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十章,王爷绑架

  眼前这人,正是白家家主,白晨的老爹——白参。只不过,与往日的受人尊敬不同,现在的他,却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一个男子的面前。

  还称呼这个男子为王爷!

  “看什么看,赶紧回家待着去,净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白参嘴上气呼呼地骂着白晨,实际上是将白晨从煞星的怒火中抽身出来。

  没办法,不管白晨多不争气,也都是他的亲儿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危险。

  白晨虽然人比较呆,但还是能听出白参的用意。心中一暖,他却摇了摇头,坚持要站在云若雪这边。

  “本王自不会与他计较。”不想,冰狼上的男子语气淡淡,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在白参松了口气后,他冷冷地扫了一眼云若雪。

  “丫头,你把本王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冷如寒冬,让云若雪不由一个激灵,干笑着不敢看冷王爷的眼。

  这男的原主认识啊,世俗界冷冥国鼎鼎大名的冷王爷——冷非寒。只不过,他怎么有兴趣到一个乡下小镇子来巡逻了?

  还问她知不知罪?废话,她当然不知道了!

  不就是用铜钱小小的表演了一下嘛,要不要这么斤斤计较?

  “那个,王、王爷……”云若雪平时挺会卖萌的一个人,在冷非寒的威压之下,只能勉强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

  见她木头一样杵在店面门口,冷非寒面上闪过一丝不悦。冷哼一声,他衣袖轻摆,云若雪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揪到了冷非寒面前。

  周围还没进店的人们纷纷被他的手段吓到,转眼间散得无影无踪。

  “丫头,你不是死了吗?”冷非寒将云若雪束缚在空中,冷唇微勾,揶揄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云若雪能听到。

  死了?

  云若雪脑袋“轰”的一声炸开,目光闪烁起来。完了完了,这个冷非寒认得她,还知道她穿越那天装死的假消息,不会把她曝出去吧?

  今时不同往日啊,她不再是原主那个天才,经脉还在这儿废着呢。虽然眼前只是一个世俗界的小小王爷,但就是这个王爷,她也压不住啊!

  “王爷,”云若雪感觉自己笑得可能比哭还难看,“你看我这么可爱……咳,就放了我,好吗?”

  她也不求冷非寒能为她保密,只要能放了她就行,这种双脚无处着力的感觉实在太没安全感了。

  万一这男的手一松,她再摔下去一次,岂不是另一条腿也要骨折了?

  到时候不用系统的任务惩罚,她就自己先变成“木乃伊”了!

  “那本王要是说不呢?”冷非寒不为所动,深不见底的眸子扫了一眼云若雪的丹田,随手将她丢在冰狼宽大的后背上。

  “嘶,轻点好不好!”撕裂的疼痛传入脑海,云若雪感觉自己小腿上刚结的痂,可能又裂开了。

  “聒噪!”

  冷非寒斜睨了她一眼,直接一手刀将云若雪打昏过去,丝毫不怜香惜玉。

  见此,白晨眼中掠过一抹焦急,拔剑就想出手,却被早有准备的白参拦住。

  “王爷,小人还有点事,就不打扰王爷了!”白参一见情况不对,很有眼色地连拉带拽把白晨拖走了,“若王爷有什么吩咐,小人一定随叫随到!”

  冷王爷专程下乡巡视,他可得给人伺候好了。至于这个女孩儿……

  他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嗯。”冷非寒冷淡地应了一声后,拍拍身下的冰狼,声音听不出喜怒,“走吧,回去。”

  只留下阳光灵饮店中目瞪口呆的店员,以及不知所措的众人。

  ……

  不知多久,一间阴森的屋子里。

  “嗷!”

  云若雪被冷非寒粗暴地扔到地上,右腿撞到,疼痛瞬间把她从昏迷中拉了出来。看到眼前自带寒气的冷王爷,小心脏都跳停了一拍。

  “铁门、小刀、绳子、绿瓶……”云若雪心惊胆战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房间是审犯人的啊!

  委屈地撅起嘴,她可怜巴巴地抬头看冷非寒:“王爷,小女子就是开个店,您就忍心这么折腾我?”

  冷非寒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竟然点了点头,“忍心。”

  丫的!这男的不能长得帅就嚣张啊!

  “王爷,你就不怕我爹找你麻烦吗?凌云派比冷冥国厉害那么多呢!”可怜巴巴不管用,云若雪把便宜老爹搬出来了。冷非寒只是一国王爷,他总不会跟凌云派作对吧?

