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到荼蘼情未了

第二十章 月光下的幽灵

爱到荼蘼情未了 潘多拉的沙漏 1139 2017-04-17 10:37:50

  深夜,雪停了,皎洁的月亮挂在天空,白皑皑的雪相互反射着月亮洒下来的光,给安静的环境渡上了一层蒙胧的银光。

我披上一件披风,一打开房门,一阵寒冷而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声随着雪的厚度或大或小,有的地方雪积得太厚了,我被拌倒了好几次。

在房间养伤的期间,我唯看到外面的是通过那扇窗口,而那窗口唯一的景物就是一座塔尖。

突然间我很想知道从那座塔上看到的景色是怎么的,于是我就以塔尖为指南针走在了路上,越靠近塔那积雪深得一脚啋下去,雪就到了膝盖上,每走一步都得花很大的力气。

那座塔的楼梯不像一般的楼梯,而是像藤蔓那样围绕塔楼程旋转形一直通向塔顶。

本以到走到塔楼会好点,可哪想到那楼梯已被雪覆盖了,完全看不出有楼梯的形状,还好的是每隔一段都有一个缓冲台,扶着栏杆就能走。

如果没有这些缓冲的台阶以这种情况来看这简直就像一条滑梯,要是一时失足那就爽了,就像玩滑梯那样从塔顶直落到塔底,连走路都省了,又快又省时。

不知是自己体力欠佳还是这楼塔楼太高了,把我累得实在走不动了,正想往上看看预计一下还有多长的路时。

发现塔顶站了一个人,他白衣飘飘,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乌黑的发丝随风飞扬,仿佛是坠入人间的精灵,就单单一个侧影就给人一种只能无望不可侵犯的仙气高雅气质。

我站在下边几乎看不清的他样子,可我还是从他模糊的神情中感觉到了他透露出的优伤。

“啊~~~~“也许是看得太入神,一时没站稳,脚一滑,顺着楼梯滑了下去,整个人四脚朝天的摔在了楼梯的缓冲台上。

也许是我的尖叫声惊动了他,当我再看上塔顶看已看不见他了,当时我还以为是视觉的角度看不见而已。

但当我爬上塔顶时才确定是真的不在了,忽然我觉得我刚才看到的是幻觉,这么大的一个人我一路走上来都没见他走下来,就这么不见了。

我趴在围栏往下看了看,这也太高了,难道他就这样飞走了?不过这种神秘感正好符合他这种如幻如仙的气质。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嗯~~应该是一览众屋小更合适。

当生活的巨人给了你一棒时,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用放大镜查看伤口,在放大镜显示下伤痛变得恐慌,扭曲,我们为此感到悲伤,感到不平、愤怒,但当你站在巨人的肩用相同的高度看待这些事时会显得多么的渺小。

人从一出生开始无回程的人生列车就开始启动了,只不过我购买的那张单程车票有点特别,旅途中的每个站点都有太多的吸引力,但当列车又启动时,我们必须孤身一上车,虽然不知道前方的方向,虽然路上会很孤独,但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站,如果牵挂得太多最终会车毁人忙。

雪把有颜色的东西都覆盖住了,站在塔上往下看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好像置身一个棉花糖的世界,车又到站点了,我又要下车了。

在雪里站太久了,脚都冻得僵值了,下去时腿很难弯曲,于是我干脆像滑滑梯那样滑下去了,还好穿的衣服够多不至于把皮肤磨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