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五章,十万铜钱

  云若雪食指和大拇指搓了搓,嘿嘿地笑着,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借我十万铜钱,我帮你在商业上干倒他们!”

  这句话,她说得很自信。

  前世她就是商界的天才,区区一个镇子的商业,干倒有什么难的?

  “十万铜钱?那不就是一百两银子吗,这么少,能用来干什么?”白晨随手掏出几锭银子,放在手里打转转,“大哥白武主要经营商业,他的产业几乎遍布黄土镇,一百两银子能干什么?”

  确实,一百两银子干不了什么,不过……

  “热乎乎的银子啊,借我用用,怎么样?”云若雪可怜巴巴地戳戳白晨的胳膊,好像白晨不给她银子她就要哭出来似的。

  系统说了,它休眠以后要用铜钱来充电,以此激活系统,就是不知道银子行不行。

  “喂,系统,银子能给你充电吗?”云若雪在脑中大喊。

  系统没反应。

  云若雪无奈地捂住额头,又将银子扔给白晨,“帅哥,银子没用,回去帮我换成铜钱吧。”

  白晨脑袋上黑线一闪。

  拿了他银子,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干什么,完了又还给他说没用,真是奇怪。

  “行,回去换成铜钱。”像他这种大少爷是不会带铜钱的。

  视线转到云若雪的小腿上,白晨眉头一皱,“若雪,你的腿……可能出了点问题。”

  “能出什么问题?”云若雪靠在车壁上,随意扫了一眼小腿骨,顿时感到不妙。

  “小腿怎么还冒黄水水?”

  话说,会不会是受伤拖得太久了?

  白晨苦笑,告诉她一个残酷的事实:“若雪,你的小腿,可能烂掉了一部分。等回去治疗的时候,还要把这部分削掉,会很疼的。”

  闻言,云若雪望着车顶,崩溃地倒下去。

  “老天啊,你是不是在逗我?”

  ……

  在白晨的不断催促之下,马车以风一般的速度前进,很快进了黄土镇,抵达了白家。

  放眼望去,两排柳树士兵一般站立在白家大门前,有些叶片已经泛黄,昭示着秋的到来。

  凉风习习,令云若雪和白晨感到无比惬意。

  “白晨,你们家的环境很好啊!”白家门口的气氛还算可以,云若雪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在白晨的怀里伸了个懒腰,如此说道。

  听到她的话,白晨不知为何苦笑了一下。

  就在他苦笑的下一秒,大门口就多了一个人。

  “哟,是三弟回来了!”来人手中捧着一本黄皮书,面容白皙,书生气质很是浓重,“啧啧,看来三弟的取向还挺正常嘛,这是把哪家的姑娘抱回来了?如此姣好之人,二哥我在黄土镇可从未见过!”

  二哥?

  云若雪疑惑地看向白晨。

  “这是我二哥,白文。”白晨嘴角的苦笑更甚,“他很厉害,是白家年轻一代中武力最强的,修为在武士一阶。”

  言外之意就是,白文看上去是个书生,实际上武力很强,是个低调隐藏的人。

  古龙大陆,人们用灵气淬炼身体,根据每一阶段的力量不同,将身体强度划分了六个等级:武者,武士,武师,大武师,武王,武灵。

  到达武灵后,才算是达到了五大势力招收弟子的标准线,才可以进入五大势力,开始下一步的修炼。

  “二哥,若雪她小腿受了很重的伤,实在不能拖延了,若是还有事,咱们进屋再说行吗?”

  白晨抱着云若雪走向大门,见白文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只好苦笑道。

  “不行的,”白文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假笑,低着头,一边翻着书页一边说话,“三弟,你忘了咱们白家的家规了吗?来历不明的人,是不能轻易带进家门的。”

  瞧那不紧不慢的样子,就好像白晨不是他亲弟一样。

  白晨看着云若雪溃烂的伤口,语气更加焦急:“二哥,若雪她不是来历不明的人,就在家里待一会儿不行吗?”

  云若雪也歪着头,观察着白文脸上的细微表情,等待他的回答。

  “家规不可改。”

  白文仍旧不温不火地笑着,脚轻轻前伸,拦住了白晨想要硬闯的动作:“三弟,急什么啊,拖个把时辰死不了。家规这东西,二哥实在有心无力啊!”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云若雪眨巴着眼睛开口。

  她决定好好给白晨上一节课,告诉他什么叫气死人不偿命。

  “若雪……”

  白晨心里有点担忧,手偷偷拍了拍云若雪。

  “放心。”云若雪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转头看向白文,“白文,你和白晨是兄弟,兄弟之间应该有点情谊对不对?你看家规这东西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我进去的,你就让个道呗!”

