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大梦三生

第五章:巧言护妹

大梦三生 喵言 2531 2017-04-24 15:46:39

  玹亦暗自思忖了会儿,见天后准备带玹灵离开便躬身上前为妹妹解围:“母后,可否听儿臣一言再处罚阿灵也不迟。”

她停下脚步,面对茫茫云海缓缓道:“你说吧。”

自从被禁足后玹灵总设法逃跑,十年间不知道有多少次逃跑未遂,如今被天后抓个正着,正准备乖乖回去受罚,却见事有转机,灰暗的眼眸顿时有了光彩。

“敢问母后,自父神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已过了多少春秋?”

天后自然也想知道,玹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不紧不慢地说道:“算至今日,已有整整七万年。”

玹亦再问:“那父皇执掌天界已过去多久?灵儿现今多少年岁?”

天后眼中露出一丝疑色:“若论你父皇执掌天界已有三万年有余。灵儿不到四万岁。”话毕又意识到什么,疑惑更甚,又反问道:“太子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男子眼眸有一丝微光,俯身道:“母后,六界存于世间已有百万年,而父王自接管天界也只是三万年,阿灵却不足四万岁。”

“就因为公主不足四万岁,太子就让我绕过她?”

“当然不是。”玹亦扬声道:“母后不仅不能宽恕她,而且对阿灵还要重重地责罚。”

玹灵的脸色顿时由白转红再变青,她偷偷扯着他衣袖,向玹亦传递心语:“哥哥你个骗子,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怎么还要母后惩罚我?”

玹亦略有深意的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妹妹,视作安抚,传音道:“相信我。”

玹亦字里行间没有一丝起伏,其中意味着实让人无法猜透。

玹灵看了看他,也不知道该相信他好,还是该怀疑,不过以她对兄长的了解,她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他,朝他做了个手势,表了个态。

玹亦看了眼,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似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接着缓缓道:“当年祖神盘古开辟六界,在这六界中寿命是最短的当属人界,只有百余春秋。”

“的确只有百余春秋。”

“祖神创立六界后,已过去了数万余年,可寿命最短的人族却依然能存于六界。母后,您不觉的奇怪吗?”

天后道:“人界历代更替不断,英雄才子辈出,如何奇怪了?”

天后目光似山般重重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就连玹灵都能觉察到那种沉重的压迫感。

“那些人是如何成为英雄的?”

不待天后回应,玹灵便抢声道:“这个我知道,每逢乱世就会出英雄。”

“那才子呢?”

“这个……”玹灵看了看天后,不再说话。

玹亦神色如常,语气平静继续道:“人族有位叫孔丘的曾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族爱四处游历结交友人,因此博学多才。阿灵年岁虽有数千年,却久禁于九重天上,人族只有百余光阴,却才华出众。与之相较,人族寿命不及阿灵的千分之一,可若论见识远达,阿灵的只是沧海一粟。”

这么一说,天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玹亦下了套,“这么说,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儿臣绝无此意,只是阿灵年纪尚幼,多年未曾出过府邸,一时好奇外面的世界,才会违逆母后的旨意。”

玹灵见此,也明白兄长的深意,立马表现得十分委屈,目中含泪跪到天后身边:“母后儿臣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哥哥也是一片好心,您就绕过我们吧!”

天后毕竟是玹灵的母亲,她的小计俩怎么可能瞒得过天后的眼睛,只是想来淡漠的玹亦都如此求情,自然是要卖他一个面子的。天后暗自叹了口气,随即道:“好了,起来了吧。”

虽然语气依旧寡淡,但面色以缓和不少。

玹灵见此,心下一喜,立马起身向天后撒娇道:“谢谢母后!儿臣就知道母后这六界中是最好的最美的上神!”

