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沧海有时尽

第二章:月隐初见璃夏

沧海有时尽 笔间水墨 1694 2017-04-04 08:56:51

  璃夏祭出碧海珠,将灵力注入,掌风凛冽的袭向一株开得极盛的木槿花,此处正是月隐的藏身之处。璃夏觉得微恼,竟一时看得投入,未察觉被人跟踪。也不知此人是何身份,此举意欲何为。她不知道,其实月隐观察她多时了。

月隐看见南风吹过北华山,吹过木槿花海,掀起层层波浪,天边云霞变幻不定。南风吹开女子如瀑的三千墨发,好像吹开一树的木槿花,他初次见她便觉着她惊为天人。画面定格那一刹那,月隐竟忘了呼吸,他情难自已的喃喃:“只闻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今方知,素素一枝绽,艳艳绝天下。”他觉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和不规律的心跳,这是他活了三万年不曾遇有过的奇特体验。当他目光触及她眉心那一颗朱砂痣时,一种不可名状的熟悉感强烈的袭击着他。月隐,刻意隐去身形,收敛灵力。方才走近安静看书的女孩。远见时,只觉得惊艳;近观,却能察觉出女子身上有一股异于常人的独特气质。只见女子眉目如画,眉间神色浅淡,眼眸如水清澈。

月隐,身为魔族最尊贵的王子,又因近来天族与魔域交好,他可谓是上穷九天,下及碧落,人神魔妖,各色人等皆见了不少,其间不乏绝色美人,却未曾有一人能入得了眼。他总觉得,整个三界,美丽的面孔固然多,有趣的灵魂却奇缺。然而,眼前的女子,却引起了他的极厚的兴致。隐月似乎觉得,他的生命从这一刻才开始。邪魅一笑,却并未上前,他想静静的看着她,连呼吸都刻意放缓了,似是怕惊扰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女子。他看见,阳光在枝头跳跃,女子极安静的翻看一本经书,时而蹙眉,时而浅笑,如花的容颜在阳光下泛着洁白的光,雪白的肌肤白得近乎透明。有几片花瓣随风扬起,又随风飘下,轻缓的落在女子墨色的发间,像一只静卧的蝶,随时可能振翅飞离,这样看久了,月隐觉着那艳艳天下的女子似乎也快化蝶飞去了。这样想着,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心口的位置开始微微的疼。他还来不及分清,前一刻钟的感觉是不是真实的,便又察觉出一丝危险来。只见,女子周身有一股极淡的力量,致使方圆百里内的灵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女子有些瘦弱的身体,随即形成一股强大的气流,周围洁白如雪的木槿花纷纷汇集。只见纷纷扬扬的木槿花如利箭般射来,寒气逼人,雪华未料想这看似柔弱无害的女子,警惕性却如此之高,更未料想修为也如此深厚。心里想着,手上动作却不曾迟疑,月隐快速在自己周围结界,以抵御这突来的攻击。在他准备反击时,却下意识的减轻了灵力,直觉的他并不想伤害女子。躲过女子的攻击,隐月快速施展术法,一念千里,回到了魔族宫殿,落墨宫。

隐月回想今日种种,他觉得实在是太反常了。他觉着似乎一遇上那女子,他的一切就都开始失常。还有一事,他实在想不出,他在哪里露出了破绽。魔族王子月隐,自负极高,他自认为他的术法,三界之内还没有几位神仙能识破,而事实也是如此。“没道理呀。怎么会被发现呢?虽然,那女子看起来修为极高,可也不至于会高到如此境界。能识破魔族的隐身术,幻境十八重呀。”

心中实在抑郁,感觉一口气憋在心里,不上不下的。他觉着好巧不巧的,自己的隐身术被一位女上神给破了,不仅破了,还破得颇彻底。这也就罢了,谁还没有个疏忽大意的时候呢。但他想不明白他怎么就给逃了呢,逃也就罢了,谁还没有个突发情况呢,不能面对的,没必要硬碰硬呀。可为什么他要逃得那么快呢,一念千里啊,连魔族的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他暗想,活了三万年,今次他丢人也是丟大发了。哪次与人打架,不是对方逃的,也有不逃的,那都是被他打趴下,有心想逃也逃不了的。今次还真是破天荒,头一次呢,都给他撞上了,以往都是他闲闲的看戏,得,今次可好,他遇上也就罢了,好巧不巧他还是主角。

思绪太多,反而让他冷静下来。想不明白便不想了。多愁善感,伤春悲秋,一向不是他月隐会做的事。其实,月隐找不出自己行踪败露也是情有可原的。试问谁又会想到隐匿了气息,却还有强大的天青花的香气外泄呢?好巧不巧的谁又会想到遇见的是人鱼族拥有除了南海龙王以外灵力最强大,修为最高,悟性最好的人鱼十七公主璃夏呢?璃夏自小便天资聪颖,她不仅耳聪目明,鼻子还特别灵敏,能轻易分辨出不同的花草气味,甚至各种香料的成分,方圆百里内的各种气息都能轻易捕捉。说来月隐能近距离待那么久,可以说是奇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