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到荼蘼情未了

第十八章 棋子

爱到荼蘼情未了 潘多拉的沙漏 1370 2017-04-14 17:34:07

  “抓贼呀,抓贼呀“那屋主大声的喊道

“小~~小姐,怎~怎么办?

“跑呀?我拉起秀儿在屋顶上跑起来,还好这些房子的屋脊都是顶面都是平的,房子之房子之间都是对称而建,相隔都在两米左右,感觉自己就像游戏里玩的跑酷一样,奔跑穿梭屋顶之上。

“呼~~小姐为什么要往高处跑呀,好累呀“

“我们必须要去醉乐山庄,那里有个人在等我们“

醉乐山庄位于皇宫周边的一个小山上,也是我跟北宫之奕约定的地方。

来到醉乐山庄已是深夜,整个山庄除了走道挂着昏暗的灯笼外其它都是漆黑一片,给人的感觉是这是一座幽灵房。

走进大堂内,一位六旬的老人坐在柜台里,其实我们当初约定在醉乐山庄并不详细,所以我不知道北宫之奕在哪里,我看了大厅一圈希望能找到他的身影,然而却没有。

这时柜台的老人说:“请问你是慕容小姐吗?“

我点了点头

老人从柜台出来走到我面前递出一块玉佩说:“有位客官托我如果看见有一位慕容小姐来找他,请把这块玉佩交给他,并说凭这块玉佩可以得到浮辰阁主的相助“

老人又从衣服内取出一个锦囊递给我说:“还有这个“

我打开锦囊一看,一颗改造过的琉璃石,我颤抖的问老人:“他什么时候给你的?“

老人回答说:“昨天“

看着手里的琉璃石如同一滴血,散发出的过分艳红的色彩仿佛在嘲笑我。

与此同时门外走进了一个人,那一刻我以为是北宫之奕,但在我转过身看清楚后,如同有一股寒流从头顶直冲下脚底,把我整个人都冰封住了。

“报告殿下没有找到北宫之奕“

外面又走进一个人单膝跪在三皇子面说:“报告殿下聚意楼也没发现北宫之奕“

三皇子看着我说:“北宫之奕在哪里?“

我笑了笑说:“什么北宫之奕,我不知道,我来这只不过取这个东西而已“说完我把这颗艳红如同一滴血的琉璃石戴在脖子上。

不再理会周围的人,拖着僵硬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天空的雪越下越大,冰冷的空气能麻木身体,我的心像掉进了一个冰窖。

他明明跟自己说过,这个诺大的皇宫每个活着的人都不简单,他们就像恶魔用牺牲别人的方式让自己存在。

明明知道北宫之奕也是在这座皇宫长大的,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相信他,相信得把他的恶魔身份也忽略掉了,

之前我总可怜那些被当做棋子的人,可那曾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有被当作棋子的命运。

“小姐,不要呀“被秀儿这么一喊,我从慌忽里回过神来,猛的看到自己脚下已无路可走了,面前只有一面陡峭斜坡。

我回过身看到不远处三皇子正举着一把弓箭对着我。

三皇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就直勾勾的看着他笑了起来,也许我的笑在他眼里像挑衅,他手上的弦又拉紧了一点。

而我依然还对着他笑,因为我也不知道北宫之奕在哪里,忽然发现我除了知道他叫北宫之奕和昭国的使者外,其余关于他的一切我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我除了用笑来掩饰我的狼狈外我已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脱弦的弓嗖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我射来,原来我从来没走进过他的心,原来我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插曲而已,原来我的生命在他心里是如此的不起眼,

已知道来不及把我推开的秀儿一把把我抱住。

呲~~~弓箭穿过秀儿的身体射进我的身体,我仿佛听到心脏撕裂的声音,但为什么我没感觉到很痛,也许是身体被冻到没知觉了吧。

我双手搭上秀儿的背,她的血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就好像她的生命将在我的怀抱中慢慢的流失。

我眼铮铮的看着那张只有十七岁脸一点一点的失去血色,慢慢的变得没有生命的迹象,当她整个没有呼吸的身体靠在我身上时失去重心的我身体往身后陡峭斜坡摔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