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三十一章,金如银

  此时的云若雪,哪里还有大叫“扑倒”时候的威风?

  “怎么,刚刚不是胆子很大吗?怎么现在又反抗起来了?”冷非寒箍住云若雪的下巴,一双眸子里充满玩味。

  这丫头,也就是有色心没色胆,除了赚钱方面有一手外,就没多大优点了。

  “呵呵……”云若雪干笑两声。

  她能说她是怕他那个啥吗?要是这么说了,保不住冷非寒一个控制不住,直接就把她砸吧砸吧吃了,到时候岂不悲剧?

  然而,冷非寒接下来的动作,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起来,本王嫌地脏!”冷非寒双手用力向地面一推,人便接反冲之力站起来,掸掸身上的尘土,语气淡淡说道:“一个黄毛丫头,本王还看不上!过来,把合同签了!”

  说完,身影掠动,转眼就消失在原地,人出现在办公桌旁的长椅上。

  冷非寒慵懒地靠着椅背,目光看似随意地四处游走着。只是无形间散发出的帝王威压,让云若雪有一种预感:如果她现在逃跑,不但跑不了,还会死的很惨。

  这个男的,融合了火系种子之后,实力真不知道飞到了什么程度。云若雪感觉,他的实力,可能已经不下于当初废掉她经脉的拓跋野了。

  “呼!还好,这男的没色心大起,自制力还不错。”暗自松了口气,云若雪迟疑了一下,还是乖乖走向了冷非寒的位置,“喂,王爷,我告诉你,本姑娘不卖色不卖、身,别想打我卖、身契的主意!”

  闻言,躺在长椅上的男人俊眉微挑,一双眸子饶有兴趣地盯着她:

  “丫头,若本王执意要签呢?”

  多少世族子女挤破了头想和他订婚,想尽办法要成为冷冥国第一王妃,这丫头倒好,估计脑袋瓜子里都没把他当成王爷过。还没等他问,她就毫不犹豫拒绝了。难不成,她的脑袋里只有银子和金子?

  虽说她曾经是凌云派的大小姐,可她现在天才变废柴,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她的凌云派啊……

  有意思!

  “真的是卖、身契?”云若雪抓了抓头,盯着冷非寒那张帅得欠揍的脸,摇了摇头,“不签不签,绝对不签,王爷你不能侵犯人、权的!我们是五好青年,不能干这种事情!”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看着这男的欠揍,只要跟他带一块儿,保准没好事发生。

  她都怀疑两个人是不是命里犯冲!

  “签不签,本王说了算。”霸道无比的话语响起,眼前一花,云若雪身子一轻,人就飞到了那张办公桌前。低头一看,明晃晃的一张黄纸合同摆在面前。

  “卖、身契……”云若雪一行一行看下去,顿时震惊了,“终身为你赚钱?王爷,你是不是在逗我?这是霸王条款吧!还有这最后一行,什么叫甲方报酬为一个初吻,王爷你不能这么坑人的!”

  甲方为冷非寒,乙方就是她。合同的一系列条款中,几乎只有她单方面的要求。总而言之就是要她终身为冷非寒赚钱,不管冷非寒什么时候缺钱,她都要供应的上。而冷非寒这边给的优惠,只有可怜的一个——冷冥国上下大开绿灯。

  更可恶的是,冷非寒居然把他那个随口捏造的初吻搬出来了,还当作她的报酬。

  这不是霸王条款是什么?

  仔细看了看细节,云若雪瞳孔一缩。

  “王爷,不是十一万九千两银子吗?你还真给我凑成十五万两了!就算世界上最大的强盗,也没你这么高的抢钱水平吧?”她怀疑,冷非寒肯定是早就算好,要把十一万添成十五万。要不然,这份合同上怎么会有这个数字?

  他总不能刚说了话,立马就立下合同了吧?

  “本王这叫言而有信。”冷非寒眯着眼,威胁的意味很是明显,“喏,自己签了,要是不签,本王就好好跟你算算,折腾本王的这笔账!”

  不好好敲打敲打这丫头,以后替他赚钱,还不得反了天了?

  “我不卖、身的……”云若雪还想说什么,被冷非寒一个眼刀击中后,脊背发凉,浑身飕飕的直冒冷气,只好点头,“算你厉害,行了吧,本姑娘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唔,签就签,果然是个臭流氓……”

  后面的这句话她没敢说出口,心里念叨了几句,暗道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受的压迫全都欺负回来。

  有仇不报,不是她的作风!

  “不要想着报复本王。”冷非寒是什么人?深宫中修炼多年的王爷,一眼便看破了云若雪的那点小心思,冷冷警告:“这一次的事,本王先记着,若有下一次,两罪并罚!”

