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离开,是你的谎言

第八章

离开,是你的谎言 蕃茄那个西红柿 3672 2017-04-26 09:57:15

  从杭州回来后,时间过地飞快,一些树木的叶子开始泛黄,枯萎,飘落,仿佛是一夜之间,学校里的杨树经过北风的几次化疗,树叶脱落地只剩几片叶子孤零零地上吊在枝头,绝望地对着这个满是杀气的世界。

落落前一天晚上发信息给我,让我今天晚上六点在发情路边上的名叫“灭火器”的冷饮店门口等她,还特地嘱咐我别让叶城知道。

晚饭过后,我从食堂走出来,落日的余晖像撒了一张网,温和地捕获了我的目光,我站在台阶上看了一眼西边的落日,回想起初中时下午放学回家的日子……

“林漠!”我正想地入神,忽然就听见有人叫了我一声。

我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第二次萍水相逢的落落,她身高的变化,让我注意到了她脚下的高跟鞋。

“现在有时间吗?”落落问。

我还是有些疑惑,这落落卖的葫芦,到底有多少药?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边走边说吧!”落落像上次一样容易猜出别人的心思。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不知为何,心里渐渐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林漠。”走下食堂台阶时,落落又叫了一声我的名字,“你觉得叶城是怎样的人?”

“啊?”落落的提问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哦,叶城呐,无忧无虑,没心没肺!”

“还有吗?”毕竟老乡,听我这么说,落落也只是笑笑。

“没有了吧……”我有点试探性地说。

“我跟你说些叶城的事吧!”落落说。

“告诉我没关系吗?”

“嗯……我们都保密就没人知道了!”

“言之有理!”

我们说着说着就走到了田径场,在观众席靠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我和叶城从小就认识了,和现在不一样,叶城小时候沉默寡言,经常都是一个人。我们之间也很少交流,所以我对他也并不是特别了解。听说他父母关系一直不好,成天吵架,他还有一个妹妹一直得不到照顾,家里也只有叶城会偶尔会陪她玩。那时,每当我看到叶城,总觉得他好落寞,像被抛弃了一样。”

落落沉默了一会儿。

观众席上的人并不是很多,来的也大都是情侣,都安静地相互依偎在一起,仿佛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落日就要照亮另一个世界,打在观众席上的橙黄色的灯光也越来越亮。

“好像有些冷!”落落说着,拢了拢单薄的外套。

“嗯。”我看见风把堆积在角落的枯叶卷起,吹乱,之后零散地落在更远的地方。

“高中时,我们在同一个学校还在同一个班级,突然从某天起,叶城就像变了一个人,简直是阳光开朗积极向上的好学生,还经常主动找我聊天,实在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他交了个女朋友,一个温柔腼腆的姑娘。慢慢地,我和他的关系也慢慢好起来!”

说到这,落落感叹了一句:“说来这感觉也是奇妙!”

“可是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打断了落落的话,满心的疑惑她还没有要解答的意思。

“还记得之前我转交给叶城的情书吗?”落落反问我。

“记得!”我问,“不会是……”

“是的,那是叶城前女朋友给叶城的,算是分手信吧。”

我突然想起上次和叶城一起去杭州时,叶城说过的话:“只想出来走走,去哪里都好……”

落落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摇摇头表示不理解。

“他们之间特殊的表达方式吧,我也不是很懂!”

不知为何,在那之后,落落沉默了很久,只是看着田径场跑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仿佛整个人正在慢慢沦陷进去。一阵微风吹过来,树梢仅剩的几片枯叶发出悉悉簌簌的声音,然后翩跹地从眼前落下,地面上的光斑开始不断毫无节奏地摇晃,摇晃。

“我只是怕叶城会变回原来的样子!”落落说刚说完,一会儿又微微笑了起来,“不过我好像也不用太担心,看你们几个室友都挺不错的。”

落落转折的赞美有点让人促不及防,我觉得这回应该要帮室友谦虚了一回:“可能是吧!”

“那林漠,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点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啥也不做啊,跟以前一样就好了!”

“跟以前一样?”

“是的,就像今天我们没见过一样!”

我不解地看着落落,但落落已经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哦。”我看着落落走出了几米远,突然想到了什么:“落落,你是不是……”

落落转过身,什么也没说,只是很自然地对我笑了一下,灯光从落落的侧脸打过来,那笑容显得特别地好看。

落落离开后,我在观众席上坐了好久,静静地看着操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的人们,不知过了多久,操场上像演出谢幕了一般,观众席上的人们也渐渐退场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时间不早了,于是便起身,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回到宿舍后,发现叶城并不在,这着实让我松了一口气。在回宿舍的路上,一直在想见到叶城后第一句话该说什么,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总觉得自己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志奇,叶城呢?”我问。

“出去了,不知道去哪。”

“林漠,快过来看,哥要反杀他了。”刘笑“哒哒哒”七上八下地敲着键盘,十万火急地喊我。

我走到刘笑的旁边,却看到电脑中的尸体悄无声息地躺在灰白的世界里。

“那个,刘笑。”我抑扬顿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逆风才能翻盘,是不是?”

