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济北望南方

和好了……

济北望南方 爱大灰狼的小白兔 2046 2017-06-20 18:10:07

  大堆肉串肆无忌惮的送到向南方的面前,本来就没有抵御能力的向南方,现在竟然吃的越发的撑得慌了。

“不行了,不行了,吃不下了”向南方摸着自己有些发圆的小肚子,脚步都快站不稳了。

“快,坐下歇会”段明晨眼疾手快,赶紧找了一把椅子,给向南方。

向南方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下去。

“吃了这么多,还要坐下来歇着,万一长肉了,你又要转圈了”刚刚吃饭的时候,几个人吃的正开心,段明晨虽说不喜欢兄弟出来打扰自己,但是也不是小气的人,三眼两语就把刚刚和向南方的说话的内容,吐露了出来。听完之后,顾济北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也不再纠结。

“对呀,你说的对,现在还是晚上,不能坐下来歇着,快,我要到处走走,快扶我起来”听见顾济北提醒,向南方才想起来。大晚上的要是休息,那一身的肥肉不长在自己身上,还长在谁身上。

顾济北看着向南方那伸出来的手,这小丫头是真的把自己当小奴才使用了。

顾济北倒觉得开心,主动伸手把向南方扶起来。

向南方扶着自己的小肚子,走向文静所在的位置,刚才吃的开心,竟然忘了询问这些人,怎么也突然来了这样的地方。

“文静,你们怎么也来了”向南方快步走到文静身边问到。

“怎么,许你在那里沾花惹草,还不许我们在这里独享美景呀”总听这文静这话有些发酸,却也不知道到底酸在了什么地方,难道文静也喜欢顾济北吗?可是这不可能呀,如果真的喜欢的话,那还怎么会撮合自己和顾济北呢。难道是段明晨?向南方想到这里,摇了摇脑袋,赶紧打消这个想法。

“我不是沾花惹草,我是独恋一人”向南方娇羞的笑着看这文静,向南方的那些小心思全宿舍的人都知道,虽然第一天到宿舍的时候,几个人之间并没有那多的交流,可是后来相处久了,便什么都说了。

“你是独恋一人了,可是你可不是被一人独恋”文静今天说话总觉得怪怪的,难道这个文静真的喜欢上那个花心的段明晨了。

“我今天听你说话,怎么总觉得这么酸的慌呀,你不会喜欢那个段明晨吧”向南方说完,还不忘用肩膀撞撞文静,调皮的问道。

“说什么,谁会喜欢那个花心大萝卜呀,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不要被那个大萝卜迷去了心智”文静说完还不忘多看了两眼段明晨,文静说是不喜欢段明晨,可是向南方看,文静看段明晨的眼神,可是充满了暧昧。看来这个文静还真是动了凡心了呢。

“好好好,不被迷住”向南方不以为意,段明晨那个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谁不知道,如果真的是对自己感兴趣,那也只是一时之间的事情,自己还没着急呢,文静倒是在这瞎着急起来了。

想到这里也倒是替文静觉得悲残,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那花心的人,想来以后可是有的受的了。

“来到这里就觉得醋味特浓,竟然也就忘了问你们了,你们为什么也来这里了,我记得你们好像不来的”当初班长组织篝火晚会,问遍了班里所有的人,竟然也都没有人愿意去,可是今天看来,倒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来。

“我是看你来了,我才来的”文静不敢看向南方的眼睛,向南方故意接近文静的眼睛,文静还是不停的闪躲,看来是在撒谎,有事情隐瞒呢。

“我?可是我也没说要来呀”向南方疑惑,顾济北邀请自己来这里的事情,向南方可是谁都没说的,文静是怎么知道的,再说了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想到两个篝火晚会是一个吧,就连自己都没想到的事情,那个傻文静怎么可能看出来。

“算了算了,告诉你吧,是段明晨告诉我的”文静看着向南方那审视的眼光,知道自己隐瞒不下去了,只好掏干了底什么都说出来了。

“段明晨怎么知道的”这还真是一个连环扣呀。

“那天咱们不是去收拾草药了吗,你和顾济北走到那么近,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正好被段明晨听见了,然后正好就告诉我了,我就来了”文静说完也不老实,这中间还是有蹊跷。难道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这次篝火晚会吗,怎么可能呢,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魅力呢。

“段明晨那个小子本来就花心,然后看见你有几分姿色,更是对你喜欢的不得了,本来不想来的,可是听见你要来,也就顺嘴说了一句自己要来……”文静大概叙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可是说着说着竟然停了下来,想来是说到了自己为什么会来,才停下来了。

“然后你听见段明晨要来,然后自己也就跟着来了,然后你觉得自己来就太明显了,就带上了宁宁和晶晶。然后本来班长就想组织这次篝火晚会的,正好在群里再次一提,班里的人就都来了”文静听的眼睛都快直了,这个向南方怎么好像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怎么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

“哇塞,你知道很多吗,这可厉害,可以当心理咨询师了”宁宁本来吃着肉串,看见向南方和文静两个人聊天,在看向南方那一番推理说辞,竟然说的差不了多少。

“是吧,佩服我吧”向南方傲娇的眨眨眼,对着宁宁使性子。然后悄悄地在宁宁耳边说了什么,宁宁带着晶晶便离开了。

“顾济北”向南方支走了宁宁和晶晶,自己也不该在这里呆下去了,竟然想要撮合两个人,那就要离开此地。

“怎么了”顾济北听见向南方叫自己,走过去,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大胆起来了,刚刚还在使唤顾济北扶着向南方,现在竟然都开始吆喝起来了。

“你把我接出来,就应该送我回去”向南方任性的说到。

“没问题”顾济北二话不说,正好自己也有这样的想法,正愁没办法说呢,现在正好,南方自己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