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到荼蘼情未了

第十三章 高贵的她

爱到荼蘼情未了 潘多拉的沙漏 1807 2017-04-08 16:38:31

  我刚出门就有一个公公拦住我说“慕容司乐,三皇子有请”。

我有点惊讶的说:“确定是我吗?”

公公做了个请的动作并说:”请带上你的乐器”。

他终于肯让我进他的宫殿了,我带着期待的心情再次踏进他的门。

公公把我带到屋内的主厅里说“慕容司乐稍等”,说完便转身离去。

过了一会身后传来的了脚步声,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当我转身后我的脑子仿佛停格一般。

并不是因为看到他,而是看到与他肩并肩站着的一位长得美目盼兮,眉目如画,一颦一笑都透露着一股贵族的气质,估计这位就是尊蜀国第一美人纳兰洛儿,应该也是刘菲菲口中的那个“她”吧。

她轻移莲步坐在其中一个主位说“听闻慕容司乐有天籁之音之称,特别想见识一下”。

我努力管理着我脸部的表情平静的说:“谢谢夸奖,承蒙小姐的赏识,是奴家的荣幸”

“这就是你表演的乐器?可否拿给我看看”纳兰洛儿看着我手上的吉他问道

我把吉他递到她面前,纳兰洛儿伸出纤纤玉指放在吉他的弦上,就在她精致的脸专注的看着吉他时,原本被我的手压紧的琴弦在她的手拂过的时候我手一松开,琴弦释放般的弹回原位把纳兰洛儿的手割伤,鲜红的血滴在了吉他上。

还没来得及看清纳兰洛儿此时的表情我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倒在地上。

“旻!不要紧”纳兰洛儿拉住一只脚正要向我怀中的吉他踩过来的三皇子说。我手里的吉他因纳兰洛儿得已无损

三皇子用厌恶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来人,传御医”,然后与纳兰洛儿离去,没有人关心还摔在地上的我有没有受伤。

那个夜里我等待的人,那个曾和我共眠的人,那个与我有过很多激情之夜的人,原来他的名字叫旻,而且是在别的女人口中得知,原来他也会爱,也会关心,可这一切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都是属于那个叫纳兰洛儿的人,泪水蒙胧了我的视线。

看着他无情的背影,把正要流出眼的泪水咽了回去,拿着我的吉他离开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我来到桃花眼男的宫殿里,从宫女口中得知他还没来,于是我就坐在门口,一直等,等到都忘记了等了多久了,只知道天黑了很久很久,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好像过了好久仿佛听到有人叫我,我睁开眼看到是桃花男微微的笑着说:“回来啦,我等你好久了”

桃花男:“发生什么事啦?”

我:“不知道,就是突然想找个肩旁靠靠所以就走到这里了”

我刚说完才注意到桃花男旁边站了一个美女打趣的说:“哟,好美的人哟,好可惜我不是男儿身,你们忙去吧”

我看说桃花男还不离开接着说:“你不用管我了,我脚麻了,一时走不了,让我再待会”说完就靠在墙边睡起来了。

过了一会,我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的怀抱,心里不禁的感叹“桃花男不愧是桃花男,果然有两下子,估计桃花债满天飞吧”。

一边想着一边再往他的怀里磨蹭了下,找个舒服的位置睡。

第二天睁开眼,没有预期的看到自己的房间,手碗上的伤不知道什么时候包扎好了。

我一踏出门口就看到桃花男在亭园里边喝茶边说:“睡得可好”

我:“很好,托你的福”

我走到桌边拿起他刚泡好的茶喝了一口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桃花男:“北宫之奕”

我:“你的日子过得好清闲呀”

北宫之奕:“是呀!我的任务就是只要待在蜀国就行了”

我:“为什么?”

北宫之奕:“我是昭国的使者”

我:“你在蜀国多久了”

北宫之奕:“不清楚,从我记事起我就被送到蜀国了”

我:“我以后可以常来吗?”

北宫之奕:“随时欢迎”

我:“那就不怕就像昨晚那样打扰到你的好事?”

北宫之奕:“这种好事随时都可以有,但你却只有一个“

我:“嗯,这话说得我很赞成“

“千璃!你是不是喜欢昭国的使者?“:胡司乐看着我严萧的问道

我笑笑说:“没有呀,你从哪里听来的“

胡司乐:“现在司乐府私底下都在传你跟昭国的使者关系非一般“

我:“我们两就是朋友的关系呀“

胡司乐:“事实如果正像你说的就好,但我还是给个忠告昭国的使者为人多情整个皇宫都是知道的事的,从小就被昭国送来当质子,估计他在昭国地位很低,这些年昭国对他都是不理不问,所以他在蜀国除了有钱外没权没势没靠山,如果你们只是平常老百姓那可以平平凡凡的过一生,可是他只是政治的一颗棋子,万一走错了一步那可是赔上性命的事了“

我对胡司乐笑了笑没有反驳她,她说的都是道理,在外人的眼里我跟之奕关系的确暧昧,我们两的行为的确超越了普通朋友的距离,但还是没走到相爱的那一步,也许只有我们才清楚我们两个只是在冬天路上走散的两颗互相取暖的心罢了。

接下来的日子都被忙碌填得满满的,原以为时间很快让我可以淡忘一切,可是时间只告诉我们它可以治愈伤痛,却忘记告诉我们期限是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