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离开,是你的谎言

第十六章

离开,是你的谎言 蕃茄那个西红柿 7427 2017-05-10 23:00:10

  与往日坐车的站点不同,这次我们是在东南门上的车。大概是时间还比较早,车里的人并不是很多,有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还有一个挎着老式皮包的老奶奶。车一路向南开着,我稍稍打开一点车窗,湿冷的风加速后吹在脸上格外地舒服。

“困死我了!”刘笑一上车倒头就睡在车座上。

“林漠,你怎么突然想去枫叶山公墓了?”公交车在一个站点停了一会儿之后再启动时,叶城问我。

“那天听志奇说了他妹妹的事之后,就想去看看。”我感到窗外吹进来的微风有了些凉意,“那叶城,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吗?”叶城搓了搓手,“这个嘛,我们回来的时候再说吧,我先睡一会儿,我们在枫叶山西路站下车,就是终点站,到时记得叫我醒我。”

“好,睡吧。”

“哦,对了,志奇的妹妹有一个很可爱的名字,叫‘朵朵’。”叶城说完后就倚着座椅的靠背,闭上了眼睛。

朵朵?

我看了一眼身旁看上去有些疲惫,正在睡去的叶城和后排没有睡相的刘笑,然后伸出手去把车窗小心地拉紧。在我把视线转移到车厢前边的时候,注意到坐在前边不远处的挎着老式皮包的老奶奶,她微微地侧过身,表情和善地往叶城和我这瞅了瞅,之后便再侧过身去。

公交车在不断地前进着,在到终点站之前,车里的人慢慢地减少了,可能是因为这辆开往墓地的车不受人欢迎吧。大概在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枫叶山西路站,叶城和刘笑也在到站之前醒过来。此时,我发现车里除了司机,叶城,刘笑和我,还有就是那位一直没下车的老奶奶了。

我们仨在车还没到站时就起身在车门口等着了,车门一打开就两步并一步走下了车。而那位老奶奶,在确定车停稳了之后,才从座椅上慢慢起身,她的背有些驼,年纪看上去也有七八十岁了吧。走到车门口的台阶时,她侧着身,左手扶着车门框,右手提着那个老式的皮包,在前脚下了一个台阶后,又用脚在台阶上挪了几下小碎步,然后后脚也跟着前脚到了几一个台阶。

叶城看见后,快速地走回到车门口那,伸手想要去扶着老奶奶的右手臂,在叶城的手碰到老奶奶的手臂时,她有些惊讶地不紧不慢地抬起头,对叶城笑了笑:“不用不用,小伙子,别看我一大把年纪了,走路还是没问题的。”

叶城似乎是吃了一惊,然后对老奶奶笑了笑:“好嘞!奶奶,那您路上小心。”

老奶奶再一次微笑着,满面的皱纹是那么地独特而倔强。

“这边这边!”

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向前看时,看到志奇正在马路对面的站牌边上朝我们挥手。

“你们来地挺早的嘛!”志奇说。

“几点了,我看下。”我从口袋里抽出手机看了看表,才发现现在离我们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林漠,你快揍我一下,我还是感觉有点困!”叶城已经在车上睡了一个小时,看上去却还是没什么精神。

“好嘞,你稍等,我热下身。”我搓了搓手,活动了下手指关节,接着一声响亮的拍击声从叶城的手臂上扩散到了空气中。

“我的天,林漠,你这是草菅人命啊!”叶城揉了揉手臂上发出声音的部位。

“我们这不是各取所需吗?怎么样,清醒了吗?”

“醒了醒了,被吓醒了,回去再跟我解释下什么叫各取所需!”叶城恶狠狠地看着我,语气有些凶残。

“刘笑,你醒了没!”我又开始磨拳擦掌。

“醒了醒了!”刘笑说着远离了我一步,“你以为我是叶城啊!”

志奇在一旁笑着,也不说话,他的左手提着一个塑料带,里面装了一些零食。

“那我们走吧!”志奇往马路上一条并不是很宽的岔路走去,我们马上跟了上去。

这条岔路并没有铺上水泥,而是原始的泥土铺成的路,大概是由于比较偏僻,平常在路上走的人比较少,一般也都是车辆经过,这里有时下着雨,加上日子一长,在靠近路中间的地方就出现了几条很明显被车轮碾压过而深深凹下去的痕迹,路两旁的边缘地带也积满了被车轮挤过来的尘土,尘土们也一直不依不饶地延伸到视野普及不到的地方。

突然,从路的前方传来了不间断的“乒乒嘭嘭”的声音,我寻思着是不是谁家在砸锅卖铁,叶城来了一句:“那骑电动车的妹子长地还不错!”