刘笑突然死灰复燃,大放异彩:“是啊,林漠,你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不逆风这游戏还怎么玩,以后我都故意不反杀对面的,然后在最后时刻翻盘,气死他们。”

“嗯,就应该有这样的心态。”说完,我收好了衣服走进了浴室。

水从蓬头发出丝丝的声音,然后一股温暖的液体从肩膀由上往下流了下来,身体被水包围着,像是裹着透明流动的防护衣,形同虚设地保护着我脆弱的身躯。

我想起了落落对我说的那些,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既然叶城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一切,那我还是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刻意的表现只会让双方都会有所不适。

“林漠,你的电话!”

穿过浴室的门,传入了叶城的声音,我的身体像急需供血一般促使心脏加速跳动:“你先帮我接一下。”

“好的。”

洗完澡后,我穿上衣服,走出浴室。看到叶城坐在靠椅上,背对着我,尽管要装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我的心里还是有点顾虑,我反复地安慰自己说,没事没事,慢慢会习惯的。

叶城发现我出来了,转过头对我说:“哦,林漠,刚你妈妈打电话过来,我告诉她你在洗澡,等会儿让你回过去。”

“嗯,好。”我把换洗的衣物放在桌子上,拿起手机。

“不过林漠!”叶城突然又转过头来说,“你妈妈的声音真好听!”

我诧异地笑了笑,满心的欢喜:“那当然了,听我的声音就知道了。”

我走出宿舍,拔通了妈的电话,手机嘟嘟了几声,接着是一次很明显的颤动。

“喂,妈!”

“小伙子,还好意思打电话回来,这么久不给妈打电话,是不是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妈了?”

“怎么会呢,是因为最近有一些事忙不过来。”我及时找了个借口想蒙混过关。

“告诉妈,上了大学泡了几个妞了,要不要妈给你出出主意。”

“妈呀!没有泡妞,我也长得不那么好看,没有女生喜欢。”

“谁说的?”电话那头停了一下,“那你说你妈长地怎么样?”

“林漠的妈妈呀,她可是全世界最温柔最漂亮的女生了。”

“所以呀林漠,别担心,你爸爸长地那么难看,你只要长地比你爸好看一点就行了,你说是吧!”

妈的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常常在想爸与妈谈恋爱时一定老被妈欺负,而每每这时,爸爸应该也是幸福的。

我站在阳台上,放在护栏上的手突然感到一丝局部的冰凉,公寓前的林子里隐隐约约传来滴答滴答地声音,慢慢地声音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急促。

“妈,我们这好像下雨了。”

“下雨啦,下地大吗?”

“刚下,不是很大。”

“学校那边现在冷吗?天冷了衣服就多穿点,别跟在家似的穿那么少,妈会担心知不知道?”

“妈,我知道了。”

“林漠,今天是你生日你忘了吗?”

“没有啊。”

“那有没有吃什么好吃的?”

“也没有吃什么,就早饭时多吃了个蒸蛋。”

“还以为有买蛋糕吃呢!”妈妈的声音突然有点哽咽,“林漠,放寒假了就早些回来,妈给你做好多好吃的。”

我的内心一阵温暖:“妈,我在这边挺好的,同学和室友都对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妈当然担心了,你跑那么远,都照顾不到,能不担心吗?”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安慰来妈妈,对着电话沉默着。

“林漠,早点去睡觉吧,没钱花记得跟妈说。”

“嗯,会的,那我先去睡觉了!”

“好的,去吧,被子捂紧点。”

“嗯,妈妈再见!”

挂掉电话后,我用中指沿着眼袋抹了抹不知何时流出的眼泪。雨慢慢变大,护栏上不知是谁的被子还未收回,我迅速揽过不是很厚的被子,腾出一只手整理了下放在阳台上的几条公共的马扎,之后便把被子随便折了几下,放在摆好的马扎阵上。

之后我快速走回宿舍:“外边下雨了,阳台那边有一条被子是不是谁忘了收了?”

“下雨了吗?”志奇走到阳台的窗户边,探出头往外看着,“真下雨了,还挺大的。”

接着志奇走到刘笑旁边,大声地对已经走火入魔的刘笑喊了一声,“刘笑,你的被子收了吗,下大暴雨了?”

紧接着听到一声响亮的摔门声,我看了一眼刘笑的电脑,只见他的四个队友纷纷离他而去,他的的尸体再次悄无声息地躺在灰白的世界里,左下角的对话框中顿时刷新了无数个“SB”的字样。

“我熄灯了!”刚走回宿舍时,我突然间就觉得好困。

“好的。”志奇说。

寝室灯熄了之后,我爬上床,脱了衣服,用衣架撑好衣服挂在墙上的衣钩上,我慢慢地躺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寝室只剩下了阳台灯亮着,刘笑也戴上了耳机,大家保持着安静,听着宿舍门外大声的吵闹声,心里充满了感激,让我在大学遇到这些温柔的损友。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雨滴打在玻璃上,发出的声音仿佛玻璃快碎了一般。一场秋雨一场凉,这场雨过后,天气应该就慢慢变冷了,一股冷空气应该已经从西伯利亚出发,一路南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