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萌妃乱世,冷面王爷爱败家

第四十章,情商低是硬伤

  喊非礼?

白晨一寸寸慢动作转回头来,俊脸红彤彤的,挂满了窘迫的笑容。

见此,云若雪眉眼弯弯,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直打滚:“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咱们家白晨是纯情的小处男,行了吧?赶紧出去打水,本姑娘今天要奉晨大帅哥之命来个美人浴,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知道不?”

闻言,白晨颊上的窘迫化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的笑脸。点点头后,他身形一闪出了门外,竟然真的去打水了。

“唉,榆木脑袋,难以想象白晨以后怎么追女孩子……”云若雪垂着眉毛,手支着下巴,在幽暗的房间里小声嘟囔:“情商是硬伤啊,连对付女孩子脸皮厚的条件都不具备,难不成靠脸当磁铁,直接把女生吸过来?”

不行,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白晨坠入单身狗的无底深渊。作为朋友,她一定要想个十全十美的脱单方案出来!

脑袋里各种桥段闪过,此时的云若雪丝毫不知道,她自己就是白晨喜欢的那个人,反而专心致志给白晨策划着“寻爱”的计划。

“有了!”

突然,云若雪脑中灵光一闪,狠狠一拍大腿,“对,就这么干!”嘴角挂着莫名的笑容,她扳着手指,细细琢磨起每一个细节,一时陷入了沉思。

烛光独自在寂夜中摇晃,月光打在窗下女子的脸颊上,映出那张不属于云若雪的面具。

不清楚冷非寒是怎么准备的,戴上易容面具后,容貌虽然不复她先前的可爱,但眉眼间偶尔的弯折,仍旧给人一种开朗晴天的感觉。

说不明白为什么,乍一看,这张脸没什么特别,属于中等偏上的小美女级别。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感觉到一股自然而然流露的轻松气息,极易感染人。

这种效果,正合了冷非寒的意思——适合赚钱,给他当“私人提款机”!

至于是否另有他意,云若雪就不得而知了。

话分两头。

凶兽纵横的红枫山脉中,清冷的月光横扫树林,映下满地晃动的枫影。碎石遍布的灌木丛间,隐隐可见星星点点的血迹,渗得让人心慌。许多不为人知的角落中,不知名的凶兽吼叫着,给寂静的夜,平添了几分恐怖。

深秋的红枫山脉,血与赤红的枫叶共色,白日是一片火海般的绚烂,一到夜晚,便是无尽的血腥。

当然,这得分对象。对于那些实力强大的武者来说,在危险的夜晚行动,他们也能如履平地。

比如现在的这群人。

“小子,你不是说,冷非寒从空间裂缝逃跑了吗?”一道横向比纵向长的身影立在红枫树下,脸上的肥肉波涛汹涌,声音压抑着无尽的怒气:“现在我把整个山脉都翻了一遍,怎么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冷非寒到底去了哪里?说!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糊弄我!”

闻言,低着头摆弄发型的青年心中暗笑,抬起头时却一本正经:“海师兄,你的修为比我高的不是一点半点,我怎么敢骗你呢?那冷非寒确实是从入口跑了的,这个师弟我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错!”

说着,他下意识地撩起刘海,那副自恋的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不过显然,眼前胖子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个上面。

“希望如此,不然……”凶脸的胖子脸黑的能滴出水来,话中的危险气息令人毛骨悚然:“海哥我,定会把你小子碎尸万段!”

话落,围观的一众弟子都是一个激灵,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不能惹海二胖。龙门派上下,估计也就海二胖一个人,敢这么不顾门派规章撂下狠话。

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亲传弟子呢,跟内、外殿弟子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若是没有实力就贸然招惹,多半会小命不保!

“碎尸万段,啧啧……”青年眼珠子转了转,心中的不悦更甚。眉头一挑,换上一副灿烂的笑容后,他拍着胸脯保证:“海师兄放心,师弟虽然修为不甚高深,但这点信誉还是有的。我保证,冷冥国的那个冷王爷,百分百是从山洞里那个空间裂缝里出来的,绝对不会有错!”

这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多少让海二胖信服了些许。

没错,在最危险的夜晚大摇大摆走进红枫山脉的,正是当初跟踪冷非寒的龙门派之人。胖子,是海二胖,而那个总是摆弄头发的青年,不用说,便是勾帅无疑了!

“哼,就姑且信你一回!”海二胖的怒色略微消减,深深吸了口秋日的冷气后,才阴着脸吩咐:“大家注意了,这几天不要在山脉里逗留,全都给海哥我出去找人!不把这黄土镇翻个底朝天,不许擅自回驻地!”

