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十一章,种子发芽

  这个王爷也太软硬不吃了吧!

  云若雪在心中默默为自己忧伤了一下,深呼吸之后,才一脸悲壮地点了点头:“王爷,记得给我试毒费啊!”

  冷非寒不置可否,呼啦一下直接把绿色液体全倒进云若雪的嘴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

  “三日之后,本王希望见到你还活着。”冷非寒指尖轻轻划过云若雪的粉颊,留下一缕淡淡的清幽味道后,消失在了门外。

  “咣!”

  被灰色笼罩的大门合上,云若雪脑中浮现出某王爷的脸,嘴中满是苦涩的味道。

  俊逸而不失成熟,棱角分明的面孔,确实有一代王爷的风范。只是,为什么要不明不白将她抓到这里?

  还要呆三天,这王爷发什么神经?

  “想不明白,不过……”云若雪皱皱眉,闭上双眼,“小腹怎么有点热啊,我之前明明没吃辣椒的……”

  奇了怪了,冷非寒逼她喝的绿色液体到底是做什么的?

  “叮!警告!宿主的木系种子正在强行催生,将会带来不良后果,请宿主马上阻止!请宿主马上阻止!”就在云若雪疑惑之时,系统意外地出声了。

  “木系种子强行催生?”云若雪喃喃,这才想起原主体内剩下的这颗种子。

  木系种子,是木选者的力量之源。除了木选者,金、水、火、土系天选者的丹田内,也都有一颗类似的种子。种子生来就有,如果种子消失,这个天选者就算是废了。

  按理来说,木系种子应该随着年龄的增大而自然生长。但原主的修为被废后,木系种子就没了动静,云若雪也就没注意它。

  现在,居然被人为催生了?

  “冷非寒?”云若雪终于意识到,冷非寒离去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一国王爷,竟然能干涉到木系种子的生长,他身上……”

  肯定有秘密!

  不过,不管冷非寒身上有没有秘密,她的当务之急都是先逃出去,想办法停止木系种子的反常生长。要是真等个三天,以丹田目前升温的速度,她岂不是要被活活烧死?

  那她可就冤死了!

  “系统,你有没有办法阻止木系种子的生长?”云若雪在脑海里问系统。

  现在,系统可以说是她最大的逃生希望了。如果系统不行,她还得燃烧燃烧脑细胞,总之无论如何都要逃出去。

  “系统能量不足,没有办法。”系统倒是很光棍。

  它能量才刚到10%,仅仅够勉强运行的,让它解决这种高难度问题想都不用想。

  说来也怪,经过时空乱流后,铜钱系统似乎融合了些其他东西。除了25世纪设定的赚钱任务外,还多了不少异界的元素,就比如这次的木系种子。

  “这样啊……”云若雪试探着挣脱绳子,数次无果后终于哭丧起脸,仰头望着灰色的墙壁,“什么王爷嘛,一点风度都没有,绑得这么紧,让我怎么逃得出去啊!”

  丹田就跟插了电的暖宝宝一样,越来越热,让云若雪有种自己进了油锅的幻觉。

  “镇定,镇定!必须冷静想办法!”云若雪刚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转眼丹田温度升高,整个人瞬间不淡定了。

  “天啊地啊神啊,烧成这样根本淡定不下来啊!”云若雪仰面躺在床上,欲哭无泪。

  “冷非寒,你最好别让我翻了身,否则……”她牙齿咬的作响,“否则,我要你尝尝被火焚身的滋味!”

  泥人尚有三分火,她不是小绵羊,没脾气就怪了!

  ……

  在云若雪所在的密室之外,一件轰动黄土镇的大事正在发生——冷冥国的皇族,那些他们遥不可及的人物,竟然下乡体察民情了!

  而且,来的皇族还不是一般的皇族,是他们冷冥国的“三高”王爷——冷非寒!

  颜值高,修为高,智商高,简称“三高”。

  “看啊!那个坐在冰蓝色狼王身上的冷酷男人,就是咱们冷冥国的第一王爷!听说他外冷心热,在边疆上打赢了好几场大型战役呢!”

  “不止如此,冷王爷平时不近女色,不像那些皇子们花天酒地。人也比那些皇子们成熟多了,我感觉他肯定一心一意!”

