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三十五章,吃货的威力

  “嘿嘿,如银小姐。”

就在这时,葛台一脸玩味地摩挲着下巴,说道:“看到了吗?本少的能量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张力乃是武师一阶的高手,如果你怕了,就收回刚刚你的那句话,再主动留下,让本少好好舒服舒服。这样的话,说不定本少心情一好,还能放你旁边这个废物一马!”

刚刚的话,自然就是指云若雪说的那句,葛台的脸皮比城墙还厚!

让她和一个渣男作伴,绝对不可能!

云若雪眉头纠结在一起,脑细胞飞速燃烧,绞尽脑汁想找到一个脱身的办法。

不脱身,她的名节可就毁在这儿了!

这时,白晨说出了一句让她意想不到的话:

“若雪,你先走,我殿后。”

声落,白晨猛然挥起长剑,朝白文的方向攻去,想要打开一个缺口,从而把云若雪推出去。至于他自己怎么办,他倒是没想过。

云若雪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白晨和她虽然说一起冒过险,也算生死之交,可毕竟只认识了不到半个月。为了活命,他完全可以把她推出去,这样他就有希望竞争他的家主之位。但是,他没有!

真是傻的可爱!

不过……“白晨,我觉得吧,咱们可能谁都走不了了。”

云若雪盯着不断朝他们靠近的大汉张力,咽了口唾沫。她真不是故意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实在是张力那人形坦克一样的肌肉块,很是令人发憷啊!

“黄毛丫头而已,少爷,不必你出手,在下便能搞定!”只见张力面目狰狞,撸起袖子朝两人走来。虽说是走,速度却比白晨的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

仿佛过了一瞬间,张力的身形便到了近前,粗糙的胡鬓一看就不好惹。

白晨瞳孔一缩。

然而,还未等两人有所反应,一道巨大的拳影笼罩了天地。

“轰!轰!轰!”

气爆声刺激着两人的耳膜。

“有点分寸,别把如银小姐吓着了。”葛台坐在一旁,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旁边的这个愣头青,直接杀了,本少不想看到他的尸体!”

不想看到尸体,言外之意,就是将白晨轰杀。以张力武师一阶的修为,倒也不是不可能。

闻言,云若雪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低低的声音充满了焦急:“白晨……”快撒丫子跑啊!

只是……

一切都来不及了,铺天盖地的拳影近在眼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吱吱!”

熟悉的动物叫声,在气氛紧张的包房内响起。巴掌大的绿色身影在空中一掠而过,带起的劲风,直接将漫天的拳影反方向刮了回去。

“小家伙?”见此,云若雪眼睛一亮,不由惊呼出声。

巴掌大的身躯,与身体比例毫不协调的大尾巴,还有那一双隐藏在尾巴下的黑宝石眼珠,不就是她在瀑布下地洞里,遇到的那只小绿鼠吗?

这个吃货吞了她的失魂草后,就被冷非寒一巴掌扇飞了。这么蠢萌蠢萌的一个小东西,本来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这家伙就在她身边。

算它有良心!比那个臭王爷好点。

有这只堪比冷王爷的小绿鼠,云若雪松了口气,一颗心总算是放到肚子里了。灵者之上的修为,对上武师一阶的张力,还不是大象和蚂蚁的区别?

至于白晨,早已惊得说不出话了。

“什么东西,敢挡大爷的路?”张力丝毫没有意识到小绿鼠的逆天,只当拳影被破是一时大意,粗着声音骂骂咧咧,“乡下的酒楼就是破败,连只臭老鼠都能钻进来,看大爷为民除害!”

说着,随意地一伸手,就想将小绿鼠抓过来。

“吱吱!”

小绿鼠刚准备跳上桌子,眼珠就看到不断靠近的黝黑大手,顿时不耐烦地一扫尾巴。“咔嚓”一声,质量不好的木椅断了一条腿,剩下的部分便如同流星锤一般飞了出去。

“砰!”

木椅携着万钧之力,狠狠撞在张力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他嵌进了身后的墙壁中。血花灿烂,仿若一幅壁画,美轮美奂。

而倒霉的木椅,也在一瞬间,化作满地齑粉。

几乎在同一时刻,白文狗急跳墙,在背后放冷箭。无声无息的软剑宛若毒蛇,剑尖直指白晨的后腰,危险气息袭上白晨的背脊。

由于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突然出现的小绿鼠身上,云若雪对这一切猝不及防。只来得及听到一声微弱的破空声,狭长的软剑就泛着冰冷的白光,径直刺向白晨。

谁都没有想到,白文会在这种紧张时刻,做一回阴险小人!

然而,云若雪和白晨顾不上,真正的当事人小绿鼠,却早就注意到了白文的小动作。

“吱吱!”

