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九幽芒芒

第五章

九幽芒芒 839988190 2508 2017-04-26 23:18:37

  “今日且先至这里,不过,话我既已说出口,绝无再收回之理。不论你们习会与否,明日这个时辰,考核依然是要进行的。莫怪我这个导师绝情,你们尚有一夜时间去揣摩,明日尚不能成者,直至习会,再来听我接下去的授业吧。”

断然不是心狠,我心中自有思量。

一来,不给于些压力,这些个弟子不会逼迫自己用心。二来,是明着来个下马威,挽回些自身尊严,且让他们知晓我这位导师也是有脾性的。若再出现第二个历丙,我这业也是授之不得。

不过,若明日有弟子还是不能领会,我也断不能弃之不管。明着不能打了自己脸面,暗里还是能抽空再教教的。

“至于那历丙,我同样是方才那些话,明日若不能完成我所说,亦不得再来听我授业。也权当给他个教训,让他也知晓知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散了吧!”

除却历玉几人,其余弟子皆是沉思着散了开去。

我且知晓自己目的达成,却又好奇历玉他们留下作甚。

“你们几个为何还留在此处?莫不是也对那石狮子有兴趣?”

“芒导师,我那哥哥向来口无遮拦,你莫要与他计较。我知晓他冲撞了您,还望您高抬贵手,放过他这一遭。”

历玉站出来,与我行了个礼,却是为那历丙求情。

哥哥?

我心中一思忖,是了!一个历丙,一个历玉。

“历玉,你天资聪慧,比起那历丙尚还强上一分。你那哥哥虽过人天赋,然则傲气太甚,我这般考量他,也实则是想着磨一磨他的棱角。你也无需再替他求情,我自有我的打算。”

话已至此,若这历玉再多言,也休怪我没了好脸色。我有些气恼,虽说我只是个授业的导师,但泥人尚有三分脾性,何况我已然说明这般做的用心。

“芒导师息怒,是弟子冒犯了!”

历玉再行一礼,退却一边,不再言语。

“好了,你们皆是有些天赋的弟子。今日我教与你们那隔空取物,你们也基本掌握要领。我且问你们一句,若是旁的弟子有迷惑之处,你们可会耐心与他们道出你们的所得?”

我之所以这般问,是想着考察下这些个弟子的品性。

仙道一途,天赋固然重要,然品性也不可缺。若是没有个好品性,也不必再谈仙道巅峰。即便能修到仙道巅峰,若仗着自己一身法术,尽做些伤天害理之事,也是我所不愿见。品性,是衡量一个修道之人心迹之根本。

“当然会!”

“芒导师放心,若是有人问我,我自会与他剖白。”

上官木与李达几人,皆是点头表示会教授那些尚不明白的弟子。唯独历玉,默不作声,目光只看着历丙方向。

我心中一声叹息,这历玉,怕是心性有些问题。

“好了,都散了吧。”

我扫视了历玉一眼,摇了摇头,率先离开。

……

来得自己厢房,只觉着浑身乏力。虽说我已是半仙之身,缺依然累成这般光景。导师这个活计,当真不是人做的。只一天,便腰酸背痛,腿脚都不灵当。明日定要搬个座椅,再铺上个软褥子,方能安心授业。

“芒姐姐,放我出来,快憋死我了!”

我一听这声音,坏了!

因怕这毛呢鼠出来影响我授业,早晨便缝了个布袋子,将他装在其内。未了,怕他蹦跶出来,与袋口外系了根绳子。

赶紧掏出布袋子,将其解开。

刚一解开,毛呢鼠探出小脑袋,大口大口的换吐着气息。我从那幽怨的小眼神中看出,怕是要给他个合乎情理的解释了。

“那个,小米,芒姐姐给你新做的衣裳你喜不喜欢?”

毛呢鼠诧异的瞧着我,却是闭上了嘴巴,停止了呼吸,但也不开口言语,不一会儿,那眼神便变成了干瞪!

“小米,是姐姐不好,不该将你装在这布袋子中。但也确实是担心你出来吓着我那一群弟子,不是么?”

“小爷有那么吓人么?”

我一阵愕然!

该是要用情感来感化一下他了,否则今夜怕是要折腾一番。

“小米,姐姐待你如何?”

“也就那样吧。”

“只是那样么?”

“不然你以为呢?你弄个破袋子套着我,还好意思开口问我你待我如何?话说回来,别说没用的,说说这破袋子的事。”

“额,你怎么这般不识好歹。我可是几万年都不曾碰过针线,今日好心为你缝个暖身子的衣裳,你却这般嫌弃,当真是令我伤心。”

“你家的衣裳是从头盖到脚,露不出半个眼睛嘴巴?”

“……”

“你家的衣裳四四方方,没有衣袖没有裤脚?”

“……,大不了姐姐与你改改便是,何来这般大的火气。”

“班芒,我警告你,你若再将我装与这破袋子中,我……”

“不会了,不会了!”

我赶紧打断他的言语,这要让他继续下去,指不定我师尊都要打上几个喷嚏。

“哼,算你识相,我那口粮还剩下多少,今日我要吃个痛快,你若阻拦,我便把你将我装与袋子中的事告与凌云师尊。”

……

我赶紧掏出怀里一堆灵源,生怕少了塞不住他的嘴。

洗漱一番,正欲躺上床。却又如昨夜一般,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谁!”

“我,节芷师姑。”

我慌忙前去开门,迎进来节芷师姑。

“芒丫头今日真是威风,那一众弟子此时怕都是在刻苦练习吧?”节芷师姑打趣般说到。

“师姑今日都在山门那边?”

“不但是我,白陆仙主也是在的。”

“那为何不现身与我一并教授那些弟子?”我心中疑惑,怕是我差点摔倒的场面,他们也是瞧见了吧?

“呵呵,我自然是会教授那些弟子,但不是现在。你与那些弟子将将会面,是该留着机会让你与他们熟络。我若出现,怕是会影响到你。”

“只怕师姑是想瞧着徒儿出丑吧?”我心里一不思量,言语脱口而出,却有些后悔。

“哈哈,芒丫头脸面当真是薄,不过这气场,我很喜欢!”

我正后悔方才的言语,门外却是传来了白陆的言语。

“见过白陆仙主!”我弯下身,向这白陆行了一礼。

“自家人,不必多礼!”

白陆一托手,并未触碰到我,却是令我弯下的身子,再弯不下去分毫,我见此,也只得作罢。

“芒丫头,今日当真是让我开了眼。确实,对付那些新弟子,断不能言语客气,否则他们会觉着你好拿捏。特别是那历丙,你做的对,我很欣赏你的做法。”

“仙主也知道那历丙?”我心中诧异,这历丙到底什么来头,怎么刚进这仙派,白陆就知晓他的名号。

“华沿郡历家少公子历丙,其父历光辉与我有些交际。”

“哦。”

我轻声应了,却并未因为这历丙的身份感到惊讶。区区一个历家,我来南则仙派前还未听过。

白陆见我这般无谓,浅笑一声,缓缓开口。

“芒丫头不知,那历家虽是云阳虚外的家族。可这名声,也足以震撼整个云阳虚。不为别的,只是这历家有一号人,芒丫头或许听过,名为历天行,人称历疯子是也!”

历疯子?

我心中一惊!莫不是五万年前灭了整个太何仙派的那个历疯子?

传说那历疯子已然是半圣修为,仙道一途,从下至上,划分为几个层次。一是筑基,二是地仙,三为人仙。在往上,乃半仙,真仙,半神,真神,半圣,真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