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大梦三生

第四章:白衣男子

大梦三生 喵言 3182 2017-04-18 09:10:04

  这棵老樟树差不多已有几千岁了,它的树干比其他的大树要粗壮好几倍,树枝延伸的有十几米远,它们纵横交错,枝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叶子。

玹灵在樟树周围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半个人影,可是她分明能感受到那股属于仙人的气息就在附近。

“怎么没有呢?”玹灵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没作声,只是转着头往周围扫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定格在缠绕在一根粗大的树枝的翠绿树藤上,“这根树藤有些古怪。”

虽然树藤是长于大树,但老树的年岁久远,树藤的颜色显然与这条树藤本身的翠绿有明显的出入,可只关注于找人的玹灵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

他们顺着树藤往大树身后走去,只见树藤在一方灌木丛中消失不见,黄衣女子嘴角一弯,看上去对这条古怪的树藤有了些兴趣,便自顾自地往前方走去。

“小心!”男子连忙拉住她,“那里有个地洞。”

玹灵脸色一窘,瞟了一下藤蔓消失的地方,果然是有个不小地洞,只是被周围茂密的草丛盖住了,不易发现。“这回面子丢大了!”她暗道。

下一秒便甩开男子的手,“我当然知道旁边有个洞,承云谁……谁让你多管闲事了!”大概是心虚,这位女仙君说话语调都比平时大了不少。

不愧是天帝的女儿,还真是好面子啊,承云看着面前的女子有些无奈地笑着。

玹灵看他望着自己笑,脸色有些难看“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转头不再理会他,小心地往前面的地洞边走去,“什么人在这个地洞里?”她从地洞往下看只见黑漆漆的地洞里隐约有一处时大时小的光亮,光亮里有一个黑影不停扭动着。

“应该是有位仙君不慎掉入了洞穴。”这时承云也来到她旁边,“我们把他救上来吧。”说着他伸出双手准备施法,却被一旁女子制止了。

“玹灵,你干什么?”承云有些不解。

“你怎么知道那是位仙君,而不是别的什么呢?”不待男子回答,她又继续道:“如果真是位仙君,按照他的修为早就施法逃出去了,又何必要依靠藤蔓呢?况且这里向来是荒无人烟,像这样子的地洞一般也是仙君施法囚禁妖魔的,怎么会有仙君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

“你的意思是?”

“我估计他应该是妖魔之类的,自然是不能救他,而且还要断了他的生路。”

她好不容易从那里溜出来,自然是不能让旁人知晓,承云虽然一直跟着她,但也一向护着她。

方才两人的谈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周围还是能听清个一二,为了防止他人将此事告发,想想掉进这样的洞里以天界的仙君的法力自然是能保住性命,只不过要多困个几日罢了。

左右权衡之下她也只能对不起洞里的仙君了,于是开始施法,黄色光束照在藤蔓上,随后照着的地方开始着火。

“慢着!”承云施法制止。

可还是晚了一步,只听“刺啦”一声,藤蔓应声断裂。

“啊!“地洞里传来一声喊叫。

可玹灵并没有停下来,她唤出灵力准备将旁边的大石移到地洞上封住。

“不要鲁莽行事!你还没有分清楚就妄下定论,如果他真是仙君,被你父王知道该如何是好!”承云见玹灵闯了大祸不由眉头一皱,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加重。

听承云这么一说,玹灵有些委屈了,眼圈微微泛红,不由怒道:“承云你是谁啊!你既不是我父王,又不是我哥哥,还轮不到你管我!”玹灵到底是天帝的幺女,从小就被众仙捧在手心里,自是娇纵惯了,哪里听得这样的重话。

“你说的对,我的确是管不了你,但你身为天界的公主,更应该以身作则不是吗?”承云把语气放缓,想要慢慢引导眼前这位公主。

此时的玹灵却忽然掉头飞走了,她早已气疯了头,自然是听不进承云的话,但迫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反击,只能用行动发泄自己的情绪。

“玹灵!”承云无法也顾不上看地洞里的人是否安好,便追着黄衣女子飞走的方向飞去。

碧空万里,九重天上,众座仙岛立于茫茫云海之中,忽闻一阵琴音从龙头传来,琴声瑟瑟,如泣如诉,闻者随心而定,可谓喜之更喜,悲之俱悲。

琴音所在之处云海翻涌,仙气缭绕。有一人坐于亭间正低头抚琴,他头戴玉冠,面若桃花,眼眸乌黑深邃,青丝如上好的绸缎,垂于双肩如瀑布般落下,白衣飘飘,遗世独立。

他继续拨弄着琴弦,而目光则从古琴望向远处,像是在等待这什么人,整个仙山除了他的琴音外异常寂静,但这样的寂静不久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

“怎么了?如此气冲冲地跑来,是谁又惹我们公主殿下不高兴了?”白衣男子收回思绪,一如往常低头继续拨弄着琴弦。

“还不是承云,他……”

不等玹灵说完,只见承云直接朝白衣男子跪下,“太子殿下,你命我戍守承欢殿,公主此次私自出逃,是我看管不力,承云特来请罪。”

玹亦好似知道承云要说什么,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看着面前这位黑衣男子良久,随后又招呼玹灵随他去殿里拿些东西,约莫过了两个时辰,两人才慢悠悠的从殿里出来,见承云还在那里跪着,丝毫未动,玹亦微微一笑,示意让他起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玹灵任性贪玩自然是闯了不少祸,你没有及时阻止也的确要罚,不过刚才也已经罚过你了,下回可要当心我这妹妹。”说完便示意让他退下。

“是,太子殿下,承云定当不负太子殿下所托。”承云站起,向玹亦鞠了一躬,随后转身离开。

玹灵可不是个能忽悠的主,虽然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但见兄长对承云的惩戒如此草草了事,心里顿时有些不悦,她又是个藏不住话的性子,承云还未离开多久,就憋不住了抱怨道:“哥哥,哪有你这样罚人的?”