  云若雪咽了口唾沫。

  这男人太可怕了,她应该没把情绪写脸上才对啊?

  两罪并罚,那岂不是说,她再欺负他一次,小金库很可能就要不保了?

  “丫头,这瓶药,能压制木系种子三个月的生长。”合同签完,冷非寒的目的就算达到了,灵力裹着一个小黑瓶扔给云若雪,“本王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修复的经脉,撑不住的时候,就吃药。”

  “哦……”

  云若雪闷闷地应了一声,显然还在为自己莫名其妙就卖了身而郁闷。

  待她反应过来冷非寒说了什么后,猛然抬起头,正好对上他那双意味深长的眼,心跳都加快了几分。

  这家伙是全知全能吗?连系统的小动作都看得出来!

  一刹那,她有种自己被剥光、全被看透的感觉。

  “还有,”冷非寒可不会管她是什么感觉,手一翻,扔给云若雪一张面膜一样的东西,“这是易容面具,你戴上它,不要让龙门派的人认出来,名字也要改,就叫金如银。给本王勤快点,三个月内要是还不完这十五万两银子,莫怪本王辣手摧花!”

  小地方的人可能不认识云若雪,只当她和凌云派的大小姐重名,可龙门派这几天势必要搜查冷非寒,他们那些弟子,不可能不怀疑云若雪的身份。

  龙门派与兽王派关系较近,兽王派与凌云派是死敌,所以,被龙门派抓到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知道啦。”

  云若雪折腾了半天,总算是勉强将易容面具戴上了。除了有点不适应外,对着镜子一看,自己都认不出自己,脸完全变了样。

  “还有要吩咐的吗?”

  她无精打采地杵在地上,盯着手里一式两份中的一份合同,整个人都蔫了。眼睛望望冷非寒,等着他的下一步指令。

  “呵,丫头很上道嘛。”冷非寒悠闲地向后一靠,摆摆手,道:“本王休息了,你去抓紧时间赚钱,本王等你的好消息!记住,不要把本王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睫毛垂下,冷非寒的声音传至远处:

  “思明,带丫头出去!”

  “是!”

  云若雪翻了个白眼。这叫什么事儿啊,来异界还没半个月,连点成绩都没做出来,自己就被王爷逼着卖了身。

  要是传回25世纪,她还不被人笑死!

  ……

  眼前一花,云若雪的山洞之行总算是告一段落。

  “那个可恶的王爷终于消失了!”穿过空间门,回到白晨给她安排的客房里,云若雪直接瘫倒在软绵绵的床垫上,“啊,熟悉的味道,太阳就要出来了,铜钱宝宝们,银子宝宝们,你们准备好要扑进我的怀抱了吗?”

  日光还未照耀大地,世界笼罩在薄薄的夜色当中。小小的屋子一片漆黑寂静,云若雪刚站起来,准备点盏烛台,门帘掀动的声音就传来了。

  只见一个衣服惨白的影子飘进来,脚步顿了顿后,长剑指向云若雪:“谁?竟然私闯白家府邸!”

  这充满正气的声音不禁让云若雪为之一怔。

  “白大帅哥?”

  屋子里黑乎乎的,云若雪只是听他的声音像,也不敢妄下定论。点燃烛台后,目光中出现来人的面貌,终于确定这是白晨了。

  只是,她认得出白晨,白晨却认不出她。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间客房里?”白晨警惕地看着她,似乎她只要稍有异动,便会欺身而上。

  他把灵草给了烨长老后,就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反而选择来云若雪这里碰碰运气。心中的大石一日不落,他修炼便无法静心。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若雪的房间里会有陌生人。

  尤其这陌生人的口气、声音,都和云若雪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呃……白晨。”云若雪嘴角抽了抽,解释道:“我是云若雪,脸上戴着易容面具,你不认识我正常。我从岩浆里面的空间里刚逃回来,你不会听不出我的声音吧?”

  差点忘了,她脸上还戴着易容面具,就连她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白晨自然看不出来。

  “你真的是若雪?”

  听她说岩浆一事,白晨心中便信服了几分,以防万一,他还是追问了一句:“你的最大爱好是什么?”

  他心里希望眼前的人是云若雪,但从岩浆里活过来毕竟太神奇,想验证一下是人之常情。

  就是这个验证问题,真的是……

  云若雪翻了个白眼,鄙视地看着白晨:“废话嘛那不是,赚钱啊!”

笨笨哒小松鼠

马上过十万字大关,喜欢松鼠的宝宝们尽管砸收藏,砸礼物,小松鼠需要你们的支持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