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九幽芒芒

第二章

九幽芒芒 839988190 3014 2017-04-23 15:48:37

  翌早,因蝶急急唤我。

“芒导师,您倒是睡的死沉。节芷夫人与白陆仙主可在门外侯您半个时辰了!”

我揉了揉惺惺睡眼,嘴里喃喃:“这才将将躺下,天这么快就放亮了啊。”

因蝶欲侍候我更衣,我将她推开。

“你这是做什么,我却不习惯旁人服侍呢,况且,我将你视作妹妹,以后可莫要再这样。”

“是是是,芒姐姐,您可麻溜点吧。”

出得门外,白陆拥着双臂,朝我嗤嗤直笑,弄的我老脸通红。怎么说我也活了十万余载的人了,名节还是要紧的。倒是节芷师姑知解女儿家羞意,狠瞪了眼白陆。他这才哼哼两声,前边领路。

我思忖这南则仙派是不是所有男子都如白陆这般,当真是坏到极致,坏的彻底。

前边白陆掐了个诀,纵身一跃,破空而去。我与节芷师姑同样掐了个诀,紧跟其后。

不多时,来得仙派山门前。四位峰主已经侯在这里,弄的我又是一通脸红。倒是素乐朝我浅浅一笑,方才让我缓和了不少。

再往下扫一眼,偌大的一个广场,立着不少些人,瞧得他们服饰着装,也应该是近来新进的弟子无疑了。

白陆双臂后持,俨然一副仙风道骨。我瞅着扎眼,后退了小半步。

“想必,各位也是慕着我南则仙派的名声而来,这几日,各位也应知晓我仙派仙规。在此,我特再告诫两点。一,凡入我南则仙派,不得以仙派名义在外为非作歹,否则,天涯海角,必当诛之。二,自今日起,你们皆是我南则仙派之弟子,不得以任何借口在仙派内伤及他人性命,违者,不论身世,不论缘由,必当诛之。”

“另外,以往皆是节芷真神授业,自今日起,我仙派新进弟子之一切授业,日常,均由班芒女仙负责。”

至此时,我方才有些惧怕。且不说以往皆是凌云师尊指教我如何吐故纳新,如何掐诀变换,这适才闻听这新进弟子日常起居,也均由我负责。心中恍恍惚惚,不知该如何是好。幸得白陆接下来的一番言辞,着实让我安心了不少。

“当然,班芒女仙虽与你们无异,也是将将进入我南则仙派。不过,她可是真神仙徒,自身也是半仙之位,教导你们绰绰有余。加上节芷真神亦会从旁辅佐,各位亦无需担忧。”

言罢,白陆手中掐诀,腾空不见。

余下四位峰主似是并不急着离开,我当是如白陆所言,会帮衬我一把。却见他们立在原地,无动于衷。也并不开口说话,众人皆齐齐望着我,弄的我又是一通脸红。半晌,下面弟子开始议论纷纷。

心中委实委屈,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芒丫头,这个,师姑就帮不了你了。你若要竖立威信,亦或是要处好关系,都需你自己开口。我若帮你,倒会适得其反。”节芷师姑应该是委实看不下去了,给我鼓了口气。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当是好意,哪曾想,身子这么一轻,趔步到了适才白陆站的位置。

罢了!到底是生活了十万余载的鸳鸯!一张床榻睡不下两样的人!

“咳,咳!”

我故作老沉,实则心里虚到长毛,然这么一咳嗽,下面却是安静了不少。

“我是班芒,他们皆唤我芒丫头,你们可以唤我芒导师。接下来的时日,你们一切的基础仙法都将由我教授。直至你们被我身后四位峰主看重,收入他们峰下。”

“当然,这个过程或许很短暂,亦或很漫长,亦或你们与这四位峰主皆是无缘。”

“不过,我深信各位绝非平庸之辈。若真是入不了四位峰主仙眼,也是无妨。天下之大,既有南则仙派,少不了有北则仙派,东则仙派。在授予你们基础仙法前,我要告诫你们,仙道一途要的是执着与信念,唯有坚强的信念与不断的执着,方能有所成就。一定切莫轻言放弃,切莫自暴自弃。”

“我一届女流况且修得个半仙之位,下边节芷真神有话说与大家……”

我后退一步,让出节芷师姑与他们说道。在我慷慨激昂的一番言辞下,下边那些个弟子已然是激情澎湃。

四大峰主皆是异样神色瞧与我,弄的我又是一通脸红。近来越发脸皮薄了,受不得那些个直勾勾眼神。

节芷师姑交代些修炼禁忌事项,又点了番名,便也作罢。

……

息罢耀光石,毛呢鼠探出脑袋。

“芒姐姐今天当真是威武,一席话说的下边那些个愣头青是迫不及待呢。”

