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离开,是你的谎言

第九章

离开,是你的谎言 蕃茄那个西红柿 3070 2017-04-30 17:39:02

  那天夜里的一场大雨过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加了一件御寒的衣服,我也听妈妈的话穿了一件厚外衣。在来北方之前,还未曾没听过“羽绒服”这个词,只是偶尔听到“秋裤”两个字,第一次听到还是初中时的一次校运会上,一个短跑选手对另一个选手说:如果你没运动裤可以穿秋裤。

虽然连续几天都是晴空万里,但太阳直射点还是一意孤行,不断向南回归线移动,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常听人说:踮起脚尖就能更靠近阳光,只是地理教科书也科普了广大学生:海拔越高温度越低,所以,穿高跟鞋的人不一定比别人温暖。

从教室的后门走进来的时候,挂在墙上的钟表显示北京时间是早晨七点五十五分左右,教室里的同学比较少,只有几个校级保护的珍稀女生坐在前排的位置上吃着早饭。其实大学里,到教室的时间与起床的时间并没有太大关系,早起一小时和早起五分钟差别不大,同学们总能在上课的时间正好出现在教室门口,大学生们宁愿在寝室玩一个小时手机也不愿在教室多听课五分钟。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有点困但睡不着,便站着靠在后排的桌子上,闭目养神,后排的两个男生在小声地叽叽嚓嚓地说着话。

“你听说了吗?国家贫困助学金昨天发放了。”

“嗯,这次好像又是潘书晴拿了。”

“你看她穿的衣服,像贫困的人吗?我听她室友说她平时用的日用品没有一个不是奢侈品,她还经常跟别人说她室友的坏话。”

听到这,我既惊讶又气愤,我迅速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男生,看到的是两张让人厌恶的脸,有了电视剧里尖嘴猴腮的即视感,他们似乎发觉我听到了他们的交谈,于是将声音压低了一些。

“她就是装,表面工夫做地足,还以为别人不知道。”

“她的男朋友就惨了,养了这么个心机婊,却还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嘘……你小声点,她过来了!”

交谈的两个男生马上安静了下来,我知道书晴就要经过我的身边,却心事重重一般不敢转过头去看她。

“嘿,林漠,好久没看到你了!”

书晴突如其来的招呼让有些我来不及反应,我向着声源转过头去,勉强地朝书晴笑了笑,声音很僵硬地说:“嗯,好久不见!”

书晴有点吃惊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了,见到我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没没没……”我塘塞道,“就是昨晚没睡好。”

“哦,那别太晚睡了!”书晴很自然地朝我笑了笑,然后向教室前边走去。

我坐了下来,靠在桌子上,望着书晴的背影,脑海里全是刚才两个男生的对话,想着想着,眼前又浮现初次见到书晴的样子。

“林漠。”下课时,刚走出教室的门口,叶城就表情怪异地看着我,“你想什么呢?!”

“没没!”我说,“怎么了?”

“还想问你怎么了呢?”叶城说,“快考试了,准备地咋样?”

“马马虎虎吧,应该不会挂。”一想到到期末考试将近,我的心里不由地担心了起来。

这时刘笑走了过来,指着前面,小声地对叶城说:“叶城,那不是你老乡吗,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叶城的眼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异样,波澜不兴的语调,仿佛真的没有什么:“喔,没事,经常碰到!”

“期末考试快到了。”志奇说,“感觉这次有点悬啊!”

“你不能悬啊,咱宿舍的四本毕业证都掌握在你一念之间啊!”叶城说着话,好像刚才的啥也没发生似的。

“室长大人,你说这话可要考虑到我的感受啊,这学期的课本我还没翻开过呢?”刘笑每学期末都这样,到每学科开考前一天晚上才开始看课件,最后再加上临场的超常发挥:目之所及,答案尽收眼底,让一切高科技都自惭形秽,跪拜在千里之外。

常听别人说:不挂科的大学不是完整的大学。可是说这话的人都是挂过科的人,挂过科的人说的话能信吗?还不如信刘笑能反杀呢!嘘,小点声!

下午没有课,吃完午饭后躺上床上,很快地睡着了,再醒来快要四点了。由于北方的大学宿舍有暖气,寝室的温度有十几摄氏度,起床也不是太困难,所以不用像在南方一样,天冷时一进被窝就出不来,宁愿与被子长相厮守不离不弃白头到老。

“怎么只剩你一个了,他俩呢?”醒来后我发现寝室只有刘笑和我两个人,问了之后才幡然醒悟,问了也白问,刘笑只接收耳机发出的机械波。

下了床之后,我洗了把脸,这时门打开了,志奇走了进来。

我用毛巾擦了擦脸,问:“志奇,叶城呢?”

