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二十五章,衣衫不整

  冷非寒的突然醒来,让云若雪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慌忙挡住脸,不想让冷非寒看到脸上的绯红。

  不过,出于好心,她还是小声地提醒了下:“呃,王爷,我感觉吧,你还是先看看你的衣服比较好……”

  “嗯?”

  闻言,冷非寒眉头微挑,低头看到自己的“衣衫不整”后,嘴角顷刻勾起一抹邪笑。

  声音充满了玩味:“丫头,本王的吸引力就这么大吗?只是抱了一下,就让你把持不住了……”

  云若雪的脸顿时红成了大苹果,掩也掩不住。

  最后,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意,她恶狠狠地瞪了冷非寒一眼,故意双手叉起腰来:“谁把持不住了,又不是我撕你衣服……喏,就是你脚底下的那只吃货,都是它干的,不关我事!”

  还把持不住,冷非寒就不能有点王爷气度,说得委婉一点么?

  这个锅,她才不要背!

  听到云若雪的大喊大叫,蹲在冷非寒脚边享受失魂草的小绿鼠,先是一怔,随后双眼冒出熠熠金光。

  “吱吱!”小绿鼠后脚蹬地,连失魂草嚼没嚼干净都顾不上,圆滚滚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目标直指冷非寒的……薄唇。

  美男醒了,被它救醒的,它上去打个“印章”,不过分吧?

  然而,在云若雪的视线中:

  “烦!”某个男人冷冷吐出一个字,随手一道真气,直接将毫无准备的小绿鼠,狠狠拍到了对面的洞壁上。

  “吱……”

  一只绿毛球再次划过一道抛物线,“砰”的一声撞在洞壁上。

  云若雪不禁扑哧一笑。

  小绿鼠倒是皮糙肉厚,跟贴纸一样从洞壁上滑下来,没受多大伤。刚一落地,一双黑眸中就泛起水雾,可怜巴巴地望向云若雪。爪子揉揉当了肉垫的小屁股,仿佛在说:

  你让我救美男,现在美男不理我了,你要负责任!

  那孤零零的胖胖身影,仿佛一碰就会掉下来的泪珠子,瞬间让云若雪的心软化了。犹豫地望向冷非寒,弱弱道:“王爷,这只毛球鼠帮你消灭了一部分火元素,怎么说也是你半个救命恩人,啊不,恩鼠了,你要不,要不……就让它亲一下?”

  小毛球不是人,是灵兽。让灵兽亲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只是,她的母性大发,并没有收到什么成果。

  冷非寒淡淡的睨了她一眼,随手将小绿鼠拎起,向身后一抛,语气不冷不热:“本王,不喜欢毛多的东西。”

  此时的冷非寒,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没有水中相拥时的温柔、细腻。有的,只是与平时无异的淡漠。

  这种巨大的反差,不禁让云若雪怀疑,他是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才那么细心保护她的性命?

  如果是这样,那她之前所想,就都是在自作多情咯?

  小绿鼠再次摔了个狗啃泥,浑身上下土乎乎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冷非寒,满脸纠结地咬咬大尾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随后,它毅然转身,萧瑟的身影消失在地洞的转角。

  “呵。”暴力赶走小绿鼠,冷非寒唇角微勾,玩味的眼神落到云若雪的身上,“丫头,胆子大了啊,都敢忤逆本王了?”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云若雪心中莫名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暴风雨的前兆?

  缩了缩头,她试图转移冷非寒的注意力:“王爷,你的衣服还没整理呢……”

  这句倒是大实话,冷非寒老是露他明晃晃的肌肉,在这么下去,她怕是真的要……

  把持不住!

  不是她自制力低,是冷非寒太诱人了,这真不能怪她。

  “怎么,你有意见?”冷非寒原本打算整理衣襟的手,慢慢收了回去,挑着眉,饶有兴趣地盯着云若雪。

  继续冷声道:“本王要做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喜怒无常,真是喜怒无常!

  云若雪气愤地撇撇嘴。丫的,早知道就让他被火烧死了,现在她反而惹来一个引火烧身的下场,连小绿鼠都给吓走了!

  “冷非寒,你到底想要怎样?我初吻都栽在你手里了,还给你当了一回肉垫,怎么说都是我受害,你凶个什么劲儿啊?”

  对这个男的,就不能有好脾气!

  “生气了?”

