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三十七章,小绿鼠翠花

  “什么意思?”

白晨有点懵,不太清楚云若雪想要干什么。

一旁的葛台,看到云若雪脸上“奸诈”的笑容,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云若雪可爱外表下的小邪恶,如雨后春笋一般,全都冒出头了:

“白大帅哥,你把剑架到他脖子上,别让他太骚动了。”她弯起嘴角,嘿嘿一笑,道:“纨绔少爷出尔反尔的习惯,我当然清楚,所以呢,我决定看看这货的表哥什么时候来。”

白晨不明所以,依言控制住葛台后,投给云若雪一个好奇的眼神。

他有预感,若雪又要做什么惊悚的事情了。

而葛台,早就吓得浑身颤抖了。想溜,奈何脖子上架着长剑,只要他轻轻一动,长剑就会划破他的喉咙。

哭丧着声音,他求饶道:“你们……你们不能这样,放了我,只要放了我,帅哥,美女,什么要求我都能满足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我不要死!我……”

“别乱叫了,烦人!”云若雪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心里非但没有爽快,反而有一股恶心劲儿,隔夜饭都快翻上来了。

抬头扫了一圈,蓦然,她眼睛一亮。

“喏,张嘴,把这俩馒头吃了!”云若雪抓着两个碗大的馒头,笑容纯天然无公害:“叫你再叫唤,一会儿把白文吵醒了怎么办?打扰人家睡觉是不好的行为!”

要是白文醒了,万一他又和在山洞里的时候一样,用黄皮书逃跑怎么办?

虽然目前还不确定怎么处理白文,但放走一个神秘的敌人,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

“你……你要做什么?!”

葛台一副惊恐的样子,声音都有些发颤。

搞得云若雪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喂,别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样子,我又没把你怎么着了。张嘴,乖乖给本姑娘听话,不然白晨的剑可不长眼睛!”

白晨还是一脸茫然,不知道云若雪要干什么,只是配合地将手中的剑紧了紧。

“哎,哎,我吃,你们……本少记住你们了!”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怂得太彻底了,葛台涨红了脸,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废什么话,吃了!”

云若雪完美地发挥了女汉子的优良传统,左手一个馒头,右手一个馒头,一股脑全给葛台塞进嘴里了,粗暴得一点儿通风的缝隙都没给葛台留下。

“呜呜……”

葛台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舌头也没把云若雪塞的那两个馒头顶出来,急得想骂娘,结果声音一过喉咙,就变成这种“呜呜”的低声叫唤了。

白晨看的目瞪口呆,咽了口唾沫,喃喃道:

“若雪,你……”你这样真的好吗?

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啊!

正当他以为,云若雪要对葛台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云若雪却做出了一件令他震惊的事情。

“小家伙,嘴巴先停一会儿,帮忙解决一下那边那个掉地上的肉饼!”她戳戳小绿鼠的肉屁股,另一只手指了指墙角下的白文,一副和小绿鼠很是熟络的样子。

“我是不是,和云若雪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白晨苦笑着自言自语。

看来修为提升的还是不够快啊,得加把劲!

“吱吱!”

出乎云若雪的意料,小绿鼠这家伙甩甩尾巴,居然不理她,自顾自继续狂吃,真是学到了吃货一道的精髓。

“吃吃吃,吃死你!小家伙,你救场能不能一救到底啊?”云若雪撇过头去,不忍直视,又戳了戳小绿鼠的小屁股。

这家伙,山洞里的时候比谁都胆小,一遇上吃的,胆量简直成几何倍数增长啊!

“吱吱!”

小绿鼠从一堆甜点里抬头,小眼睛很不高兴地看了云若雪一眼,目光在食物和云若雪之间来回转了转,最后还是选择低下头,继续猛吃。

毛茸茸的大尾巴向后摆了摆,意思是说:不要打扰本鼠吃饭!

这下子把云若雪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小家伙,你再这么下去,我就不让你看美男了。冷非寒那个家伙,肯定不喜欢你这种吃货!”云若雪阴笑着,拿出她的杀手锏。

这货除了吃以外,另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美男。她当然没法决定冷非寒的想法,不过拿那个冷王爷的名头骗一下小孩子,应该不犯法吧?

果然,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小绿鼠晃晃巴掌大的小身子,小脑袋裹着奶油从甜点中间钻出来了。

“吱吱!吱吱吱!”它要投诉,它要抗议,这个女人侵犯它的看美男自主权!

这回,反而轮到云若雪惊讶了:“小家伙,你能听懂人话?”

