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狐生六记

第四章 醉红尘

狐生六记 lb宇桃大大 3589 2017-04-26 18:17:08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上桃花始盛开。

然而,不管天地景色如何变化,十里桃林的桃花却始终一尘不变。

桃林深处,桃洛的洞府内。

桃洛正闲敲着棋子等待着胡曦,可胡曦指间的那颗子却迟迟不肯落下。

雨儿在一旁用小炉烧着泉水,等待着水开,好沏茗茶。

啪!胡曦突然一子落下,棋子与棋盘撞击的清脆响声,打破了这片短暂的宁静。

“我想去人间。”当胡曦突然说出这一句话时,桃洛和雨儿都为之一愣。

“怎么好好的突然想去人间了?”桃洛目观着棋局,思忖着下一步的走法。

“我听说人间有很多趣味,所以想去看一看。”胡曦看着桃洛言道。

“恐怕是想去遍尝人间的美酒吧!”水开了,雨儿又沏了壶新茶,倒了一杯给桃洛,倒了一杯给胡曦,而后拆穿了胡曦,说道。

“哈哈哈哈,还是雨儿了解我。”胡曦老脸一红,干笑一声,而后向雨儿问道,“雨儿,你要陪我去么?”

雨儿放下了手中的墨玉茶壶,“哼,我才不要去呢,又不是没去过,十里桃林多好呀,安逸宁静,与世无争,祥和幸福,人间怎可与之相比,我不去,我要陪桃洛大哥。”

平日里胡曦和雨儿吵闹归吵闹,谁也不让着谁,可如今胡曦真要准备离开去人间了,雨儿反倒是有些担心起了胡曦,“人间可不比桃林,那里鱼龙混杂,人的心性复杂难猜度,胡曦,你去往人间之后可得注意安危啊。”

桃洛在一旁笑了,“雨儿,没事的,别担心,胡曦可非当年的你啊,呵呵,以胡曦现在的修为,能伤他的人不少,但想要轻易杀他的人,还没有几个。”

桃洛接着对胡曦说道,“胡曦,只要不捅破天,出了任何事,我帮你担着。即使出了意外,捅破了天,我也会想办法尽力帮你化解。”

“谢谢桃洛大哥!”胡曦对桃洛拱手施了一礼。

第二日,桃洛和雨儿送别胡曦出了桃林,就在胡曦准备一转身便要离去之时,桃洛摇了摇头,叫住了他。

“胡曦,不可就这样随意去了人间,你得“变一变”。”

“变一变?”胡曦有些不明白。

桃洛和雨儿无奈相视一眼后,随身起了变化,变得凡俗了许多,为胡曦作了示范。

“噢哦,原来所谓变一变是指这个!”

……

“你们看我这一身行么?”胡曦幻化后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向桃洛和雨儿寻问到。

“不行,还是太出尘了!一看就是妖精!”雨儿评价道。

“那这样呢?”胡曦改了些许。

“还是太俊俏了……”桃洛出声。

……

“这样呢?”

“差不多吧,这个就可以了。”这次桃洛和雨儿共同点了点头。

“好,那就这副模样了!”

胡曦化成了一俊俏公子,虽然将自己容貌改变了许多,虽然乍一看还是他的面容,但是平凡朴素了许多,如同将明珠给蒙上了尘。

一袭白衣猎猎,面容清秀俊俏,手握玉折扇,仿佛真是一那混迹红尘的公子哥。

在临走之前,桃洛临时教授了胡曦一些凡间的礼仪与常识,给了他一枝桃枝和一只乾坤袋,桃枝是保命之物,必要之时催动,可相当于桃洛亲临;而乾坤袋中里面装了些仙丹和银两,足够他在人间逍遥一段日子。

“胡曦,记住,在凡间可不能胡乱使用法术,扰乱凡间秩序!”桃洛最后提醒胡曦。

“知道了,桃洛大哥。”胡曦挥手说道。

告别了桃洛和雨儿,胡曦沿着小妖们所说的道路来到了人间。

虞渊与人间相连的地方在一处山脉间,胡曦从中出去,便一脚踏入了凡尘。

“原来,这便是人间啊。”

胡曦放眼望去,人间与十里桃林周遭的景色差别并无太大,唯一的区别仅在于,十里桃林及其周遭景色,太过仙幻缥缈;而人间不同,它更显真实。

胡曦刚下山后不久,便遇上了一个上山砍柴的老樵夫,“老丈,你可知帝都如何走?”

老樵夫摆了摆手,“帝都……我只是听人提起过,具体怎么走,这个……我也不清楚,要不,你到前方镇子上问问。”

“好吧,谢谢老丈了。”

胡曦摇头,叹息了声,心头懊悔啊,早知道就把那几只小妖扣下了,现在拿来带路多方便……偌大的人间,这下可怎么找帝都啊?

好在,没走多远前方便出现了一方小镇,胡曦笑了笑,有人的地方想要寻路便好办多了

……

镇上,一间酒楼内。

“那全上吧!”

“好嘞!客官你稍等片刻。”

胡曦点了满满一桌的酒菜……

“这人间食物……还蛮美味的!”处尝几口之后,胡曦手中之箸明显快了几分……

酒足饭饱,胡曦起身便要离去。

“客官,你还没结账呢!”店小二急忙拦住了起身离去的胡曦。

“结账?”胡曦呆呆地看着店小二。

“哦……”片刻之后,胡曦回想起来了,桃洛是提醒过他有这么回事,于是,他从怀中掏出了乾坤袋,从中随意取出了几锭银子,抛给了店小二,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酒店。

这下子可轮到店小二呆了,店小二望了望那扬长而去的白衣身影,而后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有点沉甸甸的银子,傻傻地呆了好久……因为,他手中的这些银子,是桌上那些酒菜的几十甚至上百倍价钱!