小眼珠露出鄙视的光芒,爪子在空中随意挥出,一颗糖豆大小的灵力球朝白文射了过去,看上去就像一只肉草团在给人喂果子一般。只不过,喂的不是果子,而是威力巨大的灵力球。

灵力凌驾于武级最高的武灵之上,算是世俗界顶尖的力量,以白文的武士修为,想挡住自然是痴人说梦。

此时。

葛台早就被这一幕吓得坐都坐不住了,原本放着精光的眼睛四处乱瞟,一看就是想逃跑。不过,刚有这个想法,接下来的一幕却改变了他的心思。

“以魇冰王之名,护体!”

白文感受到灵力球的巨大威胁后,眼中闪过丝丝凝重,从衣袖中掏出了那本神秘的黄皮书。一阵墨色的光芒闪过,缭绕的黑气就包裹了白文的身体。至于软剑,自然是被他果断丢弃了。

搞了半天,这货还有后手呢!

这下,事情是不是就万无一失了?

葛台心里如此想着。

与此同时,小绿鼠的灵力球也撞到了他的黑气罩上。“嗞啦”的声音响起,灵力球和保护罩谁也不让谁,黑气就像是被烧焦一般,四处逸散,不断消耗。

“丫的,忘了白文有底牌了!”

云若雪懊恼地一拍脑门。回头一看却发现,小绿鼠这货,居然,居然……

居然撅着个肉屁股,趴在圆桌上大吃特吃!

就这么一个转头的时间,又是一盘肉不见了。再看看它的小肚子,都没怎么撑,明显具有吃货需要的各种超能力:

吃多少都吃不撑,秒秒钟灵力消化。任他外界群魔乱舞,我自巍然不动,心无旁骛吃吃吃!

这境界,真不是她一介凡人能学得来的!

“咳,咳咳……”

云若雪背对着小绿鼠,都发现了它吃货属性爆表的情况,那白文这个正对小绿鼠肉屁股的家伙,自然不会眼睛瞎掉看不见。心头一股挫败感升起,白文被自己的唾沫呛着,狠狠咳嗽了几声。

好啊,一人一鼠对决,他这儿连最大的底牌都出来了,对面的敌人居然连个眼神都吝啬给予,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喝起来了!

怎么白晨这边的人,啊呸,人和鼠,一个赛着一个的奇葩?先是金如银大大咧咧闯酒楼,填了肚子才谈事情,现在一只变异的绿色老鼠都敢和他作对!

还能不能正经点打了?

就这样,白文的心境成功被小绿鼠的草团子身体打败。而因为这一次咳嗽,黄皮书轻轻颤动,他周身覆盖的黑气保护罩有了感应,竟是有了逸散的趋势。

见此,白文瞳孔紧缩,一向儒雅的笑都绷不住了。心里的一句粗口还没爆出来,某吃货的灵力球就砸在黑气罩上,掀起道道涟漪。

接着,没几下,本来就不凝实的防护罩直接多了道道裂纹。“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在白晨和云若雪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白文那个神秘的保护罩,就像一颗被人磕开的鸡蛋似的,碎了一地。

留下消磨剩下的半颗灵力球,认准了轰向白文的身体。

“还有一半啊,白文会不会直接烟消云散了?”

云若雪小声嘀咕着,或许是女生天性就见不得这些打打杀杀的,心中竟有几分不忍。

然而,正当她以为白文会就此灰飞烟灭时,意外再一次出现了。

“咻!”

黄皮书突然升空,吓了云若雪一跳。紧接着,它居然挡在白文的身前,似乎是想替白文接下这半颗灵力球。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不敢相信,一本书竟然会有自己的灵智,甚至还知道护主!

“喂,小黄书,你在给一个混蛋当挡箭牌你知道吗?”虽然说气氛还是很紧张,但鬼使神差的,云若雪还是忍不住吐槽两句:“赶紧到姐的碗里来,姐包你一日三餐大鱼大肉,衣食住行无忧。你这么厉害,何必给一个连工资都不给你发的人效忠呢?”

她长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铜钱见了全扑过来。虽然有一点小小的自恋因素作祟,但她可爱是客观事实好吗?

难不成这本书不是公的,是只雌性?

嗯嗯,一定是这样,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脑中思绪电闪,实际上,外界也就过了一瞬间。半颗灵力球刹那间落在黄皮书上,双方对撞,立时碰撞出无数火花。

猛烈的劲风,直接将包房的窗帘、门帘全部掀下,撕作万千碎片。流氓一般的劲风肆虐着整个空间,墙壁出现道道裂痕,毫无防备的纨绔少爷葛台,更是直接被劲风卷着刮上天花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