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离开,是你的谎言

第六章

离开,是你的谎言 蕃茄那个西红柿 3453 2017-04-25 14:04:51

  国庆转眼就到了,不知为何我们的学校放假五天,而学校的隔壁的一所小学竟然放了七天假。这不禁让人感叹现在大学生的生活连小学生还不如,学费交的比小学生多,放假却比小学生少。也难怪这所小学有则校训了:少壮不努力,只能去隔壁。

志奇放假前一天下午放学后就直接回家了,刘笑应该又打了通宵的游戏,一整夜都迷迷糊糊地听到键盘“咔咔咔”和鼠标“叮叮叮”的声音,以及隐隐约约听到刘笑不间断循环播放的游戏专业录音:“他大爷的,啥玩意儿!”

早上醒来已经快十一点了,叶城从睡梦中传来苍老而悠远的声音:“刘笑……订外卖了吗?”

“什么,叶城你大点声我听不清。”戴了一夜耳机还没摘下的刘笑竟然还能听到另一个时空的声音。

叶城将声音拉长拔高:“我是想问,昨天夜里的大爷还健在吗。”

“哦,我要一份黄焖鸡微辣不要米饭,还要一份寿司!”

国庆假期就这样意料之中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早上,宿舍全体人员出乎意料地一大早都起床了。

我洗漱完穿好鞋,背着书包等着他们。这么多年,我心中一直有个不解的疑问:为什么有些人穿袜子之前要闻一下味道,难道不怕袜子附魔后有伤害加成吗?

刘笑每次穿袜子前都要情深深雨蒙蒙地闻一下,似乎那袜子是刚离开烤架撒好孜然正冒着热气的羊肉串。刚开始以为只有北方人才有这种癖好,直到有一次看到叶城穿袜子前拿着袜子闭着眼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说:“嗯,不错,肉夹馍的味道!”看样子,还是不问志奇好了,万一他的袜子是铜锣烧的味道呢!

走到发情路时,我忽然闻到一阵扑鼻的香水味,附带的是持续性的百分比真实伤害,接着听到类似于刘笑常偷看的日韩影片里的对话。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去韩国留学的高中同学,她化的妆让我渐渐想不起她妆下快要窒息的脸了。

“我的天!”志奇似乎发现了什么。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原来是前不久前在食堂第一个窗口接吻的那对情侣,这次仿佛真的是《Yesterday-nice-more》:男生的左手还是过目不忘的烟火,右手还是一只打坐十年的天鹅。

这时,一个黑人兄弟骑着摩托车从眼前轰轰轰地一闪而过,车所经过之处,所有人全部闪到一边。在我的印象中,一看到黑人骑摩托车就感觉在拍电影,而看到黑人穿西装就觉得他是NBA球星。

早上第一节是英语课,英语课由于是几个班级一起上课,所以来上课的人是所有课里最多的,相应的,逃课的人也是最多的。这逃课就像大姨妈,刚开始特别害怕,等习惯了之后,如果不逃点课不来点大姨妈,就特别难受,浑身不自在,总感觉像生了病似的。

英语课只要上课坐后排都比较安全,吃喝都没人管,老师也一般叫前排的同学回答问题,叫到后排的同学只剩点名和老师提问时不小心和老师四目相对的时候了。

可能是起床太早了,感觉到了一丝的困意,我趴在桌子上,慢慢闭上了眼睛。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在口袋里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像一阵微弱的电流导入了神经,对手机震动敏感的我懒洋洋地从口袋中摸出了手机,划开锁屏。

“林漠,我要结婚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来,但还是得跟你讲下。”

我的心剧烈地跳了一下,在反复确认后才确定是杨雨刚刚发来的信息。

“婚礼是什么时候?”我回了一条信息。

“这周六。”

“在哪儿?”

“杭州。”

我看着杨雨发过来了信息,反复斟酌却不知该回什么好,看着手机发呆了许久后,我按下锁屏按钮,把手机慢慢伸进口袋里,再次趴在桌子上,闭上眼,把头深深地埋进所有人的视野盲区。

杨雨是我的初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女友,初二时我们就在一起了,高中时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学校的所在地隔了一个县城的距离。有一天杨雨突然问我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当时就觉得很纳闷,我的女朋友不是她吗?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指的女朋友不是她。可能是时间太过久远,忘了当时怎么解释了,只记得告诉过她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也没问是不是谁说了什么,她似乎是将信将疑地挂了电话。虽然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但心里还是多了些许的疑虑和不安。

那个周末搭车去了她所在的学校,也和她说好我哪天会来。到她们学校时,在教学楼的第一层,透过高一七班的玻璃窗,她背对着我,身边却站着一个男生,他们一起画着板报,靠地那么近,看上去那么般配,竟让我有些忌妒。就那么那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所有的残忍,来的路上准备了一车的甜言蜜语瞬间随风而去。

我转过身,慢慢走下台阶,向校门口走去。不知为何,心情跌落低谷的我,站在秋日的艳阳天里,突然发现此时的阳光变地好温柔。

这时电话响起来。

“喂,你在哪呢?”