有对勾帅的撒气在先,所有弟子不管内心活动如何,面子功夫都做的很足,声音洪亮,响彻山脉。

“是!海师兄!”

“明白!”

“定不负重望!”

……

这下,海二胖的狂暴趋势才算彻底平复下来,不是那种火药桶一点就着的状态了。

“可惜啊可惜,没把他气出什么病来……”勾帅唇角微抿,独自一人,隐匿在众弟子视线之外,暗自偷笑,“海胖子,本帅哥乃天下第一帅,老天都舍不得我死,怎么能随便让你给压榨了呢?敢呼喝我,本帅哥就让你尝尝扑空的滋味儿!”

在他眼里,冷非寒不过是一国王爷,想解决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海二胖不同,这个家伙在龙门派里就对他呼来喝去,最可恶的是还否认他“最帅”的事实!对于不尊重客观事实的家伙,他好心教育一下,不算过分吧?

于是,就有了勾帅上报假消息,坑了海二胖一把的事件。

而海二胖,也顺着勾帅的心思,傻乎乎地搜了好几天山脉,人都因此瘦了一圈。

“臭小子,你还愣着干什么?麻利点儿给我搜啊!”就在这时,海二胖眼角的余光扫到勾帅,压抑下去的怒火转眼又有了倾泻而出的趋势,眼见下一秒就要大发雷霆。

见此。

“哼,只是丑莽汉而已,本帅哥不跟你一般见识……”勾帅低声喃喃着,不着痕迹地剜了海二胖一眼,随手将草丛中扑来的凶兽撂倒。身形一闪,眨眼便没了踪影。

草丛中的黑影嘶吼一声,黑夜中,隐约可见两点绿色的幽光闪烁,似乎是凶兽的眼睛。

由此可见,勾帅手下留情,放了凶兽一命。而凶兽,明白眼前的人类不是好惹的,黑影一闪,出于生存的本能,第一反应就是逃!逃的越远越好!

就在众弟子认为事情结束之时,海二胖肥脸笑得狰狞,手中轻轻打了个响指。

“吼——”

看不清他做了什么动作,草丛中的黑影蓦然一顿,仿佛被箭矢射中一般,悲鸣一声便失去了气息。

场面瞬间冷寂。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之间都能看出彼此的恐慌。不知是因为海二胖的实力太强,还是由于见到了非人的冷血。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最后,还是一个弟子犹豫着,战战兢兢道:“海师兄,你……”

未等他说完,海二胖便斜着头,不无狂躁地睨了他一眼:“怎么,你对海哥我有什么意见?”

“只是一只未开化的蛮兽而已,武师一阶,给海哥我塞牙缝都不够!能死在我的手下,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帮海哥我顺了气,算它有功,不然的话,现在留在草丛里的,就不是一具全尸了!”

话中的血腥之意,淡淡飘散在空中,令人不寒而栗。

再转头看向草丛的阴影里……

血溅长空!

……

且不说勾帅这边开始全镇地毯式搜查,一炷香的功夫,白晨的脸颊已然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莲花般的笑容让云若雪心情很是舒畅。

“若雪,浴桶就摆在这里了,外面有侍女随时候着,这个篮子里面是玫瑰花瓣,撒与不撒看你的意思。”白晨一样一样把泡澡用的东西摆好,最后还细心地提了一篮子玫瑰花瓣进来,估计是认真请教了哪个情场高手,“嗯……你慢慢洗,不着急,我在这儿不太合适,就先出去了!”

水汽渐渐弥漫在屋子里,朦胧的美感醉人心脾。

“好的好的!”云若雪见到那一篮子的玫瑰花瓣,眼都笑成了桃心,“可以啊,这么细心,连花瓣都有。就是这个浴桶小了点……不管了,本姑娘要尽情享受,小处男不得入内了!”

浴桶小?

白晨抿了抿唇,眼中莫名的光芒闪过。微笑着点点头,检点着关好门窗后,白晨才转身离开房间。

“真的走了?”云若雪不放心,踮着脚尖,做贼一样扒在门缝上看。当空无一人的走廊映入脑海后,一声长叹自她口中发出。

“见鬼的情商,简直低到负数了,按正常的男人心理来讲,这会儿白晨不应该来一个偷窥什么的吗?再不济,也不能走的这么急吧!”

不知道的,还要以为这是去赶飞机呢!

晃晃头,她准备脱衣服,同时脑海中大声呼叫着:“系统,修复经脉,今天一定要开始恢复修为!”

嗷嗷嗷,有了修为,她就不用提心吊胆的拉着白晨当保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军城市……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半个月了!

可爱的铜钱宝宝,就在那不远处朝她挥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