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济北望南方

篝火玩会呀!

济北望南方 爱大灰狼的小白兔 2006 2017-06-16 00:02:10

  “你们觉得这个药怎么样呀!”宁宁看着手上得草药,越看越觉得好奇,竟然萌生了一种想要尝尝得感觉,然后还真得把脑袋伸到了草药得面前。

“怎么,你又要冒杀气了”向南方一时口快没忍住,等到说完了才想起来现在不是在宿舍,在场得还有男生存在呢。万一一会宁宁发飙了,那自己可整不住了。宁宁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她没有什么坏心眼,但是却特别喜欢使小性子。

“哼,我那是带着科学的头脑去探讨问题”宁宁说完,在场得全都笑了,什么叫科学得头脑,还真吧自己当天才了。

“就你还科学呀!”段明晨看了宁宁一眼,调侃得说到。

“应该是比你的科学吧”文静看了一眼段明晨,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就连文静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特别喜欢和段明晨斗嘴,老是在接段明晨得话茬。

“那倒不一定”段明晨一看见有人跟自己说话,好像脱缰得野马,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得,还真是滔滔不绝呢。

我们全部站在长桌的一侧,段明晨和文静两个人斗嘴得时候还要探出头来,要不然彼此看不见彼此,两个人就好像在和面前的空气说话一样特别的尴尬。

向南方刚开始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越看后来越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特大的大灯泡,正闪亮亮的在两个人面前,一想到这里向南方赶紧把文静送到段明晨身边,让他们三个人在一组,这样就算自己一个人很孤独,也不会变成大灯泡那样的尴尬。

向南方一个人站在草药面前,百无聊赖地收拾草药,本来还有一个说话的不会太过于孤独无聊,可是现在说话都被抢走了,他们几个聊的倒是很欢,自己却无聊的都要发毛了。

向南方本想就这样慢慢的熬过去这几个小时,可是正在向南方专心致志收拾草药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挡住了向南方的视线,向南方抬头一看,来的人正是顾济北。向南方竟觉得有些疑惑,眼睛眉毛都要拧到一起了。为什么顾济北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大灯泡,再也呆不下去了”顾济北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文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来找自己的,可是没想到文静和段明晨两个人倒是聊得很开心,这样反倒是自己自恋了,既然不是来找自己的那自己在这里就是多余的了。抬起头来正好看见向南方一个人孤独的站在那里,这两天跟这个小丫头相处下来倒觉得开心,不妨多去开心开心。但是总是要找个借口,以免被向南方听出来自己是故意来的。

“是吧,我觉得也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还是那种特别亮的那种”向南方好像找到了共鸣一样,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人觉得两个人古怪,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赶紧撮合撮合吧。

“你不会是想撮合两个人吧”顾济北在刚一接触向南方的眼神的时候,就已经猜想到像南方想说什么了。

“你好厉害,都知道我的想法,你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向南方也不否定,向南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顾济北可以和自己想到一起,两个人没准上辈子就有缘分了。

“好吧”顾济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向南方也不知道有什么话题可以聊下去,两个人就这么彼此沉默,谁也没有了共同的语言。

“晚上班里举行了一个篝火晚会,要不要一起来”顾济北的声音突然回想到向南方的耳边,本来沉默的空气里突然被顾济北打断了,向南方抬头看着顾济北,顾济北整整高了向南方一个头长,向南方抬起头来才勉强够到顾济北的下巴。本来就不太明亮的房间里,将顾济北的棱角刻画的更加完美,高挺的鼻梁毅力在脸上,长长的睫毛仿佛蒙上了一丝露珠。

向南方不近看的有些惊奇,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顾济北吸引过去了,怔怔地看着顾济北的侧颜,竟然忘了要回复顾济北对自己的邀请。

“不要来吗”顾济北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像南方的回话,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回复,以为是自己太唐突了,冒犯了向南方,却还是不死心的想要知道结果,顾济北带着一丝丝的担忧转头看向向南方,才发现原来向南方正在痴迷的看着自己。

本来收拾草药两个人挨得就很近,现在顾济北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向南方,两个人的距离就只有一个拳头大小了。顾济北奔向南方山上的香味吸引,贪婪的呼吸着向南方的气息。

本来一心欣赏侧颜的向南方,被顾济北突如其来的转头吓了一跳,脸与连脸之间的距离如此的近。感觉如果向南方要是乱动一下,就能触碰到顾济北的脸了。向南方顿时觉得脸色通红,好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向南方赶紧回过头去躲避顾济北得眼神。听着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律动着,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明显了。

“到时候……再说吧”向南方有些娇羞的看着顾济北,说话从不磕巴的向南方,现在竟然语无伦次磕磕巴巴,这哪里还像当年那个叱诧风云的向南方。想想刚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脸就好像调色板一样一层一层的红下去。

“那到时候我打电话叫你吧”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经过上次的事件以后,也算彼此熟悉彼此了解了,可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两个人却没有互相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

顾济北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机送到向南方的面前,看见向南方没有反应,又将手机往南方的方向送了送。

向南方突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还是当时第一眼看见那个,捡了自己行李箱一言不发就离开的那个人高冷男神吗。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