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到荼蘼情未了

第二十五章 把衣服脱掉

爱到荼蘼情未了 潘多拉的沙漏 2124 2017-04-24 14:15:16

  第二天我早早就醒来,梳洗好,坐在门口,等,目的是为了防止他独自跑了。

夏侯辰刚打开房门便看见了收拾好行李坐在楼梯的千璃脸上微微一怔,随后便恢复冷静。

听到后身有动静,我便从恍惚里回过神来,用朝气满满的语气说:“我收拾好了,可以马上出发”说完不管他有什么反应就对着他甜甜一笑。

为了迁就我这个女子,他专门雇了一辆宽敞的马车,刚进去马车里,面里很宽敞,坐的地方都垫有厚厚的软坐,就连脚下的地方也有垫,这就大大减轻了路上的颠坡,当看到马车里面还有一张茶桌时,便想到一路上一边可以美美的喝着茶一边欣赏沿路上的风景,一时想的太出神以致于马车开动时没注意到。

由于惯性的原因,一时没坐稳的我整个身体都扑到夏侯辰的身上,把我尴尬得不要不要的,扑到就扑到了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我扑倒的位置有那么一点的小问题,额~~~那就是我的脸正好埋在了他两腿之间……

“咳咳!”我尴尬的咳了两声,从他两腿之间淡定的把脸伸出来,淡定的重新坐好,淡定的欣赏起车外的景物,只不不能淡定的看他而已。

以前只是从电视看到这古代的马车,而且坐在马车人的都是轻微的左右摇晃,但想象与现实总是有那么一点区别。当马车出城后,走在山路时才发现之前一直以为不会晕车的我原来还会晕马车。

我不知道他去昭国干什么,但我感觉一定是急事,因为马车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前进的。

一路上夏侯辰就闭目养神的定坐在那里,而我却被马车晃得难受得瘫倒了。

想象是以为可以一边喝茶一边欣赏美景,可以现是我是一路上扒在马车上难受,感觉身体内的胃与肠子像被一条棍子在不停的搅拌。

直到傍晚我终于要爆发了有声无力的喊道“停车”,接着就是跳出马车,蹲在路边把中午所吃的一点干粮连同胃液一周呕了出来不止,还连续干呕,直到把力气和胃液吐得干干净净,一下子感觉整个身子像被掏空似的。

我像一条死蛇般的扒在马车上,爬不上去,而马车里面坐着的那个人像完全没事发生似的,依然一动不动的在哪闭他和目,养他的神。

此时此刻我只能告诉自己是自己要跟出来的,这一切的麻烦都是自己自找,都是活该的。

“唉!”我无力的扒在马车门前无力挣扎了,与我们一起前行的一名专门拉马车的护卫想帮我一把,刚伸出手想把我抱起来,大概是想到男女授受不亲又把手伸了回去,然后就直接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整个人提了起来。

到了晚上,终于走赶到了一个城镇,可以安稳的休息一下了。

由于今早天没亮就起来,再加上一路的颠坡劳累,一碰到床就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便看到夏候辰坐在我房间里喝茶,看见我醒来便淡淡的说道:“把上衣脱了,扒着”

“啊?我脑子里闪过了一些的黄色想法,但一下秒就被否决了,单凭他那禁欲系的外表,我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因此我三两下就把衣服脱光光扒在床上。

夏候辰看着我光滑滑的背部微微一呆,随后便拿出一排针,把每根针放在由酒精燃烧的火中把针头烤热后,再往我的背部扎,随着一根根炙热的银针越扎越多背部如同洒满了正在燃烧中的细小火红的木炭,灼热的难受持续了十几分再把银针拔去后有一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感觉,背部暖暖的,正好合适现在寒冷的冬天了。

随后我又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夏候辰为什么看到我的背部时那一呆是为何,针炙的整个过程只需要露背部即可,其实我可以留着肚兜穿着的,然而我都脱光光了,在古代女了连脚都不能随便露出来给别人看,便何况我把上半身都脱光了,还那么淡定,看来我在夏候辰的心里多了一道奔放的标签了。

我穿好衣服好,夏候辰已在马车个悠闲的喝着茶。旁边的护卫本想扶我一把,无奈休息一晚已恢复体力的我毫无形象的蹭的一下爬上了马车,护卫嘴巴抽畜了一下把想要帮人的手收了起来。

夏候辰看到我进来了,又拿出了一个小茶杯,在杯子里放了一颗黑色小丸子,接着把滚烫的开水倒进杯子里,里面的小丸子一遇到开水就马上溶化开了,大约过了5分钟后,夏候辰把杯子移到我的面前。

我什么也没问,听话的把那杯子的水全喝下去,那淡黑色的水靠近鼻子里一股股淡淡的药香味扑鼻而来,温暖而不烫的水顺着我的嘴唇流过了我的舌头,喉咙,最后停留在我的胃。

一路上,我没有像昨天那样的不舒服了,也许是那颗药丸子发挥了作用吧,也许是刚才的那个针炙吧,也许是马车放慢了速度吧。

我把目光从车外的景色移到正在闭目养神的夏候辰身上,看着这个高冷得都要冒冷气的男人,却无法否认这一切温暖的也许都是来源于这个男人。

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才会让这样的男人显露出在意的态度呢,如果这样的男子一但表露出感情会是怎么样的呢,正在沉溺于各种遐想的我毫无察觉周围所发的一事,当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夏候辰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看着我,但与我看他那个探究眼神不同,他那眼神中无形透露的信息表示着我的过分注视打扰到他了。

我被他那寒冷的眼神冷到了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禁想着一个男人怎么会有着女人般的敏感,夏候辰如同真的能感觉到我的想法般,我感觉周围空气的温度又降低了一度。

对付这种想用眼神来杀人的人,害怕与躲避是最笨的方法,“嘻嘻~”雌牙露嘴的露出了一张死皮赖脸的笑容,在夏候辰的一生当中或许是真的没遇到过像我这样的人,不由的微微一怔,然后把脸别过去。

于我来讲在舞刀弄枪这种肢体的暴力面前我是不堪一击,但是冷暴力在一个精神医生面前如同一只小蚂蚁,我如同小孩子找到有趣的玩具般得意的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