白衣男子转头看向玹灵,挑眉道:“哦?那该如何罚?是把他押入天牢?还是要罚他下界受轮回之苦?”玹亦知晓这个闯祸精的脾性,加之他也了解承云的为人,再从承欢殿那里了解的情况,不用玹灵开口,事情的大概他便摸清楚了,孰是孰非他心里也有底,只是碍于玹灵的面子,未开口罢了,谁知这小丫头居然还恶人先告状。不禁让他有些叹息,究竟什么时候他这个妹妹才能真正长大。

“难道不应该这样吗?”承云在天界担任一个小官职,但却是天界四君子之一,性子最为实诚,一向与玹亦交好。玹灵见自己大哥如此包庇,心里自是有些不服气。

玹亦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无奈:“好了,只有我们公主殿下惹别人的份,哪有人敢欺负你?说吧,这回是什么事?”

“还不是……”玹灵突然沉默了,玹灵虽为天界公主,但法术不济一直在徘徊于上君之列,为了能早日升为上仙,十年前天后茗烟便禁了她的足,让其在自己府邸好好修炼仙术。明面上是让她修炼,其实玹灵自己清楚,母后是让她修身养性,上个月她好不容易设法从枯燥无聊的修炼中脱身出来,结果又被承云发现,如今她自然是不想让自己的哥哥又把她捉回去。

见对方不语,白衣男子微微垂下了如扇般睫毛,“定是为了不久后母后召开的群仙宴。”

玹灵双肩微微抬起,有些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急忙道:“才……才不是呢?”玹灵到底是少年心性,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总想着解开束着自己的枷锁,去外面放肆的闯一闯,玩上大半年,一心怎么可能在天界的群仙宴上。但这也是念想而且,她到底是天界的公主,哪里会跟其他人一样有着她所想要的自由。

玹亦不同,他比玹灵年长三万岁有余,经历过大风大浪,玹灵什么心思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再说他和玹灵血脉相连,她虽没说,但论现今能让自己的妹子如此焦虑的恐怕也只有一个月后的群仙宴,“难道是兄长我猜错了?”

玹灵面色一僵,眼睛直直盯着他,小声嘀咕着:“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玹亦微微放下眼帘,不禁浅笑:“纵横六界,能让我妹妹放在心上的除了抵御妖魔两界来犯这种大事外,无谓也只是那么几件事。”

见逃跑之事被捅破,她也只能求着自己的兄长,“哥哥,我求你了!你就当做没看到我,不要把我交给母后!”玹灵贵为天界公主,养尊处优,天不怕地不怕,就连天帝暮阳都管不了她,不过她唯独怕了天后。

“妹妹,你不应该求我,而是……”话还没有说完,远处便传来了一声醇厚之音:“玹灵。”

“不会吧!”玹灵瞪大了双眼,面色煞白,放在身前的纤纤玉手由于惊恐也开始颤抖。她自然是知晓声音的主人,不过还怀着一侥幸认为这只是她的错觉,可抬眼看去,那一丝侥幸瞬间被浇熄。只见一个白色身影落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云海之上,慢慢向他们靠近。

来人身着一件略为简单的素白长裙逶迤身后,腰间系着的一块暖黄玉佩,除了在衣摆上用深色丝线绣着几只展翅的凤凰和银色丝线绘出的祥云,便再无其他装饰,如此素雅却又不失华贵之气。她手戴白玉镯,乌云般的发丝在头上简单挽了个发髻,插着两三只银玉簪子,白皙的面庞上眸如玹灵一般,灿若星辰,却又与之不同,带着看透世间的沧桑之感。

玹亦看着天后倒是一脸平静,只是内心早已翻涌,其实他也有些无辜,自听闻玹灵逃出去之后,他便封锁了消息,不过他知道天后早晚会知晓,只是不知是遗漏了,还是天后早在那里安排了眼线,速度委实有些忒快了,看来定是要被妹妹误会,他眼底流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玹灵见是天后,便也清楚自己是逃不了了,便转头狠狠地瞪着身旁这位背叛自己的“小人”,也一面想着编怎样的理由来唬天后。

而此时天后已到了玹灵面前,又叫了一声:“玹灵。”

“母……母后,你怎么来这里了?”玹灵假意地微笑着,不仅是嘴角,就连双眼都快弯成了一条线,不过任谁看着都知道那只是勉强装装样子,玹灵随后也意识到了这点,眼底流露出了无奈之意,接着略微低着头,一边暗骂自己的笨拙又一边不时地注视天后的神态,深怕母后会降罪。

“你说呢?”天后唇角微微弯起,虽有一丝笑意,但眼底却波澜不惊如死寂一般,玹灵看此心里有些发慌,虽没有作声,却不断地朝身旁的兄长挤眉弄眼,玹亦也明白天后此时的镇静也只是暴风雨降临之前得平静罢了,看来玹灵这次是真把母后惹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