“是哦!”志奇附和道。

“哪里哪里?”刘笑张望四周。

我抬起头看着从路边上一条小道上开过来的一辆电动车,车的女主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们一眼就马上专注于眼前凹凸不平的路了,不一会儿,电动车就到了我们的身后,朝我们前进的反方向开去,我转身看了一眼那辆坎坷前进,飘忽不定的电动车,脑海里全是她看我们时的眼神。

“志奇,快到了吗?”我问。

“快了,走到前边的路口就能看到公墓的西门了。”志奇说。

果然,在我们走到这条路的路口时,向右前方看去,公墓的入口是用普通的花岗岩建成的,四根十几米长的柱子整齐地立在入口处,中间高两边稍低,在中间的两根柱子之间是长方形的石块,石块上用行书写着“枫叶山公墓”五个大字。

“我们往这边走。”志奇说着往一条小径上走去,叶城和我跟了上去。

在这条小径的入口处有一块巨石,巨石上刻着“思源奉先”四个飘逸的大字。小径的两边是花圃,花圃里开满了各种颜色的月季花,走过时,感觉到馥郁的花香像走了神一样弥漫在空气中。

“志奇,上次来这之后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叶城说。

“嗯,什么问题?”

“这里叫‘枫叶山公墓’,可是为什么连一棵枫树的影子也没有?”

“这个……”志奇指着山的西北方向,“枫树都种在那边了,这座公墓只是枫叶山的一小部分,要是你们十月份来的话,那里可是满山的红叶,比火烧山还吸引人,全世界都在火海里。”

叶城听后,一脸的懊恼:“天呐,我竟然不知道还有这种地方,去年国庆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去年国庆,你不是在订外卖吗?”看样子还得我来提醒叶城。

“嘿!你还好意思说我,那时还是我帮你订的呢!不然你能活到今天吗?”叶城也总能找到嫌弃我的机会。

我不知为何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志奇见状也无奈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我突然想到了今天来的目的,一下子冷静下来:“志奇,我这样是不是有点……”

志奇挥了挥手:“没事没事,谁说来墓地就只能哭丧着脸呢?”

“嗯,说的也是!”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在穿过种满月季花的小径后,看见的是一条长长的斜坡。我们往斜坡上走着,在斜坡的一边有一块面积不是很大的空地,空地已经荒芜,长满了杂草。而在斜坡的另一边的空地上放置着一些墓碑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有新有旧,新的不知会经历怎样的命运,旧的大概是因为等待多年,却等不到自己的主人而面容憔悴心灰意冷吧。

这时,从斜坡上走下来三个挑着簸箕的工人,他们的的外套披在肩头,都穿着深色的衬衫和与衬衫极不搭的过时破旧的西裤,衬衫和西裤上沾满了深深浅浅的泥土,有的泥土还未干,看上去很新鲜,每个人都拎着一个有些脏的水瓶,有两个人嘴里刁着烟,说着我不是很懂的方言,那个没抽烟的人把头发往后拉了拉,然后把鸭舌帽戴在了头上。这种情景在老家的田里经常可以看到,在田间干活的人们都是穿着破旧的平常都不穿的衣服,然后晃晃悠悠地去田间劳作,再灰头土脸地从田间回到家,自己不在乎,看到的人也不在意。

在走到了斜坡差不多是中间的位置时,我们跟着志奇向左拐,走进了一排墓区。这排墓区的墓碑都是用的大理石,大理石上刻地最多的就是“先父母”,还有“祖母”,“胞弟”等等,其他的就是生卒年月,以及立碑的日期,令人不解的是有些人的生卒年月与立碑的日期差了一年多甚至两年。有一个墓碑的上沿用石头压着一打几十亿元的冥币,由于多年来墓地的风不停地数着钱,这些冥币的四角呈各种角度地卷曲了起来,有些部分已经被数钱的手所腐蚀而泛着黄。所有的墓前差异最大的就是香炉的制作材料了,有用水泥的,有用白色陶瓷的,有用镀金塑料的,而所有的这些都不足为奇,最亮眼的就是用矿泉水瓶剪了一半的香炉了,不仅因为它是矿泉水瓶,而且因为别人在香炉前插的是烧香,而它插的却是香烟。

志奇最终在这排墓区的倒数第二座墓前停了下来:“朵朵,哥哥又来看你了,叶城一起来了,还有林漠和刘笑,以前跟你提起过,还记得吗?”