“在……教室外边,你要……”

“等我一会儿行吗?马上就来!”

“好!”

我迟疑了一下又折回刚刚经过的台阶,朝着第五级台阶轻轻吹起了灰尘,然后坐在台阶上,安静地看着周围四季常青的树木。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身旁坐下了一个人,她也没有说话,也只是安静地坐着。

也忘了是谁最先开的口,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过去的事,谁也没提及彼此原来见面的原因。末了,杨雨从我身边站了起来,问:“林漠,你还喜欢我吗?”

我没敢抬头看杨雨,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不知该如何回答的问题了,明明一切都已成定局,却由我来终结,仿佛我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喜欢!”最终,我还是没法背弃自己的内心,但想起眼黑板前那个帅气的背影,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是,对不起!”

在那之后,我们很默契地不再联系,不再相见。一直到高考后的那年暑假,有一天,她突然地出现,看着像一夜没睡的样子,昏昏沉沉地站在我面前,她手举到一半又放了下去。

“林漠,你这个大骗子!”杨雨说话时带着哭腔,刚开始只有呜呜的声音,后来越哭越大声。

我站在杨雨面前,心不断地沉下去,我想要为自己开脱,但眼前的一切让我把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杨雨低着头,任凭眼泪不停地流着,我伸出手想去擦她眼眶边上的泪水,可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的脸的一刹那,她突然没有了声音,慢慢抬起头看着我,四目对上的瞬间,我一时慌了神,手僵硬在空中,呆呆地站着。

时隔三年,杨雨最终还是知道了我当初说的谎,当时我只是觉得那位男生比较合适,同时也违心默认了自己当时存在着女朋友,而我也是后来才听说那天的那位男生只是杨雨的一个好朋友,高一那天下午也只是约好一起画板报。

那天我送杨雨到车站,我一路跟在她旁边,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我看着她侧脸风干的泪痕,心里满是愧疚,前所未有的心疼让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曾经喜欢的女生。快到车站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问我要去哪上大学,当时录取结果还没出来,就说我所有的志愿都报了北方的大学,她问为什么想去北方,我回答说只是想走远些,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她点点头,没有再问我什么。

杨雨高中毕业后因为一些原因就没继续上学了,去了哪里也并没有告诉我,她只说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后来我们逐渐有了联系,也慢慢地开始会开些玩笑,我们像刚刚相遇的陌生人一样,慢慢地熟识,相知……

“林漠!”我感觉到有人摇了摇我的手臂。

我抬起头,慢慢睁开眼,发现叶城坐在旁边:“老师点名了吗?”

“课间休息时点了!不过看你在睡就帮你答到了。”叶城打量了我一下,皱了下眉头,“你内分泌还正常吧!”

“刚有个同学说要结婚了,在考虑要不要去?”

“当然要去啊,什么时候?”

“这周……周四。”

“在哪儿?”

“杭州。”

“一定是女生吧!”叶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嗯……一个同学。”

“今天周一……”叶城喃喃道,“那不是大后天吗?对了,你订完票了吗,也帮我订一张。”

“还没,不是,叶城你说真的啊?不不不,我说的是真的!”

“就知道有些人内分泌失调。”叶城都一大把年经了,还一脸天真,“我们都是好孩子,从来不说谎。”

“那周四的课怎么办?”

“这个嘛,有两个办法。”叶城分别指了一下正在收拾书包的志奇和刘笑,“一个叫志奇,另一个叫刘笑。”

“你俩要做什么羞羞的事吗?”志奇背着书包走了过来,挺起胸拍了拍,“室长保你们,他上面有人。”

“这周四,我和叶城要去杭州……”我解释说。

“原因就是上周忘了有个国庆节了。”叶城打断了我的话。

志奇先是一愣,然后看了我一眼,会心地笑了笑:“那可千万别忘了这周有个星期四!”

“放心吧,叶城最近一直在给自己的脑洞打着补丁呢!”我指着自己的头,叶城也配合地做了个犯傻的表情。

晚上回到宿舍后,我告诉杨雨周四会到杭州,她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也没有问我怎么不在周六来,只是简单地说了她的地址还有应该坐哪路公交车以及下车的站点。当我担心怕认不出她的时候,她却说我一眼就能认出她,我的心里蓦地涌来一阵温暖,这感觉冷藏多年,重温时却还是如此新鲜。

结束聊天后,我订了自己和叶城周四去杭州的车票,以及当天晚上回程的车票。关掉电脑后躺在床上,许多往日的回忆浮现在脑海,想到即将要见到一年多未见但好像是多年未见的杨雨,心中不免多了一些激动与不安。

蕃茄那个西红柿

为什么是高一七班?因为我高一时在的就是七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