  白文本以为她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激怒他,或者给他下套,结果等来这么一句废话,心里略微有点失望。

  轻轻翻着书页,他淡淡道:“兄弟间是该有情谊,但我更注重规矩。”

  闻言,云若雪眼睛一转。

  “这么说,你无情无义,准备明天出家?”

  出家?

  “当然不是!”白文想也没想就反驳,他出个什么家啊!

  “那你有情有义,就把我放进去呀?怎么,难不成你这么大人了还怕触犯家规,怕被老爹打屁股?”云若雪摸着下巴,眨巴着眼睛,“哼,胆小鬼!”

  白文眉头微皱。

  “遵守家规,是孝亲敬长的表现,不懂就不要乱说。”

  呵,孝亲敬长……

  这种鬼话谁会信啊,内斗成那个模样,居然还好意思说这个词!

  “唉,这人呐,说话都这么冠冕堂皇……”云若雪意有所指地感叹一句,接着抓他话里的把柄:“既然你说话一套一套的,想必不是以感性行事,是靠理智解决问题的对不对?”

  白文嘴角微微冷笑:“你不用以讽刺来激怒我,我就是拿理智行事,情感对我构不成威胁。”

  为了家主之位,这个白文也是够拼的,连七情六欲都戒了,他咋不去出家当和尚呢?

  “你就说是不是拿理智行事吧?”云若雪仍旧枕在白晨的胳膊上,静静看白文的情绪一点点波动起来。

  “是,又如何?”白文丝毫没有掉进陷阱的自觉。

  “好,”云若雪气场一变,转眼间切换成前世的商界女王,话语铿锵有力,“那么,我就问你,断骨加上伤口溃烂,这么跟你拖了半天时间,会恶化多少?”

  会恶化多少!

  “你不是说你用理智行事吗?你就用脑子想想,就这么些时间,治疗伤口要多花多少草药,多花多少个铜钱?”

  多少个铜钱!

  一不小心,云若雪前世那爱财如命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

  白文被这一连串连珠炮问的哑口无言。

  “若雪姑娘,”他眼睛一亮,像是见着金子一样盯着云若雪,“三弟他在白家无权无势,你来跟我混,如何?我能给你的,绝对比他多许多!”

  云若雪这张嘴连他都自愧不如,他起爱才之心很正常。

  同时,白晨脸上浮现怒火,“二哥!你过分了!”

  这么赤果果的挖墙脚啊!

  “真的吗?”云若雪气场一收,眨眨无辜的大眼睛,似乎真有“跳槽”的意思。

  见此,白文肯定的点点头,放下书,手伸向云若雪,语气诚恳:

  “若雪小姐,白文诚邀你做我的商业秘书。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都能给你!”

  不想,云若雪吐吐舌头,气死人不偿命。

  “秘书啊……很抱歉,你这人笑太假,人太丑。人家都说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对于你这种低级配置,我还看不上!你要是还想保留点君子风度,就烦请高抬尊脚,好狗不挡道!”

  配置太低?

  白文眼中阴沉之色一闪而过,深吸口气,一言不发,转身就向外走。

  “哎,白文,你这是放我们进去了吧?看在你精神受到这么大打击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要伤口恶化的铜钱了,不用感谢我!”

  云若雪很不客气地补刀。

  白文离去的身影一个踉跄,眼中愈加阴沉。

  他一定要将这个外来丫头的消息告诉白武,凭白武莽撞的性格,肯定会冲上去解决掉这个威胁他们地位的外来丫头。到时候,他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不同于白文的情绪失控,白晨这里可谓心情大好。

  “不过,若雪,你这么激怒二哥,以后怕是……”白晨边抱着云若雪去客房,边担心。

  “怕什么,暗算?”云若雪显得很是无所谓,“就你二哥那气量,不管你怎么说他都不会对你手软,既然如此,还不如狠狠骂一通,起码占够嘴上便宜。”

  更何况,她对自己的商业头脑有自信。

  要是连一个小镇子的商业都拿不下来,她就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笨笨哒小松鼠

怎么都木有人抱松鼠呢?呜呜呜,桑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