  “哎哎哎,王爷好帅啊,我忍不住想要嫁给他了,怎么办啊……”

  ……

  人们似乎忘记了不久前冷非寒发火的样子,街道重新回归它熙熙攘攘的样子,大大小小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近万人拥挤在小小的街道中,分不清谁踩了谁的脚,分不清谁推了谁的背,都踮着脚尖眺望远处的冰狼。

  “镇子不错。”冷非寒慵懒地躺在冰狼的后背上,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句,让一旁跟着的白参连连拱手。

  “王爷谬赞了,黄土镇何敢担当此言……”哎呀呀,难得王爷美言黄土镇,他嘴上推辞,心里还是很爽的。

  “谬赞?”冷非寒缓缓抬头,淡淡地看了白参一眼。待白参吓得三魂丢了两魂之后,才收回目光。

  “本王乏了,你将红枫山脉清空,本王要在那里休息。记住,本王不想在山脉里看到第二个人!”

  冷酷,不带一丝感情,话语不容置疑,这就是冷冥国的冷王爷——冷非寒。

  闻言,白参额头滑下一滴冷汗,“是,王爷交代的事情,小人一定办好!”

  就这样,冷王爷潇洒收工。

  另一边。

  似乎被人遗忘的白晨,坐在自己的院子里,低着头,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忽然眸间闪过坚定,他毅然拔出长剑,“唰”的一声。

  左手中指的指尖,顿时滑下滚滚血珠,指肚自上而下裂开的血口令人心惊。

  “若雪,”白晨眼中痛楚之色难忍,心中却暗暗发誓,“我一定会强大起来,强大到足够保护你不受伤害,一定!”

  沉默着,他用纱布裹住血口,剑指长空。

  “一个月,武士九阶!”

  这十指连心之痛,是他对自己的惩罚。一个月,从武士一阶突破到武士九阶,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白参将他软禁在白家,白晨心里清楚,这是在保护他的安全。但他不能干看着云若雪被人绑走,却坐视不理。

  软禁他,那他就用实力将规则打破!

  古龙大陆,以武为尊!

  “烨长老,”白晨目光充满了斗志,看向一旁站着的白烨,道:“这一个月,就麻烦您帮忙照看灵饮店了!”

  想起云若雪那爱财的性格,他又补充了一句:“尽量扩大名气,增加收入。”

  如果云若雪安然无恙,等她回来看到这些,估计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吧?

  “好,你安心修炼。”白烨摸摸胡子,微笑点头,对白晨的熊熊斗志感到甚是欣慰。

  ……

  昼夜交替,转眼就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夕阳西下,云若雪却还在小黑屋里煎熬。

  “唔,热得昏昏沉沉的。”

  云若雪一夜无眠,让丹田里那颗翻滚的小种子折腾得生无可恋。丫的,冷非寒怎么这么狠心,欺骗她的感情还折磨人的精神,她都快要崩溃了!

  突然,她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小腿,顿时惊咦一声,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小腿骨折好了?”

  一团绿光在小腿骨折之处游走,给云若雪一种做梦的感觉。再看看伤口四周,不少结痂的地方都已经脱落,露出婴儿般吹弹可破的肌肤。

  就连昨天摔裂的血口,都变得完好无损。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我受的伤怎么一下子都好了?”云若雪狠狠咽了口唾沫,她不会是青天白日撞了鬼吧?

  这股绿光,比25世纪的特效都真实,该不会是真的吧?

  事实证明,她的猜想是正确的。“这是木系种子催生带来的木源力,在自动修复宿主的旧伤。修复完毕后,木系种子会继续生长,直到撑满宿主的丹田。由于宿主经脉断裂,木系种子无处生长,会有撑爆丹田、露出体外的危险。”

  撑爆丹田,露出体外?

  云若雪额头冒出冷汗,冷非寒绑她来这里,莫非是想要她的木系种子?怪不得……

  若是木系种子长出体外,天选者和本源种子共生,那她岂不是要死翘翘?冷非寒估计早就算好了她会在三日之内挂掉,所以不怕凌云派找上门。

  “那系统,我该怎么办才能逃出去啊?”其他什么的都可以拖一拖,首要的任务还是逃出这个鬼地方啊!

  呜呜呜,天知道她躺在这儿有多无聊,没有钱钱没有票票,白晨的阳光灵饮店还在那儿撂着呢!

  还有还有啊,灵饮店卖的是灵草配出的饮料。灵草的库存不够,饮料的品种还比较少,这都是她要赶紧解决的问题好不好?

  然而,系统许久都没有回应。

  正当云若雪灰心丧气之时,系统像是探查到什么消息一般,“叮”地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