“你啊好了伤疤忘了疼,少跟我贫嘴。”天后满是无奈,既是对自己,又是对女儿,“若你有你哥哥一半好,我也不会把禁在这九重天上。”

“母后,儿臣向你发誓,以后再也不敢闯祸了。”说着,玹灵抬手作势准备起誓。

“算了。”天后自是不信,“你的保证还是留着骗你父皇吧。”天后看着与自己相似的面孔,眸中流露出宠溺之色,随即又收敛起来,乘势暗中抬手作法。

玹灵到底天真,只顾高兴去了,哪想到会有后招。待发觉为时已晚,她一边试图挣脱,一边埋怨道:“母后,你不是说不罚我了吗?”

“母后是答应饶了你,那也是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但我可没答应解除对你的禁制。不久后就是群仙宴,这段时间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

随后挥了挥衣袖准备将玹灵送回了承欢殿。

天后的虽然话是玹灵说,但却是话里有话,玹亦当然也是听得出来,只能垂了下眼,并没有阻止。

待天后招来凤凰才道:“本后此次前来,不仅为了玹灵,也是为了太子你,暮阳虽然已经执掌天界几万年,但迟早也有退下来的时候。你身为天界未来的主人,也该参加一些天界的盛会,不能总寄情山水,不久后便是天界盛事,你父君身子不比以前,你也需多劳心才是。”

说完便召来了凤凰,凤凰载着天后往西飞去,随即消失于云海。

暮阳所出就只有玹亦和玹灵,玹灵年幼有不谙世事,掌管天界的重任自然是要落在玹亦头上。

“玹亦谨遵母后教诲,定会赴宴。”话毕,有一丝不明神色在眼睛里闪过,玹亦又坐于亭中,准备继续弹奏着古琴。

当手一触碰到琴弦,随即又将它抚平了,他抬眼望着远方,这时从他袖中飞出一只火蝶,他就这样默默注视着它,火蝶飞啊飞,挥动着自己的翅膀,发出耀眼的光芒,停在他的肩上。他抬手接过了火蝶,看着它良久,像是记起了以前的岁月,嘴角微微上扬,但眼眸却盛满了悲凉,随后他有些支撑不住了,缓缓闭上了眼,眼角有一丝光亮,“三万年了,这六界天地早已沧海桑田,轮回万载。万年的岁月太过寂静,我只身一人该守到何时?何时,才能再见到你?”

一片黑暗里有一团若隐若现的红光在闪动。

离若一边抬眼望着流出一丝微弱光线的上方,一边忍不住叹气道:“真是白忙活一场。”之前还有灵力离开。

可现在洞口不但被堵,连看清周围都要靠火蝶,可自己的修为实在不济,加上之前已消耗了不少力气,只留下一点灵力来维系火蝶,时间一久,火蝶的光也开始渐渐暗淡。

两个时辰前,离若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洞口,会心一笑:“终于可以出来了。”脑海里不由浮现出自己回到府邸后,自己能够自豪地告诉哥哥:自己的修为大涨,以后不用靠你我也能保护自己。”

忽然不远处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什么人在这个地洞里?”一个清柔的女声从上方传来,之后在洞口便出现了一个小小人影。离若喜悦更甚,有努力地向上爬了爬。正欲让他们拉自己上去,紧接着又传来一声男音:“玹灵你干什么?”不待她多想,树藤另一边应声而断。

“啊!”她大叫一声,身体垂直向下坠落。周围的风顿时向四周涌来,衣裙和黑发在风中飞舞,眼见就要摔得粉身碎骨,此时离若自发释放出灵力,灵力和下冲力相互摩擦散发出耀眼的白光包围着她迅速缓冲着,最后撑着离若最后缓缓停在地面上。

因为害怕,离若自始至终都是闭着双眼,可过了好半天也没有任何感觉,身体也未有异样。这才睁开眼,起身一看才发觉自己竟安稳的落在了洞底。

“应该是火蝶帮了我,不然刚刚掉下来就要摔得粉身碎骨了。”念此,离若微微一笑,可随即一股怒气也紧接着泛滥出来,她牟足劲儿狠狠一跺脚,震得脚底下的土地都抖了抖,“到底是谁干的!”

话音刚落,周围某处便传来一声苍老醇厚之音:“是谁再扰我清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