“出去了,他说晚上晚点回来。”

“没说去哪吗?”

“没有!”志奇摇摇头。

天在晚饭过后总是黑地特别快,我闲着无聊就在学校里溜达,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超市门口。本想调头回宿舍的,但想了想来都来了。

过了不久,我的手里提了一袋零食,路过水果铺时又挑了点水果。走出不远后,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次站在收银台那里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学生,心里有了一点难过,我提了提手中的袋子,加快了脚步。

回到宿舍后放下袋子,打开电脑,洗了个苹果啃了起来。打开了课件,翻了几页,实在看不下去,有时真羡慕刘笑,尽管堕落,还很执着,怎么浪怎么欢喜,但考试就是不挂,哪像我,准备了好几天还是担心!

我随手拿起了手机,显示小文的一条未读信息:“今天好烦啊!”

“是因为男人吗?”我回。

“有点吧!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朋友圈里一大波秀恩爱的。”

“不知道有没有秀到同款的?”我回。

“这倒没有,要是以后我也谈恋爱了,我也要刷,我也要秀,烦死他们!”

“不行,要先告诉学长。”

“我考虑考虑!”然后学妹又发了条消息,“话说这学期又拒绝了几个人!”

“我擦,不是吧?”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不喜欢吗?”我回。

“有这个原因吧?那学长有没有?”

“学长就比较尴尬了!”

然后学妹发了两个抠鼻屎的表情。

“哈哈,不说这个了,这边的天气你还习惯吗?”学妹又发了一条信息。

“还好,虽然自己标准偏瘦,但感觉也不是太冷。”

“我特别怕冷,冬天都要穿好几件才暖和一点,可是自己想看特别大的雪,希望今年会下大雪。”

“等等,标准偏瘦?还吃不胖?”大概感觉不对劲,学妹补了一句,“这日子没法过了!”

“哈哈,今年应该会下雪吧!”

记得在老家,也只有在小时候能看到雪,那天清晨全世界上了色,从数钱数到自然醒的梦中醒来,拉开窗帘的时候,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好像房子都盖了层厚厚的被子。当多年后再回忆起那天窗外的雪景时,就这么想起一句歌词: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希望会吧,对了,突然想起来我的衣服还没洗,先这样,下次聊。”小文发过来一条信息。

“好的,晚安!”

“嗯,晚安!”

关闭聊天对话框的时候,时间还没过去半个小时,我放下手机后,瞅了一眼寝室的门,还是没有动静。我侧过身,捂了捂被子,想起那天落落说的话。

学校冬令时是晚上十一点熄灯,宿舍楼十点半关门,眼看着快要十一点,叶城还是没回来,我不由地开始担心起来。

“志奇,叶城还没回来,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下?”

志奇拿起手机:“我打个问问。”

过了好一会儿,志奇还没有出声,我有点着急地问他:“没人接吗?”

志奇摇摇头说:“他挂了!”

“挂了?”我惊异地看着志奇的脸,然后靠着墙坐了起来,迅速打开自己的拨号键盘,敲击着手机屏幕。

这时,门慢慢地打开了,声音很小声,叶城走了进来。虽然动作很轻,但就连刘笑都分心了,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叶城。

叶城见状,问了一句:“你们还没睡吗?楼下的大妈真他大妈地凶,骂了我好久才让我进来,冻得我差点要和酸奶一起被保鲜了。”

“去哪了,怎么这么晚?”志奇问。

“哦,一个高中同学今天过来,就一起吃个饭,聊着聊着就这么晚了。”叶城说着脱掉外套。

此时,寝室的灯很准时地瞬间熄灭,电脑屏幕的光照在叶城的脸上,看着布满白光的脸倒有些吓人。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志奇说着拍了拍刘笑僵硬的肩膀,“没网了,你的队友会习惯的。”

“林漠,你这苹果味道不错啊,超市那买的吗?”

“是啊,不过香蕉还是有点生,得放两天!”

“啥,怎么不早说!”

周围的场景就像往常一样锅碗瓢盆杂而不乱。

希望一直只会是我的瞎操心,愿岁月静好,每个人都能被温柔相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