店小二吞了吞口水,“这……这……这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吧!”

……

胡曦自从付完账,出了小酒楼门之后,便发觉有人一直跟在自己身后。

走到一道巷尾处,胡曦一个转身间,隐匿了自己身形。

等待片刻之后,一个约摸十六七岁的绿衣少年出现了。

少年四下张望,却是跟丢了人影,“人呢?刚才还在这呢,怎么就不见了?”

突然,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临空举了起来。

“说,为什么跟着我!”胡曦发问。

“……饶命……公子,快放手啊……我快不能呼吸了……别误会!我是来帮你的。”少年此刻双脚腾空,满脸通红,双手使劲地扒着胡曦的手,可惜那只手如铁钳子一般,一动不动,牢牢地扣住了他的脖子。

“帮我?你为何要帮我,说!”

“……公子……我刚在酒楼……看你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想要帮你……公子……快放手啊……我快要被你掐死了……”

胡曦手一松,少年瘫软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公子……我真的是来帮你的。”

“哦?那你便说说,你,要如何帮我?”胡曦弯下腰,与他目光相对,双眼紧紧盯住了他,嘴角上扬,来了兴趣,他倒要听听,这个少年口口声声说要帮他,是怎么个帮法。

在胡曦的一双眼睛注视之下,绿衣少年感觉到了一身彻骨的寒意,在这股寒意下,他不敢撒半点谎,吓得有点结结巴巴地将心中所想的全部说了出来,“我,我知道去帝都的路,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你到了之后,你得,得付给我一些银子,作,作工钱。”

“呵呵,原来如此,好,那就这么办!”胡曦听后,爽快答应了。

少年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果然,大户人家的公子,钱多人傻,自己这下,不仅可以一道游玩帝都,还可以顺便吃遍山珍海味还不用自己付账了,想想都是开心。不过,少年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若是说了出来,谁知道这位主会怎么干掉自己。

实际上,他自以为打了如意算盘,可惜,他应是不知道胡曦身份,他若是得知了胡曦的真实身份之后,估计应该就不会再有如此这般想法了……而且胡曦又怎会不知少年郎的心思,他此次人间行的目的只是为了一品帝都苏家美酒醉生梦死,其余杂事,都与他无关,银子对他来说,真的无所谓,如果能助他快些找到帝都苏家,他不介意带上此人。

少年原来名叫孔语,自从自荐胡曦之后,一路上也算尽职尽责,领着胡曦一路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好不痛快。

“人间原来有这么多好吃好玩的玩意儿。”胡曦欣赏着拎在手中一副紫贝风铃道,这是他于万千所见之物中一眼相中,准备带回桃林给雨儿的礼物。

“那是,好玩的东西还多着呢!”少年孔语夸耀道,“你带着我,我保证让你吃得尽兴,玩得开怀!”

“呵呵,红尘真是多趣味啊!”胡曦笑道。

历经了一个多月,胡曦和孔语二人终于到达帝都了。

“公子,我们去放松放松吧。”孔语领着胡曦停留在了一个脂粉飘香的场所。

“醉春楼,这是个什么地方?”胡曦疑惑地看着孔语。

孔语没有回答,只是嘿嘿一笑,“公子去看看便知道了,保证让你身心舒爽!”

还未进门,胡曦和孔语便被门口一帮妙龄女子给包围了,而后,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走了出来,笑脸相迎,“姑娘们,贵客来了,还愣着干嘛呀,里面请啊!”

“这……”胡曦还没明白如今是何状况,便和孔语被推搡着进了醉春楼的门。

妇人将胡曦和孔语领进了一房间,便好酒好菜地伺候上了。看到了酒,胡曦也不再多问什么了,坐于桌畔,兀自饮起酒来。

“不知两位贵客可有中意的姑娘?我们这的漂亮姑娘可多了去了,呵呵!”妇人笑脸莹莹,看着胡曦和孔语的神态,审度着两人的口味。

“没有没有,去,把你家长得漂亮点的姑娘全叫过来吧。只要把小爷我和这位公子给伺候好了,银子有的是。”孔语站在胡曦身边冲那名中年妇人喊道。

妇人道,“好咧,我这就去叫!”

“没想到,这里酒还不错。”胡曦几乎将整个醉春楼的酒酿都遍饮过一番后,举起手中杯,评价道。

“公子,你怎么不玩啊?”和姑娘们玩得不亦乐乎的孔语来到了胡曦身边。

“我只爱酒。”胡曦看着指尖酒杯道。

本来胡曦这里也是有姑娘来的,可是胡曦自打一来便坐着独自饮酒其余的什么事也不干,冷如万古不化的冰山,姑娘们暖不热这块冰山之后也就不在此自讨没趣了,去陪伴其他人了。

“你们都下去吧。”看到胡曦这个金主都不玩,自己又怎好意思玩下去,于是,孔语遣散了一大群姑娘,只留下了一两个,服侍他们两人喝酒。

深夜子时之后,孔语早已喝得烂醉如泥,趴在桌子上说着胡话,而胡曦却还依旧在饮酒……

“你们这还有没有其他好酒?”胡曦有些微醉,继续让上酒,然而老鸨却不敢再给他供酒了,因为,他的面前,酒坛已堆叠如小山,惊呆了众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