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二十章,冰火两重天

  “本王自然无事。”

冷非寒轻轻揩去唇角的鲜血,双眸微眯,语气淡淡,“倒是你,丫头,你为何要破掉本王的结界?”

结界被破,还掉进来一个丫头,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没事?”

云若雪撇撇嘴,心里暗道一声死要面子,转而又是一怔:“什么结界啊?难道说,这个空间,是你开辟的?”

这就惊悚了!什么时候,一个世俗王爷都可以随手开辟空间了?

要知道,就是她老爹云霸空——凌云派的掌门,都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啊!

“你的想象力很丰富。”

冷非寒目无表情,盘坐在雪地里。言外之意,就是云若雪想多了,他不是那个开辟空间的人。

闻言,云若雪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竟莫名有些失望。

突然想到留在死路里的白晨,她连忙问冷非寒:“那结界破了以后,会怎么样啊?死路里的人,能出去吗?”

异界没有手机,云若雪和白晨相互联系不上,她自然不知道,白晨已经顺利被传送到了山脉内围。不仅如此,他还疯子一般,跋涉在各种危险的蛮兽之间,只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提升实力。

死路?

冷非寒瞥了云若雪一眼,“傻!那条路是生路,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包括岩浆。你坠入岩浆,不过是闯入结界的外部表现。至于山里的人,不久就会被自动传送出去。”

话毕,他忽然皱眉,压下喉咙中的腥甜,浑身寒气爆发。

无数细小的冰晶,自他身下不断延伸,朵朵冰花在地面绽放。本就不高的温度骤然降低,让云若雪仿佛一下子从深秋,掉入了寒冬。

“嘶,冷……冷死了!”

云若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冻得一个哆嗦后,赶紧蹲在地上减小散热面积。在看到冷非寒的异状后,顿时恍然大悟:

“王爷,搞了半天,这么一片冰天雪地,是你搞出来的?”

在雪地上一挖,果然,靠下的土还温乎着。

就在此时。

“闭嘴!”冷非寒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盯着云若雪的目光表面平静,实则暗藏着狂风暴雨。

蕴含的强大威压,让云若雪不由自主噤了声。

“凶什么凶,是王爷就了不起啊……”她蹲在地上,手指头画着圈圈,心里腹诽,“原主好歹是凌云派的大小姐,堂堂木系天选者,怎么到了冷非寒这儿,就什么都不好使了呢?”

这才是她最奇怪的地方。

按理来说,三国的王爷见到凌云派的大小姐,不应该赶紧控制她,然后送她到凌云派要奖励吗?

摇摇头,她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冷王爷了。

罢了,白晨没让她拖累就好。

忽然,耳边“噌”的一声,冲天的火光骤然蹿起。冰火交织辉映,差点闪瞎了她的眼。

“这是干什么,放烟火吗?”

转头,看见冷非寒盘坐在冰火之间,云若雪惊呆了。反应过来以后,立马召唤出木源力护在身前。

虽说这样可能没什么用,毕竟木源力是治疗类的能量。但情况就是如此,空间就这么大点地方,火烧起来没地儿躲,她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喂,王爷,你是不是撑不住要死了?”

看冷非寒难得脸色严肃,还处在冰火两重天之中,不知怎么,云若雪鬼使神差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说完,她就后悔了。

果然,冰火之中的男人冷冷地睨了她一眼,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她的上上下下,薄唇勾起一抹邪意,不紧不慢说道:

“丫头,你这么盼着本王死,那本王是不是……该在死前,吃了你?”

脑中回荡着冷非寒邪肆的声音,云若雪讪讪笑了笑,随后避瘟神一样连退好几步:“别,王爷,你身经百战,肯定死不了的!再说了,我现在就是一个废柴,你肯定看不上的对不对?”

见鬼,她纵横商场多年,怎么就没见过一个比冷非寒不要脸的人呢?

