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济北望南方

坦然面对爱情。

济北望南方 爱大灰狼的小白兔 2031 2017-07-28 20:23:39

  “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老娘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经历过。放心,没关系。我喜欢段明晨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喜欢顾济北是你的事情,而段明晨喜欢谁是他的事情。我无权干涉。”一想到段明晨心里没有自己。就觉得心如刀割。可是自己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谈恋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会像那些初恋的小女生那样。更不会像电视剧那样因为一个男人姐妹撕逼。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向南方赶紧抱住文静来了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本来还在担心会不会因为段明晨,阻隔了我们两个之间的友情。可是今天听见文静这么说,自己就放心了。什么为了一个男人撕逼,为了一个男人姐妹闹翻,这些都是一些不现实的东西。说白一点儿,人在江湖靠的还是朋友那些亲戚什么的也就远在天边了。

  谁也不想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多一块绊脚石,都希望那些成为垫脚石。向南方和文静也不例外。

  “我没想到段明晨这么快就跟你告白了。看来我也要抓紧时间了。我应该怎么做呢?怎么做?你告白过,你有经验,你来教教我怎么样?”文静慌张的好像一个手脚无措的小孩子。对于一个游猎在草丛中的女子来说,这样的表现是难得一见的。

  “你不要着急,你见过那么多的男人,你想一想他们都是怎么告白的。你随便学个两三招就能跟段明晨告白了。”其实说到这里向南方是有点儿羡慕文静的。自己没有文静那样的好身材,也没有文静那样的好容貌,更没有文静那样的好家世。自己能够得到那些追求者的喜爱也是来之不易的。像文静那种一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恐怕自己这辈子都不能体会了吧。文静的追求者都能排一条长龙去参加奥运会比赛了。

  “拜托告白是用心的。”文静翻了一个白眼儿。

  “大姐,你都说了是真心的。那你还在担心什么呀,你只要用心不就行了。”想到段明晨今天对自己的用心,不免对段明晨多了一丝的好感。

  文静突然眼前一亮,向南方说的没错,告白是用心的,为什么要去请教别人呢?想完以后赶紧躲到床里睡觉去了。向南方无奈地摇摇头,这个人还真是心大呀。

  第二天一大早,文静在早上5点就起床梳洗打扮。她穿了一件红色紧身裙,完美地展现了文静前凸后翘的身材。再加上有些妩媚的妆容。文静简直回头率都是百分之一千了。恐怕走在大马路上,车子都会撞成一列了。

  “姐妹们祝我大功告成。”文静一脸信心满满的模样。

  昨天晚上,文静给段明晨留了言。两个人约好在礼堂见面。

  文静一向都是喜欢晚去的。虽然离开宿舍的早,可是却在礼堂外面转悠了许久。等看见段明晨出去了以后,自己才悄悄的出现在段明晨的身后。

  “等很久了吗?”文静故作沉稳的说道。其实自己的内心早就砰砰砰跳个不停了。

  “没有,我也刚到,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是什么事儿啊。”自从自己心里确认了向南方以后就再也不想跟别的女生有过多的接触了。免得招惹是非。本来花花公子的名号都洗不下去了。如果自己再不收敛一点,恐怕追到向南方,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出来玩儿吗?”

  “可以是可以。可是以后吧,今天不方便。”如果被别人传出去那还得了,赶紧找一个借口离开最好。

  “那就长话短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文静从小到大都是被别人服侍的。追求的人也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从来都没有跟别人告白过。第一次告白也有些不知所措。根本没有那些平凡女生的柔弱和害羞。满脸写的都是傲娇。

  “你是在跟我告白?”段明晨满脸的无奈,什么时候告白变得这么霸气。不是女生告白都是害羞娇滴滴的吗。

  “对啊,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吗”文静的自信来自于从小培养而成。她信心满满地觉得段明晨一定会答应。

  “看出来了。不过我不能答应你,我有喜欢的人。”段明晨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文静傻眼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恐怕这是最后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文静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好这么优秀,有万千的追求者。也有那么好的家世,可以和段明晨所媲美。可是为什么段明晨就这么果断的拒绝了自己,自己到底哪里不好,哪里配不上他。

  “段明晨你个王八蛋。”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文静咒骂,段明晨的声音还在礼堂里回荡着。空荡的礼堂只有文静一个人。所以回声格外的强大。文静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在礼堂的地板上。这是文静第一次为了感情流眼泪。以前可都是别的男生为了自己而留下眼泪的。

  文静不知道这个眼泪流下来的原因是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刀片一片一片的割着,渐渐的碎成了一片一片的。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伤心过。身边的人,从来没有人敢跟自己说一个不字,或者是拒绝自己,就连爸爸妈妈说拒绝的时候都要婉转。可是段明晨却说得这么如此的果断。

  或许是因为段明晨刚刚的拒绝太过于干脆。走的速度就好像在逃离自己最讨厌的厌恶品。段明晨的反应让文静觉得伤心,觉得难受。

  “南方。你来接我好不好”文静哽咽的翻了翻手机的通讯录。找了半天也就只有这个被告白对象喜欢的人才是自己最想找的。

  “你在哪儿”一个电话随时就到,不需要那么多只言片语。

  “礼堂。”文静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她再也忍受不住眼泪掉下来的感觉了。找了礼堂里最靠边的一个角落抱着自己痛哭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