朵朵的墓碑是用大理石做的,看上去很普通。墓碑上刻着“爱女柳朵朵之墓,生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故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

如果朵朵还在的话,现在已经快十八岁了,会是怎样的一个妙龄女子呢?

志奇蹲了下来,把带来的零食整齐地摆放墓碑前,我这才注意到,墓碑前有一个已经有点干瘪了的苹果。

志奇拆开了一包饼干,小心翼翼地放在苹果边上:“这次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饼干,我们一起吃吧!”

接着志奇站起身来:“你们吃吗?有没有忌讳什么的?”

“没有没有!”我摇摇头,接过饼干。

我站在朵朵的墓,静静地看着她,感受着风儿拨动头发,面对这个永远定格在六岁的女孩,只是简单地看着就能感到如此地亲切。叶城和刘笑也是静静地看着,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和清澈。

志奇拿起放在墓碑旁的小扫帚,小心翼翼地清理着墓碑上的灰尘,然后把带来的零食整齐地放在墓碑前:“爸爸和妈妈今天去外地出差了,明天会回来的,哥哥明天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看你好吗?你要乖点哦!”

听着志奇的话,我突然就很难过,为什么本应该在家人呵护下成长的生命却逝去地如此突然,还没来地及感受人生的潮起潮落心酸苦辣和柴米油盐就匆匆离开了。

“志奇,朵朵她……”刘笑问。

志奇看着朵朵的墓碑,表情却是如此地平静:“她出了车祸……”

“对不起志奇……”刘笑歉意地说,“我不该问的!”

“没事没事,我已经走出来了。”志奇说,“生活还是要继续啊少年们!”

我又起了清明那天的流浪狗,志奇对生命的可贵,一定体会地比谁都深刻吧!

“等会儿一起回去时吃个饭吧!”志奇提议说。

“行!”叶城点着头,然后微微把头转向另一边。

“那我们走吧!”志奇接着转过身对朵朵说,“朵朵,哥哥先走了,下次再带你带好吃的。”

叶城走在了最前边,由于是下坡,大家走地都比较小心,似乎要离开却又想驻足片刻。

快到山脚下时,叶城突然停下了下来,往左手边方向看去。我循着叶城的视线看去,站在一座墓碑前的是之前一起搭公交的那位老奶奶,她闭着眼,仿佛时间静止了似的,表情安详地像是没有了生命迹象。

“那个是她死去多年的老伴!”志奇解释说,“老奶奶家住地比较远,但好几年了,她几乎每周都会来。”

“这里应该有很多让人怀念的故事吧!”叶城回答说。

“我说刘笑,你怎么哭了!”志奇突然来了一句。

“这不是触情生情吗?情不自禁地……”刘笑说着用手抹了抹眼睛。

“你小子可以啊,排位十连跪眼皮都没见你眨一下。”叶城调侃道。

“啥?”刘笑比划着手指,情绪有些异常,“比如说那第一局……”

“行行行!”志奇及时打断了刘笑的话,“这事我们吃饭时候再说吧!”

我们很快在枫叶山西路站搭上了回程的车,约摸过了十几个站点后,志奇领着我们进了一个叫“23号园”的餐馆。

“这家味道很地道,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志奇说着把两本菜单放在餐桌上。

“志奇。”我问,“这为何叫‘23号园’啊?”

“我也不知道!”志奇也是一脸迷茫,“大概老板比较喜欢乔丹吧!”

“我要红烧茄子,九转大肠,糖醋里脊,呃……还要糖醋鲤鱼。”感叹叶城在菜单上打勾的这速度,“你好,你们这鲤鱼是黄河捞的吗?”

“是的。”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

“不行不行,我不能输给叶城!”刘笑拿起笔不甘示弱地说,“我要油焖大虾,木须肉,土豆丝,还要老醋花生,还要……”

“吃地完吗你们?”我表示很无奈。

“吃地完吃地完!”志奇问我,“林漠,你要不要点些。”

“嗯……一份一品豆腐和一瓶酸梅汁吧!想吃的他俩点了都!”