  没想到,冷非寒居然又点了点头,目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本王自然不怕。”

  “为什么?”云若雪委屈巴巴地把小腿上的夹板固定好,感觉伤口不怎么痛了之后,问道。

  一国王爷顶天了也就是武灵,但在凌云派这种顶尖门派中,一个看门弟子也比武灵强,他到底有什么底气?

  突然,下巴上传来冰凉的触感。

  只见冷非寒如羊脂玉般的修长指尖挑起她的下巴,打转了两下,才在她的耳边幽幽说道:“确实变成废柴了,这么傻……你想啊,只要杀了你,这种事天不知、地不知,凌云派又如何能找到本王的头上?”

  语气平缓,却蕴含着无限的危险。

  话毕,冷非寒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不紧不慢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云若雪。

  云若雪又羞又恼,这个王爷太可恨了,居然挑她的下巴,还转了两下。不知道这是女生的敏感点吗?很痒的!

  还有,她才不是废柴,脑袋很聪明好不好?

  宝石般的大眼睛转了转,云若雪试探着问道:“王爷,你找我,有目的?如果有的话,大家同是一国人,有事好商量嘛!”

  放着好好的王爷不当,非要跑来黄土镇这个小地方。冷非寒要是没点目的,她百分百不信!

  果然,冷非寒听到她的话后,幽深的眸子莫名闪了闪。

  “嘿嘿!那个,好王爷啊,”见事情有戏,云若雪顿时精神了,“既然你有事情要我帮忙,那就好好说嘛。只要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可以不要你手续费,免费帮你忙的!”

  恩恩,一个铜板都不要,她也算是非常有诚意了吧?

  然而,万万没想到……

  冷非寒还是那副从容得欠揍的表情,玩味地盯着云若雪的眼睛。就在云若雪被他盯得玉面发烫时,突然一把将她从地上揽进了怀里。

  静!场面死一般的寂静!

  “王、王爷……”身边满满的都是这个男人的气息,耳边还有他强劲的心跳声,云若雪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揽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脑袋嗡嗡的,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打转。就在这时,冷非寒低头,在她耳边呼出一团热气。

  “丫头,本王不需要别的,只需要你……”

  只需要她?

  云若雪心中一万头***奔腾而过。早就听说古代闪婚神马的事情很多,她不会这么巧就撞上了吧?

  喂,冷非寒好歹也是一国王爷,她一个废柴,两个人进展要不要这么快?

  只是,她没想到,冷王爷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还没说完。

  “只需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冷非寒骤然变脸。收起笑容,手中麻绳舞动,几下就将不明情况的云若雪绑了个结实。

  “砰!”云若雪被他扔到床上,脑袋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搞了半天,这臭王爷是在对她使用美男计。后面还故意吊她胃口,来了个大喘气!亏她还瞎想那么多,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笑死?

  这不是欺骗她的感情吗?

  “张嘴。”冷非寒可不管那么多,墨色的眉毛轻挑,将一个绿色的瓶子放到云若雪嘴边,顶了顶。

  全然没有刚才的邪肆,浑身散发着属于帝王的威严,冷酷的声音不容置疑。

  云若雪警惕地看了绿瓶一眼,断定里面的肯定不是好东西,果断将头扭到一边,一副誓死不从的烈士表情:

  “王爷,你不要以为拿威压就可以逼我就范,我是有傲骨滴!除非你拿几万两银票砸死我,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拿几万两银票砸死她?

  冷非寒嘴角的笑意不断蔓延,“有趣……”

  据他所知,凌云派的木选者云若雪,向来视金钱如粪土。现在的云若雪,言语中总是流露出对银两的兴趣。莫非是被自己妹妹陷害,使得性情大变?

  “本王命令你,喝了。”淡漠的声音让云若雪如坠冰窟。

  还喝?不会吧!

  “王爷……”云若雪再一次撇过头去,“人家专门的试药、试毒人都有白花花的银子拿,你却动不动就让我喝绿水。这样,你好歹给个铜钱不是?”

  “可怜我上有老下没小的,刚开个小店就让王爷你请过来,还没工资拿,真是没天理啊!”

  冷非寒无视她的装可怜,把玩起小刀来,忽然猛的朝云若雪骨折的小腿刺去。

  “啊!”云若雪条件反射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发现腿不痛,悄悄掀开一条眼缝瞄了眼外面。

  诶,小刀没刺下来,原来是虚惊一场!

  蓦地,一只冰凉的大手爬上她的脖子。

  “本王问你,这水,你是喝还是不喝?”冷非寒笑眯眯地盯着她,只是那笑怎么看都令人胆寒,“若不喝,你的腿,就由本王代为保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