离若最喜欢的人。”

白衣男子不语,离若拉着他的衣袖,装作生气的样子:“你不收,离若可就生气了!”

“好,我收下。”白衣男子将小木马放入袖中。

离若暗想:趁着大哥哥未走,我得要好好瞧瞧大哥哥长什么样子。随后她摘下白布,睁开双眼,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了,她笑了起来,转头再看她的大哥哥,却发觉白衣男子早已不知去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