不对啊,她还记得,上一次小绿鼠不是还一脸茫然,听不懂她的话吗?要是真能听懂,她还费那老大劲儿教它“什么叫银子”做什么?

直接用说的多方便啊!

“吱……吱吱!”

见此,小绿鼠慌忙摇了摇脑袋。意识到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后,眼里的慌张更甚,小眼珠四处乱瞟着,似乎打算逃跑。

这下,云若雪能百分百确定,这小家伙听得懂人话了!

“哎,等等,小家伙,别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有这么一只逆天的小萌兽摆在眼前,云若雪连忙好声好气地哄道:“喏,这桌菜就当是我请客,你放开了吃,慢慢来,小心噎着!还有还有,姐姐这里还有好多银子的,可以给你买好多好吃的灵草,外面的坏人很多,会抓你去马戏团……”

小绿鼠歪着脑袋看了看她,舔舔小爪子,似乎在决定留还是不留。

“小家伙,还有美男,冷非寒他又帅又有钱,你难道忍心见不着他吗?”

云若雪心里那个忐忑啊,拼了小命在这里说违心话。

哼,便宜那个臭王爷了,要不是萌宠在前,她才不会给他一个好词儿!

在云若雪的千辛万苦之下。

小绿鼠目光在还未吃完的甜点上流连了一会儿,终于脑袋点了点,同意留下了。

“呼!”

云若雪松了口气,心里乐开了花,脸上自然笑得开心,兴奋说道:“小家伙,那以后,我就叫你翠花,怎么样?”

“啥?”

白晨傻眼了,翠花这名字是什么鬼?

云若雪没搭理他,自顾自捂着肚子笑起来。

之所以叫翠花,是因为小绿鼠非同一般的绿色,万千兽类,除了昆虫,还真是少有绿色的。加上她恶搞心理发作,就起了个这么奇葩的名字。

小绿鼠,啊不,现在应该叫翠花,撅着大屁股,随意摇了摇尾巴,示意自己知道了。

然后不用说,还是一顿埋头猛吃。

显然,它虽然通晓人言,对于某些词语的特殊含义,还是不太清楚。不然,它就不会这么淡定地吃东西了。

成功留下“小翠花”后,云若雪一脸“奸笑”,搓着手,转头,不怀好意地看向葛台。

耽误了一会儿时间,现在,也该收拾这个家伙了!

“呜,呜呜……”见此,葛台瞪着眼睛,手脚挣扎着,上身却因为脖子上的长剑,动都不敢动。

“对了,差点忘了白文的事情。”突然,云若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转头看向绿团,“翠花,一会儿你吃饱以后,把墙角那个肉饼收拾一下哈,就当帮助饭后消化了,怎么样?”

饭后消化,嗯,这个词好!

“吱吱!”

谁知,小翠花不同意,扫荡完一盘甜点后,目光直接盯上了下一盘水果,只留给云若雪一个风骚的毛屁股。

“你……丫的!”

云若雪一股气直冲头顶,深呼吸几下后,无奈地一扶额头,心中充斥的全是无力感。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有一种养二哈的感觉?

和小绿鼠刚一见面的时候,这货比谁都胆子小,一副柔柔弱弱任君揉捏的萌萌样子。现在呢,虽然还是挺可爱吧,但怎么一熟络了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呢?

这跟狗狗小的时候闹腾,一模一样啊!

就在这时,白晨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开口了:

“若雪,白文和我,怎么说也有些血缘关系。这次把他的底牌废掉,我感觉,他应该不会再纠缠咱们了,要不……”

“放了他?”云若雪皱着眉,问。

“嗯……毕竟兄弟一场,我,我不想爹难过。”白晨的声音有些喑哑,情绪也带着点低沉。见此,云若雪犹豫了两下,心软点了头。

“行吧,反正翠花只顾着吃,咱们暂时还奈何不了黄皮书,放就放了。也不知道白文上辈子积了什么福,有你这么一个弟弟,居然还不珍惜……”

云若雪嘟嘟囔囔的。晃晃头,她的精神重新抖擞起来。

一步一步,鞋底板踏地的声音,仿佛鼓点踩在葛台的心上。

“嘿嘿”笑了两声,撸起袖子,云若雪像个小恶魔一样,向葛台伸出双手。

“呜呜……”

葛台惊恐地挣扎起来。

“不要乱动嘛,葛大少!”云若雪笑得阴险,吩咐白晨道:“架好他,别让他反抗了!”

白晨闻言,收起低迷的情绪,专心控制着他手中的剑。

“若雪,你要做什么?”他疑惑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