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十六章,瀑布玄机

  “行。”云若雪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这就准备摸出白家。

  出乎云若雪的意料,白晨短短一天多的时间,修为似乎就突破到了武士二阶,再加上对白家的熟悉,两人轻轻松松,就逃过了无数侍卫的眼睛。

  直到离开白家的那一刻,云若雪还有点发蒙。

  “白帅哥,你这么厉害,你老爹知道吗?”

  一天就从武士一阶飞到了二阶,不是她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啊!

  “他不知道的。”白晨微微一笑,身上有一种难言的气质在滋生,“若雪,我想要白家的家主之位了,你愿意帮助我吗?”

  实力的增长迅速,全依赖于他对自己的残忍。不过,这些他不会说,尤其不会对云若雪说。

  想要参与家主之位的争夺,也是因为这一次的禁闭,让他认识到明面身份的重要性。如果他是白家的家主,或许他就能从冷非寒手中,救下云若雪。

  而不是留下云若雪一人,孤零零同冷王爷对峙。

  在他脑中思绪电闪之间,云若雪笑了,笑得很灿烂。

  “白大帅哥,可以啊,有进步!”她趴在白晨的背上,笑嘻嘻地戳白晨的脸,“终于知道抢家主了!我还以为,想让你当家主得等个十天半个月呢!”

  这下,反而轮到白晨不解了:“为什么非要让我当家主啊?”

  跟云若雪接触了一段时间,他知道她不是那种迷恋权力的人。相反,云若雪最感兴趣的事情是赚钱,不论是铜钱还是银子,她都喜欢。

  “不为什么啊。”在白晨疑惑的目光中,云若雪不假思索就说开了,“整个黄土镇我就认识你一个,不让你当谁当?再说了,你当了家主,我就能戴个大帽子去其它镇子开拓市场了。”

  “嘿嘿,到时候,每日的利润肯定又能涨一大截!”

  前半句不重要,后半句才是她真正的小心思啊!

  “果然,若雪三句不离钱……”白晨扶额一叹。

  很快,在白晨开足马力之下,两人横穿小镇,来到了红枫山脉的不远处。

  红枫山脉,顾名思义,就是枫林遍布的山脉。时值秋日,站在远处望去,山脉宛若红色的海洋,时不时波涛汹涌一下,甚是赏心悦目。

  只不过,最近的红枫山脉,气氛很是不同寻常。一个个青衣侍卫穿梭在山林之间,仿佛寻找猎物的孤狼,双眼隐匿着精光。

  猎人,是他们。猎物,就是擅自闯入山脉的人。

  而违反白家家主白参命令、胆敢冒入山脉的人,一律,杀无赦!

  这就是白晨和云若雪将要面临的“围墙”。

  “白晨,你说这是哪个老不死的下达的命令,吃饱了撑的要清空山脉啊?”云若雪趴在白晨的背上,嘴里不停地念叨,“害得咱们还得偷偷摸摸做贼一样,进自家地盘都这么麻烦……”

  没办法,她没修为,又不想暴露木能力,只能先委屈白晨背着她了。

  幸好,原主常年习武,体重还是很轻的。

  “不知道啊,”白晨也很无奈,“我爹那种人绝对没这个闲心,除非是有什么实力高的人逼迫,否则断然干不出这种事情。就是不知道,是哪个高手来了黄土镇。”

  白参下令将山脉清场的时候,下意识将冷非寒保密了,谁知道王爷会不会因为这些细节怪罪于他?为了防止冷王爷发火,他只好选择自己把事情的责任揽过来。

  正因如此,准备“偷渡”的两人才会这么吐槽。

  若是让云若雪知道,她口中的“老不死的”就是刚刚才见过面的冷非寒,估计小心肝都会吓得跳出来。

  “若雪,”观察了一会儿情况后,白晨皱眉开口了,“侍卫很多,以我武士二阶的修为,悄无声息进去不可能,咱们得想个办法。”

  进不去!这是一个大问题。

  云若雪环顾四周,乌溜溜的黑眸转动着,当看到一帘瀑布后,眼神一亮。

  “白晨,白晨,你看那边,”她捅捅白晨,将他从思考中拉回来,右手指指隐匿在山背面的一帘瀑布,“那儿有个瀑布,看见没?咱们就从那儿溜进去,保准没人发现。”

  循着她的目光望去,白晨果然看到了在阳光下波光闪闪的瀑布,但是……

  “若雪,那边是山脉的最边缘,旁边都是地势陡峭的悬崖,进不去山脉的!”