“嗯,咱再要个主食吧,这的三鲜水饺挺好吃的!”志奇提议道。

“好好,就三鲜水饺吧!”叶城说。

“给!”志奇把选好的菜给了一直守在旁边的服务员。

服务员照着菜单念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离开。

“叶城,这次走之后还会回来吗?”服务员走之后,志奇问。

“不确定!”叶城摇摇头,“可能……回不来了!”

听着叶城的话,我别过脸去,心里有些难受。

“叶城要去哪里?”刘笑问。

“家里的稻田要收割了,我得回去了。”

“不继续上学了吗?”刘笑的表情满是疑问。

“嗯。”叶城还是避开了离校的原因,“不过没事,以后我们还是会再见到的!”

“可是……这不……”

气氛一下子变地有点微妙,结果还是要靠室长志奇来缓和:“这事估计没法了,今天这顿就当我们宿舍的散伙饭,大家怎么开心怎么吃,那些事就别想了!服务员,先来两箱啤酒!”

“唉!”刘笑表情舒缓了许多,“说真的,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一直到大学毕业的,你小子,不行,你今天要是喝地比我少就别想走了!”

“我那份你们也喝了吧!”我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等等等,林漠,你不会喝酒,以前我都原谅你了,不过今天可得跟我喝几杯!”叶城也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没问题啊!”我知道,解释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风头出地真不是时候。

“林漠,差点忘了你小子了!”刘笑矛头调转地有点快,“不行,我也得跟你喝,以前真是太便宜你了!”

“那我……”我说志奇你就别瞎掺和了。

“别啊,你们这样!”我必须得无力地反抗一下。

“哈哈,来来来,先干一杯!”志奇说着给每个人满上。

在玻璃的撞击声中,我们干了散伙饭的第一杯酒,也是我大学生涯的第一杯酒。

点的菜陆陆续续地上了,刘笑每次一喝酒就会开始吹,他那局翻盘的游戏的背景音乐我们已经倒唱如流了,所以之前我们一起吃饭时都把酒放在离刘笑最远的地方。

“那天,那局要不是我……”刘笑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好酒量!”叶城已预知了后事如何,“壮士,干了这杯口服液!”

“叶城,我跟你说啊!”刘笑微醺地摇了摇头。

“你啥也别说了,我懂!”

“你要是以后,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找我们”刘笑运转着体内生锈的齿轮,“别看我,已经不稳了,但还是,知道,自己在说啥!”

“好好,有机会一定回来!”叶城说,“那个,老醋花生很好吃,多吃些!”

“叶城!来!”我举起酒杯。

“好,干!”

“来来来!”志奇满上了所有空的酒杯……

散伙饭结束有些仓促,今天的饭菜都特别好吃,连平时咸地狂风平地起的菜,这次也咸地南北皆宜老少通吃。

出了“23号园”后,志奇和我走在前边,叶城搀着还在胡言乱语的刘笑。

“那个站点有回学校的车,我们在那边等吧!”志奇指着我们来时经过的站点。

公交很快就来了,志奇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学校,在他说那句再普通不过的“路上小心”时,我却没敢再看他的表情,再转头看他时,只是车窗外他挥动的手,和渐渐倒退的身影。

窗外和煦的阳光照进车内,车厢里一直都很安静。

“这刘笑估计得睡到明天了!”叶城开玩笑说。

“是啊,我还没跟他喝,他就倒下了!”

“话说林漠,明天要不要来送我啊?”

“得看我起不起得来了!”

“放心,我会提前半小时叫你的起床的!”

回宿舍后,我和叶城把刘笑扔到一边之后,大概是喝了点酒就特别困,躺着躺着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小文的未读信息:“学长,快要五月份了!”

“是啊,四月份快结束了!”我回复。

过了一会儿,叶城从寝室外边走了进来:“林漠,要不要一起去超市,我去买点干粮。”

“行啊,我去买些水果!”

“那帮我也买些,你看着买就行。”

我下了床,看见刘笑蜷着身体紧抱着键盘,嘴里隐隐约约念叨着:“别浪,猥琐发育!”