谁知,冷非寒淡淡瞥了她一眼,眸中带着些许玩味。

“怎么会看不上呢?”他墨色的眉毛微挑,直勾勾地盯着云若雪,“你可是夺了本王的初吻,就算是意外,你也不能否定这个事实。”

说到这里,冷非寒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丫头,你的九千两精神损失费,准备好了吗?”

九千两……

“王爷,好王爷!”云若雪哭丧着脸,一副有冤情的悲痛样子,“咱们九千两减一减,减一减行吗?你看你老拿初吻说事儿,这一没证据二来也不太可能的,我都没怪你,你是不是应该放我一马?”

给她定这么离谱的目标,会打击她的赚钱积极性的好不好?

九千两精神损失费,美其名曰是赔偿冷非寒的初吻,实际上就是抢钱啊!

“聒噪!”冷非寒闭上双眼,身上的冰火之势跳动得更加剧烈,“半个时辰内,不要打扰本王。否则,本王会立马让你的灵饮店倒闭!”

赤果果的威胁!

“知道了知道了……”

显然,冷非寒对云若雪的软肋,把握的非常到位。一涉及银子方面,云若雪立马缴械投降。

气氛霎时沉默下来,空气中只留下火光的噼啪声,以及冰晶熔化后的滴答水声。

站在云若雪的角度看,冷非寒的丹田发着光,隐约可见是两只分别为红蓝两色的能量团。能量团像是天生排斥一般,永不厌倦地持续移动、碰撞。

“简直无聊到长草……”

闲得发慌,云若雪边盯着眼前的冰与火,边翻腾着原主的记忆。突然,她看到了一条有关五行天选者的信息:

“八大天选者中,金、木、水、火、土系天选者依次出现。水系天选者,达到一定实力后晋级冰选者。而且,五行种子不一定与生俱来,如果前一任天选者留下种子自尽,有缘得到种子的,就是下一任天选者。”

嘴里无声念叨着,云若雪转头对比那个冰火中的男人,越看越感觉不对劲。

“冰,火……冰势还比火势大,该不会,冷非寒是现任的冰选者吧?那现在冰与火对抗……”

“难道说,山洞生路里的宝物,就是火系种子?”

她不禁这样猜测。

怪不得之前和白晨走入生路,却没有看到什么宝物,只看到岩浆幻境和空荡荡的一片。原来,“终极大奖”火系种子被冷非寒摘走了。

这么一来,情况就比较明朗了。

“不过,”云若雪摸摸下巴,乌溜溜的眼珠转啊转,“自己有水系的种子,还想再吞一颗火系的,冷非寒的胆子真不小啊,也不怕把自己炸死……”

水火不容,这是世人公认的真理,现在这个男人这么干,是想“以身试法”吗?

不错,够疯狂!

若成功,冷非寒就将变成天选者中的领头羊,在天选之战中竞争位面主位。若失败,就是真真正正的冰火两重天,整个人身死道消。

这么一看,冷非寒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身上优点还不少嘛!

“王爷啊,”有了猜测,自然要验证一下的,“你是不是冰选者啊?现在这个样子,是在吞并火系种子吗?”

然而……云若雪似乎忘了,冷非寒之前的命令:不要说话。

于是,在冷非寒一瞬间的分心中,“惊喜”出现了。

只见半空中的冰气紊乱起来,逐渐压不住火势。最终,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冰气和火势恰好全部抵消,分毫未剩。

“云,若,雪!”

冷非寒猛然睁眼,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子泛起危险的光泽,咬牙切齿,“本王的话,你就是这么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

能让他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不淡定,可见这个“惊喜”真的是不小,事实也确实如此。

由于水火种子的能量全部抵消,冷非寒的天选者力量算是废了。再加上抵消前的巨大冲击,他连体内真气都无法调动。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除了身体淬炼到了武灵,其他都和云若雪一样,属于人们口中废柴的情况。

“淡定,那个,淡定啊!”

云若雪抹抹额头上的冷汗,还想说什么,空间另一头就开了个小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