  冷非寒眉毛上扬,仍旧是那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样子,笑得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云若雪攥着拳头,不吭声。

  她才想起来,这男的修为好像又恢复了,连真气都能发,绝对能轻松完虐她!在这种情况下打嘴炮,跟作死又有什么两样?

  “生气就生气了,本王不管。”果然,冷非寒这货还是气死人不偿命。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后,又给云若雪来了个晴天霹雳:

  “丫头,你对本王不敬,违背了冷冥国律法。按理,本王应该罚你去刑司服役。不过,看在你身份特殊,你就勉为其难出千两黄金赎身吧!”

  千两黄金!赎身?

  “王爷,我记得没这个律法……”云若雪委屈地吸吸鼻子。

  人家冒犯王爷,王爷不应该很大度地表示无碍吗?怎么到了她这儿,一切都变了。

  “怎么会没有。”冷非寒邪邪一笑,盘腿而坐,“只要本王开口,这律法,不就有了吗?”

  这就是实力强的好处了。皇帝虽然恨他恨得不行,但也不敢明着来,只能暗地里使小手段。

  不仅如此,还得给冷非寒修改律法的权力,这就很任性了!

  “行,你厉害,我投降!”一屁股坐在地上,云若雪的精神突然萎靡下来。摸摸小腹,她的额头渗出点点汗水。

  “唔,丹田好热……头也有点晕。”

  木系种子长得越来越快了,灵饮店却还是日收入一百多两。除了第一天人流量比较大,赚了千两白银,其余时间的客人很有限,一天顶多给她增添几百两收入。

  而一点治疗点需要赚取百两,维持一天生命安全、修复经脉至少要五个治疗点,也就是五百两银子。

  可以说,距离这个目标,仍旧遥遥无期!

  “不对,丹田热还能理解,额头怎么也热得这么厉害?”云若雪狠狠甩了甩头,感觉到不对劲了。

  顾不得管被勒索千两黄金的事,她浑身无力靠在石壁上,仰着头喃喃:“唔,头顶上怎么那么多星星,是晚上了吗……”

  刚刚神经紧绷着还不觉得,现在冷非寒脱险,她反而出事了。

  “发烧?”

  冷非寒刚闭上的眸子缓缓睁开,眉头一皱。

  俗话说,百密终有一疏,他确实把能伤害云若雪的碎石都挡下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

  云若雪,没有修为,等同于普通人。正值秋天,瀑布的水冰凉冰凉的,在里面一泡,出来还没换干燥的衣物,不发烧的都是神人!

  “丫头,把本王给你的解药,喝了。”眸光一闪,冷非寒淡淡说道。

  谁知,云若雪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脑袋迷糊得像是装了浆糊。

  “冷……冷非寒,热,好热啊……”眉毛紧紧搅在一起,云若雪后背靠着墙,试图为自己降温。无意间,王爷也忘了叫,直接喊了冷非寒的名讳。

  “烧糊涂了?”

  冷非寒有点意外,望着云若雪绿芒闪烁的丹田,眸中幽光划过,低沉的声线,听了让人不明所以:

  “木系种子,五行之二,水火已经得到,还有其他三个……”

  听话中的意思,冷非寒,貌似要收集所有的五行种子?

  靠在墙上的云若雪,正好是五行之一的木,那他来小镇绑云若雪的目的……

  “丫头,本王亦是逼不得已……”

  冷非寒手掌一翻,凝出一个灵力球来,神色复杂地望着云若雪。停顿了片刻,他隐去眼底的波澜,控制着灵力球缓缓升空。

  “咻!”

  撕开空气,灵力球仿佛出膛的子弹,迅疾无比射向云若雪的小腹。其携带的巨大冲击力,让人毫不怀疑:

  只要被它击中,云若雪丹田内的木系种子,就会不保!

  似是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危机,云若雪迷迷糊糊睁开眼,正好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瞳孔一缩。

  只是,她现在烧的浑身发软,又怎能抵挡灵力球?

  “冷非寒,你……”为何,前一刻还温柔给她渡气的男子,此刻却想要她的性命?

  木系种子一被毁,天选者就会死,这是古龙大陆亘古不变的定律!

  木系种子,就相当于天选者的力量之源。种子在,人在;种子灭,人亡!

  见她突然睁眼,冷非寒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只是此时,就算他有心想收回灵力球,也不可能了。

  如同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