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到荼蘼情未了

第十九章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

爱到荼蘼情未了 潘多拉的沙漏 1500 2017-04-15 17:45:18

  我仿佛在一个黑幽幽的地方待了很久很久

“姑娘,醒醒~姑娘”

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我一震,往声音的方向奔跑了过去,突然那个声音又消失了,就在我感觉到绝望痛苦时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然而那个声音居然是从脚下传来了。

我府下身子想听明白那个声音在说什么时,地面忽然间变成了一个漩涡,把我整个人都卷了进去。

再次睁开眼时,周围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雪,我伸出僵硬的手抚摸着秀儿还被箭插着的胸口,“那里一定很痛吧”!!!!

姑娘你醒啦?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看向那个穿着一身粗衣麻布大约有五十多岁跟我说话的老人

老人接着说:“姑娘你家在那里,我把你送回去吧”

家?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就是秀儿了,可现在秀儿已不在了,我已想不到我还能去哪里了。一想到秀儿就有股钻心的痛,痛得我的拳头在不停的握紧。

然而我的左手里好像硬的东西阻碍着,我打开手一块乳白色的玉佩躺在我的手中。

“浮辰阁”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容身地方。

老人正要把我杠起来进,我另一只手还抓着秀儿不放,两个力量一扯我整个人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人安慰的说:“姑娘,那个姑娘受伤太重了已经没气了,我人老了不中用了不能把你两一起拉回去了,你放手吧“

我对老人说:“那你帮我把她的箭拔出来吧,至少让她在路上不用太痛“

老人点了点头,把秀儿的箭拔了出来,把她放平,然后把板车上的货物挪了个位置,把我杠上去。

我坐在慢慢远去的板车上,看着秀儿一动不动孤独躺在地上的身体越来越小,越来越远,随着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我又陷入昏迷中。

咚咚~~~一扇大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一名蓝衣女子看了看眼前敲门的老人和躺在板车上昏迷不醒的女人说:“有什么事?“

老人回答说:“我在路上遇见这位受伤的姑娘,她说她是浮辰阁的人,所以把她送到这了“

蓝衣女人走到板车旁边观察了一下对老人说:“把她送进去吧“

“禀告阁主,今天一名农夫送来一个自称是浮辰阁的女人来,并且在她手上发现这个“蓝衣女子说完把手中的玉佩递了上去。

被称为阁主的男人拿起玉佩,抚摸了一下说:“她现怎么样?“

蓝衣女子回答说:“她受了伤,而且受寒严重,现在还在昏迷中,“

男子把玉佩递回给蓝衣女子说:“照顾好她“

蓝衣女子:“是“

我感觉我的身体一直在严寒和酷热中徘徊,我不知道我身处何方,我仿佛像一个被扔在银河系的一个垃圾,我对外界的感知只有一片黑。

这几天一直有一道很刺眼的光出现在我眼前,光太强烈我无法看清楚光的那头是什么,有时会看到一个女人,她的嘴在动,好像是跟我说话。

“姑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好像在黑暗中走了十万里路,终于走到了光的那头,终于真实的看到那个一直在光的那头出现的女人。

我想问她这里哪里,可是当我张开嘴时一点声音的发不出来。

“姑娘你先喝点水吧,你昏迷十多天了,你身子太虚弱了,你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虽然人已有意识了,但我还是处理于迷糊中,这些日子一直有个青衣女子照顾着我,这让我不禁想起刚来这个世界时,秀儿也是这样照顾着我,可是她已被我遗弃中冰冷的雪山中。

又再床上躺了五天,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从青衣女子口中得知道自己身处在那个浮辰阁中,青衣女子名叫小紫。

身上的衣服已换了一套新的,伤口也处理好了,而那颗艳红色的琉璃石依然戴在胸口前。

我摸着琉璃石上的那个缺口心想我之所以没被箭射到心脏位置可能是因为被琉璃石挡住了而射偏离了。

“姑娘今天是蜀孝节你要不要出去走走,你看在这房都待了一个月了都没踏出门一步“

这一个月来我对她说过的话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也许已习惯我的沉默,没见了回答,小紫也习已为常的离开了。

窗外飘起鹅毛大雪,如果三年前一样,我一孤身一人来到这世界,其中经历着很多的人和事就像生命中的插曲一样,到最后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