当日白陆真神与节芷师姑见罢毛呢鼠后,特特交代,切莫在人多眼杂之地显露这小泼皮,一来怕引起有心人惦记。二来,毛呢鼠并非我现在看到的这般简单,往后自会知晓。

是以,今日我在上边说道,这小泼皮按耐不住,定要蹦跶出来与下边一众弟子前耍弄一番,被我死命遏制。这会儿琢磨着是憋坏了,因蝶将将出去,他便急急言语。

“我所说那些言语,断然不是信口开河。仙道一途原本修的便是信念,我说与他们的,也只是师尊教与我的。这十万余载,我也证实了师尊所言不虚。如若信念不坚,我也修不得如今之位。”

我将这小泼皮捧出,托于手上。心中思忖着明日便是正式教与那些弟子基础仙法,倒也睡不踏实。

“话是这么说,不过今日我见好些男弟子瞧着芒姐姐,皆是两眼放光,芒姐姐当心咯,莫要被哪个俊俏的男弟子勾了魂魄哦!”

“讨打!”

诚然这小泼皮是讨打。

且不说我心中于风情之事无半点兴致,单就自己授业的那些个弟子,也是断不能有丝毫情系的。

倒不是我没见过些俊俏风趣的男子,实则是提不起半点男女之间的想法。师尊曾打趣我,莫不是要与他这老头般孤独终老。我听罢也是讪讪一笑,并未否决。

我抬起手臂,佯装要教训这小泼皮,却见他非但不知悔改,还蹿至我一边的竹枕上,嘴里叨念着:“不能就不能,你脸红什么。”

我是真的恼了,一板脸,心中有了主意。

“师尊命我监管你习晚课,我看这时辰尚早。你若再胡言乱语,不安分修炼,我便传玉简消息与师尊,让他收拾……你!”

当真是效果极佳,我收拾二字将将脱口,这小泼皮便哧溜蹿回我怀里,再无半点动静。

难得落了个清静,心中却是平静不下来。

以往是师尊指教我,明日便是我指教那些个弟子。该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该如何教起?若是那些个弟子聪慧便罢了,若是愚钝些的,我的言辞是该委婉些,亦或严厉些?

那些个女弟子且不说,那些个男弟子若是不服管教,又当如何是好?

心中委实烦乱,越想越发难以入眠。

“咚,咚!”

“芒妹妹可歇下了?”

我来这南则仙派不过几日,不知这么晚是谁寻我。润罢嗓子朝外边问了句:“谁啊?”

“是我,素乐。”

素乐?不是那蓄意峰的峰主么?只是不知,这么晚来寻我是为了哪般。这般想着,起身披好衣物,迎她进屋。

“芒妹妹今日说的甚好,当真是为我们这些个女仙人争了把光。”

这素乐确是个难得的美人,不论美貌气质,亦或着装打扮,皆是独具魅力。单就谈吐,也令我生不起半点恶感。如若我是个男子,怕也会动情与她。

“素乐峰主……”

“叫乐姐姐。”

我面上一阵愕然,她这自来熟倒是与毛呢鼠相似的紧。

“乐姐姐这么晚来寻妹妹,怕不是单单为了夸妹妹几声吧?”

“芒妹妹性子倒是直爽,不过也并无他事,只是想与妹妹闲聊几句。”

我心正是中烦恼,忽闻她这般言语,想着一时半会也没睡意,也是来了兴致。引她坐下,便也坐与她旁边。

“妹妹是拜在哪位上仙门上呢?”

“我师尊与节芷师姑乃是一门,名唤凌云,不知乐姐姐知不知晓。”

原本,她问及我师承,我是有些抵触。但转念一想,我不说,怕是她询问节芷师姑,师姑也见不得会藏着掖着。

“原来是凌云真神,那,凌云真神近来可安好?”

“师尊很好,倒是姐姐与我师尊相识?”

我见她言语闪烁,目光闪躲,心中甚是疑惑。

“谈不及认识,只是凌云真神的大名,当真是威风的很!”

见她这般说,我心中疑惑更甚,莫不是师尊得罪过这素乐?当然,她这般说我师尊,我也惯不得她,只是不能急于表与面上,毕竟还要共事。

“乐姐姐为何这么说?”

“为何?呵呵!芒妹妹,有些事恕我不能告知。不过,你是你,他是他。我与他之间的事,日后若是妹妹能不插手,那便最好。若是定要插手,也休怪我翻脸无情!”

这素乐言尽于此,杀意尽现,起身摔门而出。

我则还是一脸疑惑,这女人,怕不是师尊为老不尊,轻薄过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