“叶城,明天你几点的车?”走出宿舍时我问。

“明天早上九点,不过咱得早些起床!”

“好,到时记得叫下我。”

“可我总感觉我的闹钟响了先醒的会是你!”

“那你晚上塞耳机睡!”

“哈哈,晚上得在你床头放个低音炮。”叶城笑了笑,“等下在水果铺那等我下,我买完东西就出来。”说罢,叶城便往超市走了进去。

眼下正是草莓成熟的旺季,我拿了两盒娇艳欲滴的草莓,又想起昨天吃了些南瓜饼,又顺手装了几个黄冠梨,接着习惯性地提起一串香蕉。

这次又看到水果铺那个兼职的漂亮学姐了。以前叶城来水果铺时,如果漂亮学姐有在时,他都会买好多的水果,为的就是能够在接过水果袋子时,放慢速度然后自然而然地碰下学姐的手。我感觉叶城完全不必如此装模作样大费周章,为何不主动搭话,认识就好了。而叶城的解释一如既往地费解:两个人一旦熟识了,反而更难接近。

在我把两袋水果递给学姐时,才感叹为何之前没有发现学姐的手指如此修长白皙。我假装想让学姐能把袋子拿地更稳一些,就把手往前伸了点,那一刻才知道手指触碰的那种柔软和感动原来叶城早就深谙于心。

我掏出手机,给学妹发了条信息:刚不小心偷摸了下漂亮学姐的手。

没想到学妹秒回:什么感觉?

想再摸两年,我回。

哈哈,对于这样的学姐,我只想告诉她,请联系我。

“同学,刚进超市的那位男生是你室友吗?”

我惊异地抬起头看着学姐,心存疑惑小心翼翼地点点头:“嗯,我室友!”

“你叫林漠,对吗?”学姐问,“那么他就是叶城了!”还没等我发问,学姐又开口了。

学姐到底何许人,难道隶属于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北京朝阳群众?

“学姐,你……”我省略了一万个字。

“因为你们经常来,从你们的对话里知道的!”

“哦,这样啊!”我暗笑自己想太多,继而心里突然一阵失落,“不过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了!”

“最后一次?”学姐问。

“嗯,他要走了。”

“以后都不回来了吗?”

“应该是吧!等会儿你可以自己问他!”

学姐微微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叶城从超市出口走了出来。

“叶城,我买了草莓,香蕉和梨,要不要再买些?”说着,我斜着眼睛迅速瞄了下学姐,发觉学姐知道我在偷看她。

“呃……够吃了就不用买了!”叶城说着径直走过水果铺,头也不回,还以为叶城和学姐会有他们特有的告别方式呢!

“真不买啦!”我贼兮兮地凑近叶城小声地问,“以后可没机会了!”

“我擦,是啊,咋整!”

“叶城等一下!”在我们走出水果铺不远后,后边传来学姐的声音。

我们同时转过头,叶城看了学姐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快步走到学姐面前。

“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送你一个苹果!”学姐说着递给叶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苹果。

“谢谢!”叶城看上去有点羞涩,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苹果。

“不用客气!”学姐的笑容真好看,特别是午后的阳光照在脸上的时候,简直自带美颜效果。

“我去了趟超市你就勾搭上学姐了?”走到食堂门口叶城怪腔怪调地问我。

“没啊,是学姐先勾搭我的!”

“是吗?”叶城狐疑地看了我一眼。

“真的,我一向比较被动。”

“那到是!”叶城自以为很了解我地边笑边点头,然后转了话头,“晚上有点事,这些您帮我拎回去吧!”说着叶城小心翼翼地递过一大袋子食物,还不忘补了句,随便吃。

“大哥,你这量有点难以接受啊!”我叹了口气,很无奈地接过袋子。

推开宿舍门时,刘笑还在熟睡,却只有呼吸声,应该是梦里的对局已经结束。

叶城回来地有些晚,虽然他平时回来地也很晚。

“林漠,你还没睡吗?”叶城问我。

“过会儿就睡!”我问,“你怎么这么晚?”

“哎,都怪自己话多,聊着聊着就这么晚了!”

“这样啊,那你明天几点起床?”

“九点的票,六点左右起床,七点出发怎么样,你看我数学学地不错吧?”

“那等期末考试时我给你寄份高数试卷吧!”

“拒绝,我要全套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