  白晨还以为云若雪不了解地形,解释道。

  瀑布那儿当然没人,全是水,三面都是悬崖。没路,谁闲的没事去那边晃悠?除非是有受虐倾向的,想尝尝被万丈水流冲刷的痛苦,否则那里就是一个“废弃之地”!

  只是,云若雪是不了解地形吗?

  “白晨,告诉你一个故事。”

  云若雪神神秘秘地笑着,“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猴子,它很胆大。于是有一天,当它看到一个瀑布的时候,其它猴子好奇心上头,打了个赌。”

  “什么赌?”白晨问。

  云若雪继续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它们说,谁敢跳进瀑布里,谁就是猴群的王。那只胆大的猴子,一听到有这好事,立马就过去跳了。你猜,它死了没有?”

  “没死?”白晨试探着问道。

  “宾果!”云若雪点点头,“那只猴子不但成功跳了过去,还意外穿过了瀑布。在瀑布的另一边,它看到了一个……”

  “巨大的,水帘洞!”她的声音充满着蛊惑之意。

  很显然,白晨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我们从瀑布中间穿过去?”

  从瀑布中间穿过去,云若雪的想象力令他不得不佩服。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瀑布那边有洞的前提下!

  “对的对的,”云若雪眼中充满了跃跃欲试,似乎体内的躁动因子在此时被点燃,“你看瀑布里隐隐约约有植物的影子,肯定是那边有光,有光就代表有山洞,而且这山洞还有出口。现在老天都给咱们机会,你还愣什么,赶紧走吧!”

  闻言,白晨眼前一亮。

  “若雪,你真行!这些小细节都能发现,厉害!”

  云若雪被他夸得自恋一甩头,脱口道:“那当然,没点实力,怎么吸引金子银子?”

  这话听得白晨满头黑线,顿时感觉自己夸错对象了。

  不久之后,两人便悄悄摸到了瀑布脚下。

  哗哗的水流冲击着他们的视线。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看到直冲天际的水幕,白晨还是不禁咽了口唾沫。

  不确定地问云若雪:“真的要从这么大的水柱中,穿过去?”

  他们真的不会被水柱压成肉饼吗?

  与白晨的担忧相比,云若雪倒是淡定得多,笑嘻嘻地拍拍白晨的肩膀:“上吧,反正死不了!再说了,我一个姑娘都不怕,你怕什么?”

  这就像坐镇后方的大将军拍士兵的肩膀,说一句同志加油一样,左右出力的不是她,自然不担心。

  再说了,不还有木能力在那儿坐镇吗?要是出什么意外,一根藤条把人拉出来就行。

  被云若雪一激将,白晨心中那股热血劲儿也上来了,心一横,脚下发力,两人就这么冲了进去。

  “好样的,伙计,上啊!”云若雪这个不怕死的在背上当拉拉队,粉拳挥舞的很是起劲。

  “唰!”

  白晨剑眸微眯,右手迅疾掠动,长剑出鞘,刹那间将水幕劈成两半。

  身形一闪,两人就看到了瀑布后的景象。

  “丫的,怎么会这样?”

  云若雪惊呼。

  “咣当”一声,两人落地,脑袋上都多了一个凸起的红色大包。

  “若雪,你没事吧?”白晨撞了脑袋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背上的云若雪,连忙将她放到地上,上上下下的看:“真是抱歉啊,跳得有点高了,我也没想到这山洞这么矮……”

  看他那慌乱的样子,云若雪“扑哧”笑了。

  “白大帅哥,淡定,腿断我都没哭,你瞎着什么急啊!”真是的,说好的要当家主呢?这么毛毛躁躁可不行!

  白晨不好意思地摸头笑笑。

  没错,外面的瀑布看着挺高,后面的山洞倒是小的可怜,只有一人高,能容两人并排,和水帘洞一比,确实差远了。

  不过,要是再往里面看的话……

  “白晨,你看,”云若雪皱着眉,捡起地上的一块红色石头,“这些赤红色的石头都会发光,而且越往深处越亮,会不会,咱们发现了什么秘密?”

  情况似乎和预料中的不大一样,瀑布边缘的植物,的确是因为洞内有光亮而生长的。但是,洞内的光并不来自太阳,而是来自……

  更神秘的深处!

  白晨也弯下腰,捡起一块红色的发光石块,端在手里掂量了掂量。

  “若雪,我们进来是为了找灵草,现在上面没有出口,咱们是原路返回,还是继续前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